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职业送葬人,一辈子只做两件事:替死者说话,替活人保命》
第23节

作者: 尸身人面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10 17:52:23
  爷爷这是老糊涂了吗?人家穿着警服呢?见过丨警丨察给车间主任送礼的吗。我说人家是送给你的,爷爷一听,就瞪着我说赶紧收下。然后亲热的拉着丨警丨察同志的手,和人家套近乎。
  丨警丨察同志说,他叫李志辉,朋友都叫他大辉。
  大辉有一个朋友,在城西有一所老房子,一直租着。
  最近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连续租了三个租客,都退房了,他们说那个房子闹鬼。爷爷带着我随大辉去了他朋友那,他朋友挺胖,脖子短,肥肉一堆,就像肩膀上顶了一个脑袋。
  这个胖子叫二庆,听说爷爷是来给捉鬼的,赶紧递了一颗烟,红着脸那个房子,已经租出去了。大辉一听就急了,指着二庆说,你想钱想疯了,闹鬼后,还让住人,你这和杀了人家有啥区别。
  爷爷就问到底咋回事?大辉和二庆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小时候亲眼见过那个诡异的死人,长发垂地,跪在血泊当中。
  那个人死了以后,这个房子就被封了,总有人说,这个房子有人在哭。
  这几年城里建设快,农村打工的人多。二庆缺钱花,就临时拉了水电,租给农民工。前几个月好好的,最近不知道咋的,就开始闹鬼了。
  日期:2017-10-11 11:39:27
  爷爷要去老房子那看看,侯磊说去不了,一死人包工头怕担上责任,早就跑没影了。工地停了工,那些民工自发组织,现在十几个人轮班在那个老房子住,等说法。

  爷爷说这些人就是瞎折腾,弄得越大,法医越不敢下决定,到头来死者的丧期都耽误了。干脆撵走得了。
  侯磊说那个不行,包工头一跑,那些农民同志一分钱都没拿到,都是受害者。
  爷爷琢磨了半天,侯磊有些着急,三爷有啥好办法吗?爷爷叹了一口气,说饿了,想吃点东西。
  爷爷在街边吃了一个蛋炒饭,弄了一盘酱牛肉,爷爷看着香喷喷的牛肉,又要了一杯白酒,喝得唠唠叨叨,把侯磊逗得直笑。

  其实爷爷看人挺准,侯磊、董燕、张强这些他帮过的人,都真心对爷爷好,有些时候我甚至觉得他们比爸爸还要和爷爷亲近一些。
  侯磊把爷爷和我送回家,到家的时候,妹妹已经睡了,妈妈终于找到了和我单独相处的机会,哎呦喂,把我烦的…^_^
  第二天,早上就去了二庆家的老房子。爷爷和我走进去,那些民工都斜着眼睛、梗着脖子,对我们充满了敌意。
  日期:2017-10-11 11:39:52

  爷爷在屋里转了一圈、外面转了两圈。和谁也没有说话,带着我走了出来,找灵宝商店,就是卖死人钱和用品的地方。
  爷爷自己掏钱买了一个铜盆,死人钱,把兜里的钱掏出来,发现不够,就和灵宝商店的老板赊账,老板不同意,最后铜盆变成了一摔就碎的瓦盆。
  回去以后,爷爷就把瓦盆放到门口,把死人钱点着,扔在里边。爷爷说,钱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不过死人还有亲人,最后靠性命得钱,肯定使劲护着。
  爷爷还说知道这些民工不是为钱来的,为了不染上晦气,就从火盆上走过去。
  民工都是讨说法的,因为一直说,是鬼把人整死的,都挺慌张,就从火盆上走了。
  大家走完,脸上都舒缓了一些。这时来了一辆面包车,从副驾驶走出一个人,黑不溜秋却穿的人模狗样,手上戴着一块闪着金光的表,一看就是地摊上十五块一个的那种。
  他走过来,身上还带着酒味,指着地上的火盆说,扯着嗓子喊谁整的,这赔偿金还没拿,就给大柱子烧钱,大柱子能消停吗?你们是不是想和大柱子一起走。
  日期:2017-10-11 11:40:17
  这家伙看见,就指着爷爷,讪笑着说老家伙你不是说这里没有鬼吗?现在整啥啊,想弄点钱是不是。
  爷爷说本来就没有鬼,就是别让大家走了霉运。这家伙指着爷爷的鼻子说爷爷胡说八道,说大柱子就是让鬼弄死的,还说是业主二庆昧着良心租给了他们。
  想了想又说是爷爷帮着二庆唬弄他和大柱子的。
  爷爷也不解释,让这家伙从火盆上跨过去,要不沾染了晦气,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这家伙和后面的民工交流了几句,听见拿大柱子靠性命换来的钱要晦气,一下子就急了。
  走来就朝瓦盆里吐痰,然后一脚把盆踢了出去,撞在墙上摔得粉碎。
  踢完了,说爷爷是业主二庆派来的人,还大声的嚷嚷,今天业主不拿五万元来消事儿,就告上法庭。

  日期:2017-10-11 12:04:24
  爷爷冷眼旁观,不一会功夫,二庆就来了,肩膀上那颗大脑袋,蔫不拉几的,手里抱着一个纸袋子,大辉穿着警服陪着,看见爷爷就隔空点了点头。
  嚣张的家伙,看二庆手里有个袋子,就抢了过来。
  袋子里装的是钱,有大票也有毛票。这些民工聚了过来,乐呵呵的数钱。一会钱数出来了,有三万块。
  领头这黑不溜秋的家伙当时就不乐意了,用手指点二庆的脑门,大声说,不是说好五万块吗?你不是文化人吗?咋他妈还不识数了,收房租的时候你不是挺会算的吗!
  二庆不敢回话,就一抽一抽的哭了起来。大辉说你们差不多得了,这钱还是我们四处借的,二庆的父母身体都不好,他本身就是汽修厂的工人,一个月才挣五百块?这事都没敢和他父母说,你们这是要逼死他吗?
  黑不溜秋的家伙,指着大辉说,你挺横啊,你们杀人还有理了。
  大辉说我们没有杀人,刑警队正在调查。
  明知道有鬼还把房子租给我们,这就叫杀人,好啊,这三万块我不要了,咱法院见。
  大辉被说的不吱声了,二庆不想让这个事情去法院,他见到了那个场景,人跪在血泊中,长长的头发垂在地上。
  大柱子一个民工,弄个女人的假发戴在头上干啥。二庆觉得这就是鬼干的,心中有愧。
  日期:2017-10-11 12:04:49
  看着大辉不说话,黑不溜秋的家伙得意的不行,说这两天赶紧准备。
  爷爷突然走过去,拉着那个家伙,小声的说,这事要是见了公堂,你们一分钱也得不到,大柱子是电死的,死了以后还被按在地上,电死的人没血,地上用的红色颜料。

  那个黑不溜秋的家伙,听见爷爷这么说,咬着嘴唇不说话。
  爷爷拍了拍那家伙的肩膀,年轻人,这靠命换来的钱,叫死人钱。死者要是有父母,就用来孝敬父母。要是有儿女,就赡养儿女,其他人要是用了,是会死人的。
  那个家伙黑着脸,让爷爷别胡说八道。爷爷从钱袋子里拿出一百块,这钱算你花的,给大柱子买个花圈,封挂鞭炮,你可能会碰到点事儿。你要是不怕死,就跟大柱子多要点,也潇洒一回。
  那个黑不溜秋的家伙被爷爷说的怕了,就招呼着民工去吃饭,说他要请客。

  老房子就剩下我、爷爷、大辉和二庆。二庆还腻腻歪歪的在哭,大辉和爷爷道谢,说不能招呼爷爷,爷爷说没事,我们去买花圈和鞭炮。
  回来的时候,侯磊带了几个同事在这,他们在确定一次现场,这个案子基本就定形了,是敲诈勒索。
  大辉问咋回事?侯磊说刚才那个很嚣张的家伙。在一个月前,就买了假发套。他和大柱子合租,不想出钱,又从邻居的闲言碎语中,听到二庆家闹鬼的事儿,就扮鬼把二庆家的租客吓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