《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7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声音?”楼下的纪小鹏警觉起来,担心地问道。其实楼下在座的各位都听清楚楼上在做什么,楼上楼下,声音可以听得很清楚。
  “不要管了,我们四个玩牌。”陈水镜浑然不觉似的对另外两名警卫老三老四说道。
  这两人熟悉肖小军的性格,点头道:“今天晚上小军是不会下来了,我们玩我们的吧。”
  “你们……”纪小鹏站起来,指着他们三人说:“正邦临走前对我说……”

  “说什么?”陈水镜抬起脸来笑着打断他的话问,“你刚才听到什么了?我们什么也没听到,你好好坐下吧!”
  纪小鹏突然觉得自己无能为力了,眼下他是孤立的。平时小兰对他也挺好的,一想到小兰现在……,纪小鹏的心里除了自责还有一种委屈感,就好像是自己的女人被强bao了似的。他现在不敢动,他知道自己要对不起汪正邦了。可是现在他除了漠视不管,他什么也不能做。纪小鹏还算是个有良心的人,他冷冷地望着陈水镜那张麻木不仁的脸,重重地把牌扔在桌上喊道:“陈水镜,我他妈的终于知道你是什么人了!你们玩吧,老子不玩了!”

  第597章
  纪小鹏说完,转身走向酒柜,一个人喝起酒来。陈水镜泰然自若地扫了他一眼,然后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对另两人说:“我们三个人玩……”
  就连老三老四也佩服起陈水镜的忍耐性了,他当初可是与汪正邦几人一块来的啊,现在兄弟的女人被人骚扰,他尽然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他的心难道是石头吗?老三老四相视一眼,彼此会意,他们觉得陈水镜这人太毒,此人是那种为了自己是谁都可以出卖的人,也许会对肖小军不利,他们觉得要在适当的时机向肖小军提醒一下。
  肖小军脱去外衣就向小兰扑去,把她生硬地抱在床上说:“小兰,不要动,以后就跟了我吧……”
  “军哥,我求你了,不要……不要碰我,我是正邦的人,我不能……”
  “正邦不会怪你的,他能不能回来还两说呢,小兰……”
  第二天早晨,肖小军醒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他起床后发现小兰仍然像个死人一样倒在床上一动不动,雪白的皮肤暴露在外,她也不怕冷。清醒过来后的肖小军也有些自责,他知道这是这辈子干过的最缺德的事情,他知道无论是从兄弟情谊还是道理上来说,自己都很混蛋,可他就是控制不住。
  肖小军见到小兰睁着眼睛,就对她说:“小兰,你别恨我,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你放心,我会像正邦一样对你……不,我会比正邦对你还要好!”说着话,他拉着被子把她盖上,接着说:“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你……你先安静一会儿吧,我出去了。”现在的他不像昨夜那么疯狂了。
  小兰一动不动,肖小军又看了看她,低下头吻了吻她冰冷的小脸,这才穿好衣服走了出去。下楼后迎面碰到陈水镜。陈水镜笑着主动和他打招呼:“哟,起来啦?”
  “嗯,起来了。”肖小军点点头。他见餐桌上有吃的,就坐下来吃,然后对一旁的纪小鹏说:“小鹏,拿点吃到去楼上,让小兰吃点。”
  纪小鹏闷不出声,端着吃的上楼了,他打開房门见到屋里一片狼籍。“嫂子,对不起,我……我没用,我没有好好的保护你,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正邦大哥……”
  小兰的眼睛眨了眨,摇摇头,轻声道:“小鹏,我知道你是好人,不怪你,你和他们不一样。”
  “嫂子,不要想这些了,我们一起等正邦哥回来吧,等他回来了,我们就和他们分开!来……先吃点东西……”纪小鹏猛然间发现了他的脚下踩着一件紫色的东西,定睛一瞧吓了一跳,他这才明白过来小兰还没有穿衣服。纪小鹏的脸不由得红了,把头扭向别处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纪小鹏也玩过女人,但是在小兰的面前,他不禁害羞起来。
  “小鹏,你说正邦会回来吗?”
  “会的,一定会的!”纪小鹏有气无力地说。
  “好,那我就等他回来,等他为我报仇!”小兰从床上爬起来,也不顾被子滑落露出了胸乳,她说:“在他回来之前,我一定要好好活着,我要吃东西……”
  “嫂子……”纪小鹏见到了她那被肖小军撕咬得支离破碎的身体,吓了一跳,马上用被子把她围住,说:“嫂子,你……你先吃,我……我出去了。”
  “小鹏,你说……我的身体真的就那么美吗?”小兰拉掉被子,让自己暴露在空气中。

  纪小鹏站在她的面前,呆呆地盯着她,还以为她疯了。他小声道:“嫂子,你很美,很美……”
  “呵呵……”小兰突然笑了,笑得那么的诡异,就像一朵红玫瑰在落败前最后的摇曳。
  望着她凄冷的嘴角,纪小鹏全身发寒。他觉得眼前的女人太吓人了,慌忙逃了出去。而小兰却放声大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她完全跳下床,站在地上手舞足蹈。
  “你疯了,真的疯了………”在关上门的一瞬间,纪小鹏说。

  “我没疯,我才没疯呢……”小兰的目光凶狠得像把刀子。
  纪小鹏失魂落魄地走下来。众人的目光全瞧着他,他们也听到了小兰的笑声。
  “她……怎么样了?”肖小军问道。
  “没怎么样。”纪小鹏面无表情地说,脑子里还是小兰刺裸着身体在跳舞的情景。他在这一刻终于明白外届为什么那么痛恨官二代了,就连他现在都有些痛恨自己。
  陈水镜坐在沙发上吸着烟,一旁放着本书,好像发生的一切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可是房间里的每一位都清楚,如果不是他从中挑拔,就不会有这件事发生。得意的陈水镜并没有发现,正吃饭的肖小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含意特殊。
  市纪委暗中调查政协副主席冯华一事,已经传开了,辽河市官场稍微有些能耐的人都清楚,这次冯华恐怕要够呛。针对冯华案发的原因,传言中有很多个版本,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几乎公认张书记亲自做了指示。现在辽河市官场所有人都认为,如果张书记想要拿下哪位干部,那就会拿下。
  冯华虽然心里还怕,但是外表上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似的,每天上班都会把大背头梳得油光光,倒背着手很有威严似的。冯华不是不想做出什么举动,而是不敢。朱天泽离开之后,之前的老关系都帮不上忙了。他如果现在做出一些激烈的动作,没准会给办案人员提供线索,所以他只能按兵不动。他还报有一线希望,他觉得事情过去了那么多年,要想查出来是有难度的,他最希望不了了知。
  这天上午,张清扬正在电话里与省长钱卫国探讨南亭县工业园的问题,常务副市长李小林突然来访。代理秘书关仁贵客气地把李小林请到秘书室坐着,等张清扬打完了电话才请李小林进去。

  “书记,您真是忙啊!”李小林虽然比张清扬大了不少,可是语气中一边也不敢托大。
  “小林来了,有什么事坐下说。”张清扬摆摆手,很自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