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职业送葬人,一辈子只做两件事:替死者说话,替活人保命》
第24节

作者: 尸身人面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侯磊叹了一口气,说扮鬼的事情最多就是一个恶作剧。接下来性质就恶劣了。老房子的电出了问题,大柱子上房修,结果发生了不幸。
  日期:2017-10-11 12:05:17
  后来那个家伙回来了,他不但没有及时报案,反而破坏了现场,试图以遇鬼为理由,勒索二庆。

  大辉了解了来龙去脉,和侯磊说,磊哥,二庆这事要私了。
  侯磊说这事性质恶劣,没法私了。这件事情是因为二庆私自架设电线,属于违规操作。
  大辉说赔偿没事,要是不陪,二庆这一辈子都过不去这个坎。
  爷爷要封一卦鞭炮,工作人员不让,爷爷就去了十字路口,嘴里念叨着,大柱子你们都是兄弟,有啥错的地方,心里也别埋怨。你该上路就上路,一路走好。

  我问爷爷,那个家伙花了大柱子的钱会有报应吗?
  爷爷说那钱还没判给大柱子,不算。年轻人走错一步,罪不致死。大柱子已经原谅了那个家伙。
  我连那个家伙的名字都不知道,爷爷却救了他。心里感觉有点不舒服,就说,真想教训那个家伙一下。
  爷爷笑了,说那活是丨警丨察的。

  日期:2017-10-11 17:56:22
  学校来了转校生,是兄弟两人,大的叫白大山,小的叫白小川。
  哥哥和我同班,弟弟比我矮一级。因为转学的关系,白家大山比我们大两岁,瘦高个,懂事,深得老师喜爱,我不喜欢他,在白大山来之前,我的学习成绩是男生第一,大山来了之后,就变成了他第一。
  大山不但学习好,还写的一手好字,代表学校参加城镇小学生书法大赛,毛笔组第二名。回来之后,配着高挑的个子,吸引着我们班那些思春的小女生。
  男生们嫉妒,学校的战争爆发了,大家自发的组织起来,三五个小伙伴一组。围追堵截白大山兄弟,要揍人家。
  大山转学三次,有被欺负的经验,他的身体已经发育的很好,经常干农活,手掌粗糙,最要命的是,大山能徒手打断红砖,弟弟小川也和牛犊子一样强壮。
  同学们明明去揍人家,却被人家打得哭爹喊娘,一个个都回家找家长。

  我回家找爷爷,让爷爷替我出头,爷爷说不去,还说你爸小的时候,都是人家来找我,你咋这么怂?
  日期:2017-10-11 17:56:48
  奶奶在旁边笑也不帮我说话,我一生气,就拿着石头,沿着河边来到白家。
  白家来了以后,就买下了河边一个荒废的房子,房子是大坯结构,就是用泥土烧的一种大块的黑色砖,现在已经没有那东西了。
  白家的大坯房上面还是苇子,这种房子早就没人住了。现在一般人住的是木头剁,有条件的人家是红砖绿瓦。
  白家穷,村民也觉得他好欺负,一帮人就在院子里呵斥白家妈妈,白家妈妈应该和我妈妈差不多,不过看形态、气质,反而像奶奶那一辈的人。
  小孩子打架能有什么?无非是踢两脚,打两拳。第二天不疼不痒的,可是村民们欺软怕硬,得着好欺负的,就用恶毒的言语攻击人,白家妈妈抿着嘴不吱声,几个村民就让白家爸爸出来说话,白家妈妈说他不在家,几个村民就冲进屋子,白家妈妈一个女人拦不住,急得直哭。
  村民进去以后,见了鬼一样,一个个面如土色。第二天村里就传开了,说白家养了一个死人。
  日期:2017-10-11 17:57:14
  养死人的事传出来以后,同学们自发的不和白大山说话,老师也没有刚开始对他的热乎劲儿。白大山努力学习,孤零零的仍然是全部第一。
  同学有的时候的和我说,让爷爷去他们家把妖怪收了,还说他妈胆小,那天从白家回来以后,每天睡觉先念十遍观音菩萨。
  那天村里人跑了以后,我趴着窗户看了。白家爸爸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床上铺着黄单子,身上苫了一块红布。
  床头放着一个小桌子,供奉着一个面目狰狞的菩萨,菩萨面前有香炉和蜡烛,在角落上还摆着一碗饭,白瓷碗里塞得满满当当,米饭上插着一双漆黑的筷子。
  那全是给死人准备的东西,更何况面容枯黄的一个人还躺着那里,我看着都觉得毛骨悚然。同学问我,我也没有把那天的事儿说出来。
  爷爷也挺烦的,乡里负责丧事的工作人员周军来了两三趟了。
  日期:2017-10-12 00:52:32

  今天我放学又看见周军,这个周军还蛮熟悉的,董爷爷和点上的李老头身后事都是他办的。
  我低头叫了一声周大爷,听他们说白家的事儿,就没有进屋,支着耳朵听着。
  周军说,三爷你要是不出手,村里的财运就让住着那的恶鬼给断了。
  爷爷抉了一根草棍剃着牙,问这是谁说的,周军说是村里人说的,爷爷说村里人咋都成了阴阳先生,既然村里人那么厉害,干脆让村里人去弄吧!
  周军陪着笑脸,说好些人在半夜看见白家爸爸像僵尸一样跳出来吃活鸡。
  爷爷皱着眉头说,大半夜还真有不睡觉,找派出所了吗?周军说找了,看见人了,是病入膏肓,还没死。
  我觉得爷爷挺感兴趣,可是爷爷说,他最近忙,人家又没死,这事儿管不了。

  周军问爷爷忙什么,爷爷说村里不是组织了一个象棋大赛吗?要是让那些老不死的让着他,他就把这事整明白了。
  日期:2017-10-12 00:53:01
  周军脸和苦瓜一样,说竞技比赛重在公平,人家让着你,你赢了有啥意思。
  爷爷说,那白家的事以后再说,周军赶紧改口去疏通疏通。爷爷在那届象棋比赛得了第二,赢家是一个刚来牧场工作的文化人。
  颁奖的时候,会象棋的老头们一个个脸上阴云密布,只有爷爷抱着奖状,笑的满脸都是皱纹和一朵花一样,还留了照片。

  过了几天,爷爷正美滋滋的擦着自己的奖状,周军来了和爷爷说,三爷你咋还不出手,白家的恶鬼,昨天把邻居家的鸡都祸害了。
  爷爷一拍脑门,我知道爷爷是把这事儿忘了,可爷爷说,他正在排兵布阵,这抓鬼得和玩象棋一样。周军嘟囔了一句,怪不得人家都说你是臭棋篓子。
  爷爷晚上领着我去了白家,爷爷说我是索三,白家妈妈吓得直哆嗦,她应该是早就听说了爷爷的厉害,跪在地上,哭着求爷爷,让爷爷在宽限几天,等地里的菜收了,他们家就搬走。白大山和他弟弟小川用仇恨的眼光看爷爷。
  爷爷说看看再说,就走进里屋,看着像死人一样的白家爸爸。爷爷用手指按他的脸和身体,软塌塌的没有一点弹性。
  爷爷说,我是送葬人,这死了以后的事归我管。然后拍了拍白家爸爸的脑门,问他什么时候死的。白家爸爸说三年前,在工地打工,被楼上落下的砖头砸死的。
  日期:2017-10-12 00:53:27

  爷爷皱着眉头,扯了扯稀松的胡须,嘟囔着说,都三年了,这么久。
  白家妈妈扯着嗓子嚎,说白家爸爸没死,白小川就玩命的哭。白大山让爷爷走,否则就和爷爷动粗。
  爷爷和我说,让你同学消停点,你俩出去整,看谁尿性。我哭丧着脸看爷爷,白大山我们四五个人都弄不了他,我一个人,不是庆等着挨揍。
  爷爷和白家爸爸说,明天我来送你离开,你好让他们母子好好过日子。
  白家爸爸点点头,答应了。

  第二天放学,爷爷带着我,又去了白家,白大山和弟弟小川都穿上了孝服。
  爷爷说你跟我走就行,然后喊了一句,白家孝子送父亲上路。
  白大山那么坚强的人,一下子就哭了。
  日期:2017-10-12 01:15: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