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8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月前,招商局工作不利,频被企业投诉,那时王永新正对招商局长位置有想法,便借题发挥,让监察局查处卜明宇。其时彭少根正在首都调理,也为王永新拿下卜明宇提供了便利。在对卜明宇查处时,王永新给属下定了原则——就事论事,不搞扩大化。因此卜明宇得以只是违规和轻微违纪。在彭少根调理归来时,王永新第一时间找了对方,并暗示用“卜明宇提前安全退休”,来交换招商局长位置。彭少根当时隐晦的表示同意,王永新认为对方屈服于自己,便接着谋划接下来的事。

  又经过几次试探和交换,与薛涛也达成了共识,但薛涛不同意直接列入正式议题,而改由王永新提出来,以免让组织部长挑理。虽然这样不够光明正大,但达成目的为原则,王永新也就接受了这个建议,还在上周向彭少根讲了“焦艳*丽是个招商人才”这句话。
  市委书记和自己已经达成共识,主管副市长也认可了自己安排人选,安排一个正科级局长位置完全不在话下。正是带着这样笃定的自信,王永新才让彭少根推荐人选,为了尽量减少节外生枝,他在引言中还不吝夸赞了彭少根和楚天齐。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彭少根竟突然反水,不但用所谓“专业”二字推出郝老蔫,还直接点出焦艳*丽不合适。更让他没想到的是,姓楚那小子也帮虎吃食,给彭少根站台。这个情况完全出乎意料,还怎么举手表决?即使表决,除去弃权票和反对票,也肯定过不了半。王永新只好“打掉牙和血吞”,认栽了。
  认栽可不只是一句话,差点让王永新气的吐血,他甚至想要再拿卜明宇的事找麻烦。但事情已经处理,再捡起来显然不合适,可能彭少根也未必畏惧,那就只能另想他策了。
  在气愤之余,王永新也不禁纳闷,那两小子应该互不兼容才对,怎么一下子狼狈为奸了?
  很快有了答案,第一笔拆迁款下拨到位。王永新恍然大悟,果然有肮脏交易,恐怕这还只是表象,没准还有更卑鄙的勾当,必须予以制裁和打击。用什么办法呢?王永新很快想到了投资商被打案。现在案子没破,总得有人承担责任吧,那就把城建和公丨安丨拉出来,让他们互相“推荐”一番,就不信他们不掐,只要他们一掐,那两个后台老板不能无动于衷吧?
  城建和公丨安丨的蠢货如愿掐了起来,但那两个后台老板倒是老神在在,就跟没事一样,显然识破了自己的计谋。那好啊,那我就烧你们马仔的屁*股,看你们灭不灭火?果然,一把火点下去,先跳出来一个,紧跟着又一把火,又跳出来一个。既然都跳出来了,那你们就掐吧,想不掐都不行,可是有那么多小弟看着你俩的。我就是要让你们互相掐起来,就是要给你们戴上笼头。你们掐的越凶越好,省的联合起来对付老子。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王永新思绪。
  屋门一开,秘书杨永亮走进了屋子。杨永亮喜形于色,边走边说:“要掐起来了。”
  不经意间,日子已经到了十月下旬,
  这天刚上班不久,李子藤就来了,向楚天齐汇报了拆迁工作。

  据李子藤讲,现在三个项目拆迁工作已经开始,但推进缓慢。虽然进度不快,倒也相对太平,没有因为拆迁引起上丨访丨,也未与市民发生冲突。
  对方讲的这些,楚天齐已经听过城建局汇报,和李子藤讲的情况一致。听对方说完,楚天齐道:“只要有推进,就是好的开端,没有引起冲突那就更好。但绝对不可掉以轻心,一定要做好、做细各项工作,绝不埋下隐患。你也要经常去现场转一转,这相当于给企业一个态度,表明政府特别重视,对他们既是动力,也形成一定的无形压力。你还要特别关注拆迁队的工作方式、工作态度,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一定要和曹金海进行沟通,宁过勿松。”

  “明白。”答过之后,李子藤迟疑着说:“市长,这两天有一个传言,和您有关,不知您听说了没有?”
  楚天齐“哦”了一声:“什么传言?”
  李子藤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压低了声音:“人们都说,彭市长讲,当初副书记……”
  “笃笃。”敲门声响起,打断了李子藤的话。
  “谁呀?声音这么大。”李子藤磨叨着,向门口走去。
  “笃笃。”声音更大更重了。

  “谁这么……”李子藤不满的说着,伸手去拉屋门。门开的刹那,他咽下后面的话,张大嘴巴看着对方。然后,又快速转头看向楚天齐,还使劲眨了眨眼。
  门口站着一个女人——成康市委副书记、宣传部长江霞。江霞满脸怒色,侧身看向李子藤身后,语气很是不善:“楚天齐在不在?”
  李子藤有些结巴:“在……楚市长在,您……”
  “你散开,我进去。”江霞说着,把门扇往大一推,从李子藤身侧走了进去。
  楚天齐站起身来:“江书记,哪阵香风把你吹来了?”

  “哪阵香风?还不是你……”话到半截,江霞回头对着李子藤说,“小李,请从外面把门关上。”
  正犹豫要不要留下,要不要在关键时候助楚市长一臂之力,可现在江书记下了命令,自己又不能不执行。于是,李子藤担忧的望了屋里一眼,退出办公室,带上了屋门。
  “楚天齐,你说,到底什么意思?”一个尖厉的女声传出屋子,“今天咱们好好说道说道。”
  这声音真够尖厉,不但对门李子藤听到了,好几个相邻屋子也都听到了,这固然是江霞的声音足够高,但也不足以穿透几堵墙;而是那几个屋子都适时打开了屋门,从江霞敲门的时候,就已经悄悄打开了。
  听着旁边屋子里女人的大呼小叫,彭少根露出了诡秘的微笑,继而笑容有些僵硬,不知是惭愧还是尴尬。
  这几天王永新过的比较舒爽,最主要是因为那天专题会出了恶气。在那次专题会上,不但给薛万利和曹金海脖子套上了绳索,还指桑骂愧收拾了他们的主子。现在想到薛、曹二人的龟孙样,就觉好笑,再想起彭、楚二人的吊死鬼脸,更是解气。
  越想越得意,王永新禁不住骂了一声:“妈的,还想跟老子玩,你们还嫩点。”
  “笃笃”,敲门声想起。
  王永新“龇牙”一笑,心道:还好声音不高,否则让人听到脏话实为不妥。他收敛起笑容,端坐在椅子上,沉声道:“进来。”
  屋门一开,杨永亮走了进来。

  看到是自己心腹秘书,王永新一改严肃,笑咪*咪的问:“永亮,有什么好事吗?”
  “市长,您怎么知道?”杨永亮笑呵呵的说。
  “你的脸上都写着呢。要是没有颧骨挡着,嘴都笑的咧到耳根岔了。”王永新示意着,“坐下说。”
  “嘿嘿,市长真是未卜先知。”杨永亮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了对面椅子上,“您猜猜是什么事?”
  日期:2017-10-1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