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7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开车的少校军官老大笑道:“邦哥,想你女人了吧?这才离开几天就想了?”
  “去你妈的吧,我没那么没用,我是说总感觉有些不妙。”汪正邦骂道。
  三人这几天混熟了,彼此很是谈得来。汪正邦对待下属不像肖小军那么严厉,所以老大和老二很乐意与他在一起。并且汪正邦特种部队出身,的确有两下子,这点可比肖小军、纪小鹏等人强多了。肖小军的身子已经被酒色掏空了。
  副驾驶上的老二说道:“邦哥,你太谨慎了,不用那么小心,北边重在抓小军而不是你,你看我们住酒店都没事。再说我们是以出差办公的身份出来的,别人一看我们是军人,没有人管,你没发现吗?”

  汪正邦捏着头,摇手道:“我也说不准是怎么回事,就是心里发空。我看等我们到延春以后不要住酒店,随便找一家小旅店对付算了,酒店必竟有些严格。”
  老大点头道:“那就听你的安排,小心点好。”
  老二道:“邦哥,你睡一觉吧,可能是太紧张了。”
  “哎,他妈的!”汪正邦挥出一拳打在车壁上,然后眯起了眼睛。
  此刻,大兴安岭的丛林深处,那座神秘的别墅仍然灯火通明。肖小军等人坐在楼下打扑克,随意的聊着天。这帮人平时都过惯了声色犬马的生活,这段时间闷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愉乐活动,都要憋死了。
  小兰没有在楼下,汪正邦一走,她就特别的孤独。一个女孩子又不可能和下面的人聊些什么,每天她都呆在房里,也是为了必免意外发生。
  肖小军一边玩牌,一边四处瞧。陈水镜的眼睛一直盯着他,当然明白肖小军的心理,他知道肖小军应该是憋不下去了。陈水镜想了想,就说:“哎,真他妈的没劲儿,我们几个大老爷们有什么意思,有个女人就好了!”

  肖小军马上附合着说:“女人是有,不过人家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啊,能看不能用,哈哈……”
  “行了行了,不说她,引誘得兄弟火起!”陈水镜故意摆出一幅性飢渴的模样,其实他此刻对女人并没有什么兴趣,他知道逃命才是最要紧的。
  真正被勾起火来的是肖小军,他想了想,就对纪小鹏说:“小鹏,去把你小兰嫂子叫出来,你说我担心她在房里太闷,让她出来散散心。”
  “对对,我们答应正邦要照顾好小兰的。”陈水镜优哉游哉地说。
  纪小鹏性子直,脑中的弯弯少,并不知道他们心中的盘算,打应一声就跑上楼去了。可是没多久便下来了,说:“小兰嫂子说累了,她已经睡了,就不下来了,让我们玩。”
  “妈的!”肖小军把手里的纸牌重重扔在桌子上,气愤道:“不给面子啊,我是为她好!”

  陈水镜在一旁冷嘲热讽道:“小鹏,你一定没对小兰说是正邦请她吧?”
  纪小鹏并不明白陈水镜这话的重要性,说:“我说了是邦哥请的。”
  陈水镜便对肖小军笑笑,说:“看来肖公子的面子还是不行啊,如果是汪公子请她,她肯定乐呵呵地跑下来……”
  在陈水镜的挑逗下,肖小军愤愤然站起身说:“你们等着,看我不把这表子拉下来!”
  “祝你马道成功!”陈水镜嘻笑着说,此刻他的坏水已经露在了脸上。
  纪小鹏渐渐有些理解陈水镜的意图了,不满地说:“陈哥,你这样做……不好,对得起正邦哥嘛!”
  陈水镜摆手道:“小鹏啊,我这样是对你好,你慢慢会明白的。”
  纪小鹏生气似的坐在一旁,看着肖小军的身影已经在高楼的楼梯口消失了,他心里十分的不安。汪正邦临走之前曾经偷偷叮嘱他要照顾好小兰,言下之意便是担心肖小军对小兰不利。可是纪小鹏脑子很乱,他不知道假如肖小军真做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应该倒向谁。
  肖小军轻轻敲响了房门,只听里面传出一个娇气的女声,十分悦耳:“谁呀?”
  一听到这软棉棉、长长音调的声音,肖小军就感觉骨酥腿软,恨不能马上扑到这个女人的身上亲抚一翻。小兰是江南女人,声音中自小就带着一股媚音,并不是特意如此。
  “小兰妹妹,是我,你小军哥哥。”肖小军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温柔,同时陪着笑。
  “哦,你有事情吗,我……我已经睡下了……”这次小兰的声音可就不那么平缓了,稍微有些急促。
  “哥有事找你,你开开门,我不进去,就在门口说。”肖小军掩饰着自己的慾望,这一刻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那……那你等下……”小兰无奈地答应一声。
  “不急,不急,小兰妹妹,你慢点,不要摔倒。”就连肖小军都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温柔了。肖小军闭上眼睛陶醉着,他在想象小兰在一件一件的穿衣服。想到这里,肖小军恨不得说,“小兰,衣服就不要穿了,你哥哥我等不急了!”
  脚步声近了,房门被缓缓的拉开,肖小军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了。他睁开眼睛,望见小兰有些颓废地出现在他的眼前。小兰刚才的确躺下了,他的身上穿着睡衣,上穿又套了件羽绒服。一张白脸稍微有些粉红,头发有些乱,脑前的流海被汗打湿紧紧贴在前额,整个人看起来风情极了。肖小军看得几乎呆住了,差点惊为天人。长久不接触女人的他突然见到小兰如此打扮,就像望见仙女从自己的眼前落地一般。

  “军哥,你有什么事?”见他呆呆地瞧着自己的胸口,小兰的脸不由分手就红了,红得像颗红苹果,她的声音很小很轻,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融解在空气中。可又小的恰到好处,刚好让你听到耳中以后消失。
  “啊……”肖小军回味过来,清咳两声,这才说:“是这样的,正邦走后,你整天闷在房里,我担心你闷出毛病,叫你出来玩玩纸牌。”
  “军哥,谢谢你的好意,我……我就不去了,太困了,呵呵……想睡觉了……”为了配合自己说话,小兰故意打了个哈欠。抬手的时候,露出半截刺裸的白手臂。
  “天天在房里闷着能不困吗,出来吧,出来吧……”肖小军早就心缘意马了,伸手拉着她雪白的小手向外面拉。

  “啊……”小兰吓了一跳,努力想挣脱他的手,几乎是哭腔说道:“小……小军哥,我……我真的累了,想休息了,明天……明天陪你们好不?”
  “妹子,就今天吧,听话……哥陪你……”肖小军得寸进尺上前一步把她抱在怀里,另一只手又握着了她的第一条手臂。
  小兰再也不相信肖小军是来找自己去打牌了,她马上挣扎着喊:“军哥,你要干什么,你不能对我这样,你答应过正邦要好好照顾我,你不能这样……”
  “妹子,哥哥喜欢你才要好好对你啊,正邦不在,这几天你委屈了吧?是不是很寂莫?哥正好来好好对你啊,来,你听话……不要闹……”肖小军紧紧贴在小兰的身上,一边向房间里面挤去。

  “啊……不要,军哥……不要,我求你了,小鹏……快救救我……”小兰一边躲闪着肖小军的侵犯,一边呼喊着救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