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职业送葬人,一辈子只做两件事:替死者说话,替活人保命》
第3节

作者: 尸身人面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张场长的儿子平时挺不是人揍的,可是他死了,还是勾起了同学们稚嫩的同情心。女同学哭着说他的好,我也不争气的掉了几滴马尿。
  可能是听村里人说的多了,我总觉得是女鬼搞得鬼,心里正义感爆棚,想着除妖卫道,可是自己又没那个本事。

  日期:2017-09-27 18:16:46
  晚上放学以后,回到家把书包藏在牛棚里面,转个弯就去了张场长家。他家是用石头砌墙,里面是漂亮的红砖瓦房。是那个年代村里最气派的一家。
  我瞅了一会儿,就爬过了墙头,手里拿着刚刚摘来的柳枝,想帮张家驱鬼。我在张家走了一圈,然后在特别阴暗的地方,学着爷爷的样子,摇头晃脑,嘴里念叨‘生魂出’。这是有一次我看爷爷帮别人打棺的时候,偷学的,也不知道管用不。不知不觉走到了窗口,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
  是张场长和他的老婆在窃窃私语,说些我不懂的账本的事儿,还说,儿子死了没事,两个人都还年轻,只要有钱,在多生几个一点问题都没有。

  虎毒不食子,天下竟然有这样的父母。
  最后,我听他们两个说,要把通知村里要把孩子按照蒙族习俗天葬。
  张场长夫妇都不是蒙族人,这样做的墓地就是偃旗息鼓,天葬不收礼、不办事。张场长夫妇认为,现在的这种情况,对他们家更好。
  张家通知了村里,由张场长的老婆,亲自拿了一块白布,把孩子包裹上,在用大针,带着麻绳粗枝大叶的缝一下。这块白布,就变成了一个大口袋。
  日期:2017-09-27 18:17:12
  到了晚上,张家会把孩子扔在十字路口或者三叉路口,到时候谁第一个看见了,就把孩子倒出来,让孩子被野狗吃掉。
  那个人就是孩子的指路人,孩子会跟着那个人回到他的家中,投胎转世作为他的孩子在来到人世间。
  我不知道那些养小鬼的是什么说法,但是在我们这边,孩子没有到十二岁,灵魂就不会长全。到了现在,内蒙古的呼和周边,还在为自家的孩子办十二岁庆典,就是这个道理。
  说归说,可是真的一个死孩子仍在大街上,哪有不怕的道理。汉族的人大部分在这种时候,早早熄灯睡觉。
  蒙族到是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女人都会参加孩子的葬礼,倒是男人说起这个事情来,战战兢兢。

  我们家是汉族,晚上熄灯睡觉后,我悄悄的溜下床,和奶奶说去撒尿,就光着脚丫,跑进村里。
  日期:2017-09-27 18:19:00
  我光着脚丫跑到了张场长家的十字路口,今天晚上格外的安静。村里管闲事的狗都趴在家里。
  看见了那个裹着尸体的白布,就把张场长的儿子给抖了出来。我没有别的心思,就觉得不应该这么葬。我天真的想保护尸体,头脑一热就来了。接下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了。
  黑灯瞎火的,我弄了一身臭汗,才把张场长的儿子背回我家牛棚,把尸体藏到干牛粪堆里。进屋看见奶奶似笑非笑的模样,赶紧灰溜溜的钻被窝睡觉。
  村里的邪乎事儿根本停不下来,张场长的媳妇把自己儿子抛弃的第二天,就私用牧场的车回娘家,结果到村口的时候,压上了修桥的石头,车翻了。开车的司机侥幸逃命,张场长的媳妇死了。

  那条通往村外的路,有一个弧形的拐弯,连接着桥头。开车的司机走过无数遍,从来没有出过事情。司机没有喝酒,精神状态很好,自己也说,开得好好的,车身一抖,就已经在河堤上了。
  村里说这是鬼遮眼,张场长媳妇是横死,村里最善良的老人也不愿意去给穿衣。晚上放学,我就转了一个弯儿去了张场长的家里,院子里都是人,议论纷纷的。没有注意我这个小屁孩,我就钻进了屋里。
  日期:2017-09-27 18:19:26
  那个女人还是死的时候那个样子,散乱的头发遮住了脸,身体拧的和麻花一样。
  张场长呆呆傻傻的坐在那里,村里人建议,把我爷从城里接回来。晚上还没有睡觉,就看见一个轿车停在门口,爸爸从车里走了出来,爷爷把我叫上车。
  我第一次做这种高级车,感觉一眨眼就到了张场长家里。我又一次看看到了扭曲的女尸,爷爷叹了一口气,嘴里嘟囔了一声罪孽,就走了出去。
  爷爷出去和张场长说,烧了吧,骨灰不要装盒,洒在山川河流,坐北朝南通风良好的地方。棺材不能用柳木,尽量沉,里面放一件平时的衣服,烧不了的大腿骨放在衣服上,平时的首饰装进米袋,在坟前挖坑一起埋了。还有,抬出来的时候不要走门,走窗户。
  看见大家按照自己的说法忙活着,爷爷又把张场长叫到跟前,让张场长一起跟着去。平时嚣张跋扈的官员,现在对爷爷说的话唯命是从。
  大半夜爷爷把张场长领到了李寡妇家,说了一句我把他带来了,让他自己说。张场长一听爷爷说这话,就下堆了。屋里传出了臭味,黄汤顺着肥硕的大屁股就流了出来,看那个样子,裤裆里的屎和尿,绝对少不了。

  日期:2017-09-27 18:19:52
  李寡妇的破木头垛空荡荡的,爷爷说我把他带来的时候,屋里钻进一阵凉风,冷飕飕的直往我脖领子里钻。
  张场长跪在地上,鼻涕一把泪一把。
  原来,张场长和李寡妇的纠葛是半年前的事儿。两年前,这个姓张的,来我们村当了场长,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是典型的贪官,在这榨不出油水的小牧场,他不止要钱,还要女人。
  那些风月女子,他有些腻了。这一天,他看上了死了丈夫还青春靓丽的李寡妇,就暗中使坏,在补给金上难为李寡妇。后来,他又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现,帮李寡妇,李寡妇是感激他,可没有以身相许的意思。张场长如意算盘打空了很是恼火,就在一天喝醉之后,摸进了李寡妇的家,强行把李寡妇按在被窝里,出了事以后,还威胁李寡妇要是把这事说出去,就弄死她。
  这事一晃就过去了半年,李寡妇去找张场长,说是自己怀孕了,有几个月了,肚子都遮不住了。张场长没理李寡妇,嘴上刻薄的说,谁知道你这是谁的野种。还想上我这来拿钱,我一个子都不会给你。
  日期:2017-09-27 19:07:17
  李寡妇回家哭到半夜,觉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就在家闷了三天,还是没想通,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投河自尽了。
  然而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李寡妇的尸体挂在河底的石头上,那里水深发黑,根本没有人注意,要不是张场长为了业绩建桥,过些日子,李寡妇的尸体就被鱼儿吃光了。

  爷爷听张场长说完,脸皱的像老树皮,就挥挥手把张场长打发了。
  等张场长走了以后,爷爷给自己卷了一颗烟,一边抽着,一边愁眉苦脸的对着屋里东南方说:“小李啊,我知道你恨,可是你该走了。”
  爷爷这句话一说完,我觉得屋里更冷了,不自觉的往爷爷的怀里靠了靠。爷爷叹着气,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不是我多事,不能因为恨,随便杀人对不对,这边有法律,你那边也有规矩,不管怎么样,明天我会送你和你的孩子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