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职业送葬人,一辈子只做两件事:替死者说话,替活人保命》
第4节

作者: 尸身人面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回家之后,爸爸还没睡,等着我们爷俩呢。一进屋,爸爸就不高兴的和爷爷说,张场长那个人根本就是一个贪污犯,就算他跪下来求您,您也犯不着回来救他。
  日期:2017-09-27 19:07:42
  爷爷说,我怎么会救他?我这不是落井下石,回来赚点钱吗?张场长是不是贪污犯我不知道,我花了那么多年让你读书,你白读了。背后说人坏话,和那些只会打听别人私事儿的老娘们有啥区别。
  爸爸无言以对,他第二天就回了城,写了一封匿名信,投给了城里的大官儿。

  晚上我钻进爷爷的被窝,问爷爷,我们不是应该替死者说话吗?爷爷点点头,捋着下巴上几绺儿稀松的胡须笑着看着我。
  那为什么不帮李寡妇呢?
  爷爷说,说了你也不懂,你要记住,第一,要替死者说话。第二,不能让尸体祸害活人。
  尸体怎么会祸害活人,我就问爷爷,村里人都说有鬼,是真的吗?

  爷爷仔细想了想,用亲切的口气和我说,命儿啊!这个世上根本没有鬼,都是人瞎琢磨出来的。
  日期:2017-09-27 19:08:09
  我不服气,反问爷爷:“那你每次都和谁说话啊?”
  奶奶补充了一句,那是你爷爷瞎琢磨,然后很权威的让我去那屋跟爸爸睡。我说我还有事儿和爷爷商量,其实我想告诉爷爷,我把张场长的儿子藏在咱家的草垛里了。
  不过我没有机会了,爸爸冲进来,乐呵呵把我强行带走了。
  入土没有多久,就挖出来,这是犯忌讳的事情。还好有爷爷带头,大家把棺材挖了出来,爷爷原地画了一个圈,大家就在圈里烧纸,嘴里陪着不是。
  起了棺材钉,棺材盖一抬开,在场的村里人都吸了一口冷气。胆小的,直接跪在地上。女尸还是浮肿的样子,只是肚皮更大了,皮特别薄。感觉锃亮、透明。

  这种肚皮,很多男人都从老婆的身上见过。快生了,葬李寡妇的时候,这次来的上次也都来了。那天肚子哪有这么大,这明明是快生的样子。
  爷爷看着李寡妇的肚子不吭声,蹲在地上抽烟,我看了看村里人,村里人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等着爷爷发话。爷爷抽了半个小时烟,终于有人忍不住的说,三爷,要不咱埋上回去吧。爷爷说今天要是走了,村里人得死一半。
  日期:2017-09-28 10:16:52
  村里人都吓傻了,问咋办?爷爷说这事儿是张场长闹出来的,让张场长出一万块破财免灾。另外在找一只两年生的大鹅。
  张场长人不敢来,钱很快托人送来了,都是嘎嘎新的大钞票,村里人看得都流了哈喇子。几个人跃跃欲试。爷爷把钱放在坟头,严肃的说,这是灭门的血灾,只有八字硬的人或许能逃过一劫。谁要是缺钱花,就把李寡妇的肚子破开。
  爷爷这么说,哪有人敢动,甚至小声的说,爷爷肯定收了张场长很多钱,才出手帮这个贪官。我耳尖听的明白,看爷爷,爷爷倒是悠哉的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儿,真的没人敢动。爷爷就从帆布袋里拿出一把锈迹斑斑的杀猪刀,跟我说命儿啊!我吓得直哆嗦,和爷爷说我不敢去,爷爷吹着胡子笑,让我把那条大鹅杀了。
  杀鸡宰鹅,对于农村孩子不算什么。爷爷让我用鹅血涂满刀子的表面。然后用这把带血的刀剖开了李寡妇的肚皮。肚皮一开口,就有一股恶臭冲了出来。里面有一个发黑的,像老鼠一样大小的孩子。
  这孩子有鼻子有眼,可惜浑身长满了绒毛,指甲又细又长,像爪子一样。
  日期:2017-09-28 10:17:17
  这种东西叫做阴胎,吸食自己母亲的尸气活着。这个孩子一露面,村里人吓堆好几个。爷爷喊了一句生火,早就架起来的柴火堆被点着,村里人不要命的往上浇油。
  李寡妇和孩子分别放入不同的火堆,李寡妇那个还好,孩子这边,时不时的传出刺耳的声音,就像用指甲使劲的刮玻璃,还带着拐弯儿。
  李寡妇重新下葬,棺材里放着两个骨灰盒,是罕见的母子同穴。快天黑的时候,爷爷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把一万块交给奶奶,说以后自有用处。
  我也累坏了,吃了饭就倒在床上睡着了。我家草垛里还藏着一个死孩子。
  早上一睁眼,外面黑乎乎的,天空低了很多,乌黑的云彩像锅盖一样压着村庄。我一激灵,想起了外面草垛里死孩子,这一下雨,还不整个草栏子里都是臭味。
  我穿着小裤头、光着脚跑进草栏子。那里还有尸体的半点踪影。我找到给牛添草的爷爷,和爷爷说事情的经过,哭得满脸都是鼻涕。

  日期:2017-09-28 15:31:27
  包工头拆桥的第二天,就消失了。村里人找不到包工头,就找场部,因为合同的关系,场部也没有办法。这事按理说和爷爷没有关系,他没有和爸爸商量自己回来了。
  爷爷带着我去了工地,和那些工人说,村里只有一条通往外面的路,这条路叫做生路。你们拆了桥,就是断人生路,和挖了村里的祖坟没啥区别。
  工地的人,大部分是年轻小伙子,没人信一个老头瞎白活。就和我爷爷说,我们不算断人生路,新建的桥已经能走人了。
  爷爷还想解释,就被这些小伙子,起哄的把我和爷爷撵走。
  我和爷爷说,这次他们要是出了事情,咱不帮他们。爷爷踢了我的屁股气呼呼的告诉我,让我记住,永远不要因为个人恩怨见死不救。
  爷爷说咱这条河太馋,这些年真的出了好几单事情。那些人被捞出来之后,基本上都土葬了。

  正因为这样,河里就有了怨气。真正横死的人,应该用火烧,骨灰撒在锦绣的山川河流处,棺材内放一件平时的衣服就行。
  我点点头,爷爷在安置张场长媳妇的那天,我就暗暗的记下了。
  日期:2017-09-28 15:31:53
  因为这些关系,拆旧的时候,必须选择黄道吉日,正午时分。
  半夜拆桥,心怀叵测,这是犯了大忌。
  爷爷自己买了两只鸡,在新桥的河中,活鸡扔进水中,咕噜一下就没了,就像被什么东西吞了,过了好一会儿,两只鸡在浮出水面,扑腾腾的竟然还活着,顺着水的漩涡,被冲回了岸边。
  爷爷坐在桥边,唉声叹气,对着河水说:“现在,大家都过好日子了。像我这样的糟老头都不想死了,你们赖在这里,有意思吗?”
  我低头向下看,什么也没有,我也没问爷爷是不是和水鬼说话,我一问,老头准告诉我,这个世界没有鬼。
  我问爷爷,刚才那两只鸡沉下去是什么意思?爷爷说,桥拆了,没有前人的那些福缘镇着他们,他们的胃口也大了,不想吃鸡,想吃活人了。
  在包工头躲的几天里,村里的牛又掉进了河。牧场就靠牛的那点奶活着,牛受了伤没奶,就是断经济来源。
  这几家人一合计,就堵到了场部的门口,村里还有热心人跟着起哄,这事规模还不小,新来的场长吃不住劲了,就约了包工头谈工程的事。
  日期:2017-09-28 15:32:2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