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职业送葬人,一辈子只做两件事:替死者说话,替活人保命》
第1节

作者: 尸身人面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27 16:04:55
  我叫索命,开了一家灵宝轩,其实就是卖灵堂用品的商店。
  今天,刚开业,外面鞭炮齐鸣,来捧场的客人很多,有企业家、有农民、贫富层次不齐。我之所以认识这么多人,因为除了卖灵堂用品,我还是一个送葬人,这是一个很古老的职业,现在几乎听不到有这种说法了。
  人从最后一口气,到入葬,七天的时间里,会有一个奇妙的生命历程。有人把这种历程称之为闹鬼,我说别闹了,我从入行的第一天,我爷爷就告诉我,永远不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寄托、相思。试着去尊敬它,就可以了。
  我为什么入这一行,还得从我爷爷说起。
  第一次见爷爷,是我五岁的时候,在我来到人间的五年里,是百病缠身。邻居家的孩子满街跑,我最好的状态就是在床上,趴着窗户看。
  从我出生,爷爷抱我一下就走了,一直都没有和我爸爸联系,爸爸说爷爷是个神棍,骗吃骗喝。那个时候,我特别想知道,神棍到底什么样?五岁那年,爷爷背着一个帆布袋子来到了城里,他和爸爸吵了一架,不知道怎么说服爸爸的,爸爸竟然同意,爷爷把病重的我带回村里。我估计,那个时候,爸爸已经没招了,这么病下去,我可能连年都过不去,人一着急,在多的信仰也不行,就把我扔给了神棍爷爷。

  到了村里,爷爷把一串特别臭的石头,带在我脖子上,跟我说:“命儿,爷爷花了五年的时间,才整了这些东西,等你能耐足了,就把它摘下来。”

  我现在还戴着这一串臭石头,其实是死人玉,爷爷挖坟坑挖来的。我天生属阴,生下来就有阴阳眼,不过爷爷在我出生的那天,抱过我一回,现在我都不知道,老头用了啥法子,封了我的天眼,搞得我现在想做点事情,眼睛还时灵时不灵的。
  活人不能看见阴间的事儿,如果看见了,必然被小鬼索命。天生的阴阳眼,叫天眼,有天眼的孩子,一万个可能也活不了一个。爷爷用了最后的法子,偷偷挖了人家的坟,用死人玉的尸气护住我,让那些小鬼看不见我。
  带上那些死人玉之后,我没过几天,就好了。奶奶做的小米粥,我能喝两大海碗,脸大的馒头吃一个半,爷爷笑着和我说,我一个黑户还吃这么多,让我爸给送粮票来。
  我五岁的时候,粮票制度已经取消了,只是老头还没有转过弯来。我以为,我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就这样健健康康的长大。可是,有一天,爷爷和说:“命儿,跟爷爷走一趟,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乐呵呵的跟着爷爷走了,这一次成了我生命的转折点。
  日期:2017-09-27 16:05:56
  爷爷住的村子在蒙俄边境,是北大荒时期过来的第一批住户。村子叫奋斗乡,也叫奋斗牧场!七八十户人家,几乎都认识我爷爷,岁数大的叫我爷爷索三,爸爸那一辈的就叫索三爷!
  村里蒙汉俄三方通婚,大家都说自己是汉族,看着像八国联军!这一次去世的老人,是村西口的边姓人家,老边头和我爷爷不合,几次在村里的大会上,骂我爷爷是骗子!老人家昨天去世,身体里有二分之一是蒙族,所以用的是蒙藏的习俗!
  从最后一口气到穿衣,边家都是问的有经验的老人自己操办的!可是老人的嘴一直张着,胆大的亲戚帮着合上,一会去看,老人家的嘴还是张着的!
  如果仅仅只是嘴张着,老边头可能就这么下葬了!原来昨天晚上半夜过后,边家的亲子嫡孙就开始拉肚子,吃不下东西!边家的儿子们,为了办一个体面的葬礼,就强吃!吃进去就吐,吐的比拉的还臭!
  边家轮流去看大夫,说是传染性痢疾。可是,帮忙的那些朋友也在,吃的一口锅里的饭,喝的是同样的井水,为啥只有边家的亲子嫡孙这样!村里人说是犯了邪,让找我爷爷。这一把一把药的吃,不管用!大人还行,孩子扛不住,就低声下去的找了我爷爷!
  边家的大儿子叫边生,他索三爷长、索三爷短把我爷爷请进了灵堂,边老头躺在一口柳木棺材里面,还没有盖棺。

  那时候,我还是一个小屁孩,我看着那惨白色的脸,觉着有点怪。突然,边老头的眼睛一翻,灰溜溜的眼珠子翻着我,我一下就吓尿了,黄色的尿水噼里啪啦的顺着我的裤脚往下流。
  爷爷看见了,笑呵呵的拍了我的后脑勺说,咋这么没出息。边生说,小命儿还是一个孩子,不行就让先出去。我爷却把其他人都撵出了灵堂,把我留下了。
  爷爷用他粗糙的手,合上边老头的眼睛,用教育的口气和我说,按照这里的习俗,活到寿命该死的人,要用一块红布,包一把米,在人咽气的时候,把这口气接下来。然后放入炒米、银、金、玉石之类的东西。把这些做完,然后拿着一碗饭,送到村外的十字路口到了。
  这几步骤做完,才能给死者洗澡更衣。前面的步骤千万不能错了,否则会出事情。
  爷爷说完,绕着棺材走了一圈,拨开边老头的脑袋,从下面拿出一颗黑不溜秋的银纽扣,要牙齿咬了咬仍在地上。
  日期:2017-09-27 16:08:43
  当时,我是怕的要死,可是心里还是有一种好奇心,就问爷爷,边叔是不把顺序给弄错了,爷爷咧开嘴就笑,也不回答我,吊着我的胃口。
  我干着急,可是爷爷竟然蹲在地上,卷起了旱烟,他用烟纸搓了两根,然后敲了敲那柳木棺材。
  “老边,起来抽棵烟!”
  农村的灵堂直接搭在外面,那棵烟就插在黑土地上,跟香一样冒着烟!爷爷扭着头,对着空地嘟囔。就像有人在旁边,两人聊得是老边家的家常。等那棵烟抽完了,我就问爷爷是不是和边爷爷说话。爷爷笑而不语,露出的是那种高深、我看不懂的笑容!爷爷说自己是送葬人,这个活就是替死者说话!
  啥叫替死者说话?爷爷也没指望一个五岁的孩子,懂这些东西。就让我跟着他,把今天的事儿记下来就行。
  我和爷爷走出去,看见边家的人都在外面等着。站在前面的是边生和他媳妇儿。边生挺有能耐,三十多岁,娶了一个邻村二十岁的女人,这个女人丰满得很,浑圆的肩膀大屁股,特别是那一对大**,一度成了村里人的话题。后来没人敢说了,因为这娘们不是一般的泼辣,老边家被一个人搞得乌烟瘴气。
  爷爷装模作样的问了几句,就要喝茶。边生赶紧请进屋子里,猴王牌茉莉花茶伺候着。过了一会儿,爷爷说这事好办,不过……爷爷不说了,就盯着边生的媳妇儿,这个女人手上戴着一个明晃晃的大金疙瘩的,在八零年代,那东西可是宝贝,是老边家卖了一间木头剁(房子)才换来的三金之一。

  边生的媳妇儿看爷爷想要她的宝贝,泼辣劲儿就上来了,掐着腰骂我爷爷,什么难听说什么,把我都吓哭了。爷爷抱着我要走,村里人就劝边生,不如把那东西给索三爷,邪性儿的事一闹出来,老边家肯定得死人。边生的媳妇儿听村里人这么说,又骂村里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