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职业送葬人,一辈子只做两件事:替死者说话,替活人保命》
第22节

作者: 尸身人面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10 12:36:51
  董燕医院接的小雨,小雨低着头不说话,董燕递给小雨一根烟,小雨说女人抽烟一点都不潇洒,董燕说小雨要不抽,那她也不抽了,说好的事儿,要是反悔就没意思了。董燕说着把烟扔了,爷爷让我捡回来,我说董阿姨不抽了,爷爷说我抽。
  我和爷爷回村里了,董燕就打来电话,我在旁边好奇的听着,董燕不让爷爷给安排葬礼,让张建国这个畜生下地狱。原来,小雨在一年里被张建国侵犯了好几次,小雨妈妈也知道,被张建国打的不敢吱声,在外面还帮张建国瞒着。
  后来,派出所的结果出来了,张建国是被小雨妈妈用剪刀扎死的,小雨妈妈是自杀。

  我知道后问爷爷,小雨妈妈那么怕张建国,咋还敢动手杀他?爷爷这一次从头到尾都没帮上什么,就叹着气回答,就俩人在屋子里,发生了啥事谁也不知道,结果都出来了,问啥也没意思!
  我说,村里的李老六,弄了一个拦河网在拉鱼,要不要去看看,没准死胎能被发现,爷爷说不用了,那孩子走了。
  一个月以后,我们全家回到了城里参加侯磊的婚礼。爷爷给了五百的红包,不过我们家六口人都去了,爷爷说这样能吃回来一些,侯磊的媳妇儿挺漂亮?兰兰被打扮得和公主一样,拉着妹妹玩儿,以前她们只是不愿意和我玩,现在是根本不和我玩!
  日期:2017-10-10 12:37:17
  我问董燕小雨怎么样了?董燕说小雨在城里上学跟不上,现在正上补习班。
  妈妈听了挺着急,问我寒假回来,要不要上个补习班,我说算了,刚考了一个第三名。妈妈说你要是上补习班,让你爸给你买个游戏机,我说那是给小孩玩的,我已经长大了。桌上吃饭的都笑了。
  爷爷挺高兴,喝多了。一个穿警服的,过来敬酒,爷爷站起来说,新婚快乐,早生贵子。那个丨警丨察哭笑不得,说老爷子你不认识我了。
  我笑着说爷爷喝多了,那个丨警丨察一看我,就笑着说,这不是闻着死人味的那个小子吗?都长这么大了!

  这个丨警丨察就是调查碎尸案那个丨警丨察,我认出来了。
  那个丨警丨察找爷爷有事,第二天拿着礼品来到我们家。爷爷酒醒了,难受得在家使劲喝浓浓的花茶,看见这位丨警丨察叔叔,都不记得昨天和人家说过话,纳闷的和我说,你爸不是刚当上车间主任吗?咋还学人家收礼了,这可不行。
  日期:2017-10-10 17:52:23
  爷爷这是老糊涂了吗?人家穿着警服呢?见过丨警丨察给车间主任送礼的吗。我说人家是送给你的,爷爷一听,就瞪着我说赶紧收下。然后亲热的拉着丨警丨察同志的手,和人家套近乎。
  丨警丨察同志说,他叫李志辉,朋友都叫他大辉。
  大辉有一个朋友,在城西有一所老房子,一直租着。
  最近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连续租了三个租客,都退房了,他们说那个房子闹鬼。爷爷带着我随大辉去了他朋友那,他朋友挺胖,脖子短,肥肉一堆,就像肩膀上顶了一个脑袋。
  这个胖子叫二庆,听说爷爷是来给捉鬼的,赶紧递了一颗烟,红着脸那个房子,已经租出去了。大辉一听就急了,指着二庆说,你想钱想疯了,闹鬼后,还让住人,你这和杀了人家有啥区别。

  爷爷就问到底咋回事?大辉和二庆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小时候亲眼见过那个诡异的死人,长发垂地,跪在血泊当中。
  那个人死了以后,这个房子就被封了,总有人说,这个房子有人在哭。
  这几年城里建设快,农村打工的人多。二庆缺钱花,就临时拉了水电,租给农民工。前几个月好好的,最近不知道咋的,就开始闹鬼了。
  日期:2017-10-10 17:52:49
  爷爷听了就笑,说去给看看。到了门口,爷爷拍拍我的肩膀问,命儿,啥味?我抽了一下鼻子,土豆炖粉条。
  进屋以后,看见厨房蹲在两个兄弟,骨瘦如柴、黑不溜秋的。
  其中一个说,说好了50一个月,咋还反悔了。二庆还没有说话,就听见爷爷问,这里有鬼你们怕吗?我觉得两兄弟感觉挺奇怪。
  他们好像避讳这个问题,爷爷也不多问,里面看了一遍,外面看了两遍。
  等完了,爷爷进厨房盛了一碗浆糊糊的土豆白菜,撇嘴说咸了。
  回去的时候,二庆和大辉围着问这个鬼好弄吗?爷爷说把外面的电线,看着太危险。
  这事过去了半个多月,我几乎把他都忘了,放学的时候,看见侯磊的摩托停在门口,进门就听见侯磊和爷爷说大辉朋友那个房子闹鬼的事儿,听了一会才知道那个房子里死了人,死的是租房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

  日期:2017-10-10 17:53:16
  死法特别奇怪,跪在地上带着的假发垂地,地上鲜红一片,还不确定是什么东西,只能说不是人血。
  爷爷和侯磊说,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不在城里破案,跑到这来干啥?侯磊求爷爷帮一把大辉。爷爷想了想,就带着我,坐着侯磊的大摩托,来到了城里。
  到城里已经晚上了,侯磊说找个地方先吃饭,爷爷想先看看尸体。
  尸体在刑警队的停尸间,里面阴森森的,一开门就冒出一股夹带着死人味儿的冷气。停尸间挺大,铺着白布的铁架子床,并排放着七八个。

  尸体就有一具,在中间放着,白布把上半身盖上了,露着半截腿和蜕皮的脚丫子,大脚趾上挂着一个标签,写着死者的姓名和年龄,以及死亡原因。
  爷爷围着尸体转了两圈,看了看死者的脚底,连蒙着的白布都没有打开,就问侯磊,明明是电死的,死亡原因咋还写着不明呢?
  侯磊苦笑不已,说爷爷要是没事,来警局应聘一个验尸官吧,死者的确是被电击穿致死,不过因为照片的原因,验尸官还没有下结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