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9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即便是那罡风地带让人闻风丧胆,却也挡不住人们的贪欲。
  一颗五彩补天石就能够脱胎换骨,超越凡人,世间有几人能够抵得住这样的诱惑。
  我们走上前去,却见这些人的死状颇惨,有人头颅掉落,胸膛被剖开,露出一肚子的内脏和肠子来,有的则是全身皮肤溃烂,呈现出孔洞无数,如同蜂窝煤一般,也有的中了刀剑之伤,连带着地下都有深深剑痕,有的则是头颅被钝器砸下,脑袋都直接砸进了胸腔离去……
  我们历经战争,怎样的血腥都已经麻木,并没有太多心惊,反观篱笆松身边的人,虽然都是凶徒,却也是触目惊心,脸色苍白。
  仔细想一想,大概是他们认识这些死者,于是推己及人,产生了深刻的代入感吧。
  驻足观察了一会儿,那篱笆松走到了我们跟前来,双手抱拳,朝着我们深深一躬。
  我们侧身,不受他拜,青丘雁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篱笆松之前双目赤红,一副亡命徒的模样,然而此刻却显得格外恭谨,对我们说道:“之前的时候,得到了五彩补天石的消息,贪欲熏心,一叶障目,满以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便兴致匆匆而来,却不曾想实力有限,倘若不是诸位路上照应,早已身亡;而行至于此,我突然明白,且不说犁熔洞之中是否还存有补天神石,便算是有,也不是我们这些人有福消受的,所以我这里有一个请求……”
  青丘雁不动声色地说道:“什么?”
  篱笆松拱手,说还请三位能够与我们一起同行,照应我们周全。
  王明皱起了眉头,而青丘雁自然不允,说道:“之前同路而行,我看在你与我门下食客有情谊,多加照顾,现如今已经到了这里,彼此再无相欠,我们为何要照应你们?我们此行前来,全为救人,哪里有时间管闲事?你们若是害怕了,转过身去,下山,自然不会有事儿。”
  篱笆松却再一次躬身,说我明白,不过上山容易下山难,就算我们现在就掉头离开,只怕也是凶多吉少——诸位放心,我们只求性命,还希望圣女你能够让我们跟着就行,但有杂事,只管吩咐,愿效犬马之劳。

  青丘雁依旧不愿,冷笑着说道:“从来没有听说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就是想要跑来做狗的,你且自去,不必再说。”
  她的态度坚决,那篱笆松瞧见劝不动,只有长叹一声,再一次地抱拳,说既然圣女不肯相信俺们,那便算了,免得您还以为俺们要谋害于你——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先去,也会帮着你们找寻那白鸟儿,表明一片真心。
  他说罢,带人朝着前方的建筑群落走去,没多一会儿,进了围墙,消失在了我们视线的尽头。
  王明在旁边听着,眉头微皱,待那些人离开之后,忍不住问道:“这些人既然肯帮手,为何要往外面推却呢?好没有道理啊。”

  青丘雁回头,明眸忽闪,笑着说道:“你觉得他安了好心?”
  王明说我觉得这傻大个儿挺真诚的啊?
  青丘雁脸色转冷,平静说道:“这一路过来,我们彼此搀扶,你或许有了一些同舟共济的患难之情,但你却没有认识到这帮山民的本质——若是良善之人,就不可能在不周山这帮艰险之地厮混,偌大虫原,处处可以安身立命,何必舍近求远,缘木求鱼?他此刻低声细语,软语相求,然而一旦触及到了利益之争,绝对会变脸的。”
  王明不太相信,说真的?那篱笆松不是你族内附庸的好友,还帮你办过事儿么?
  青丘雁说这事儿一码归一码,不能一概论之,山民眼中只有利益,而无感情——他若是真的惧怕了,只管下山就是了,何必多扯?他不肯下,是因为已经受尽了艰辛苦楚,在没有得到回报之前,心有不甘,“愿效犬马之劳”这话儿,在真正的五彩神石出现之后,绝对会抛于脑后,而且就算是他真心实意,旁人也未必承认。
  听到她的话语,我们都不再说话了。
  青丘雁是不周山的土著,而我们都不过是外人,对于那些山民的判断,自然是以她为准。
  这些事儿都不过是插曲,抵达了这传说的“土地庙”,也并不是我们的终点。

  我们需要找到小妖姑娘,而如果有可能,说不得还得跟游先生正面碰撞。
  简单沟通之后,我们也朝着里面进发。
  说是土地庙,实则如同一座小城一般,瞧见这琳琅满目的发光建筑,在蒙蒙黑的夜色之中散发光芒来,让我有一种回到了天山神池宫的错觉去。
  我们穿过了城墙,因为之前有些耽搁,已经瞧不见篱笆松一行人的踪迹,侧耳倾听,能够感觉到他们朝着东边行进。
  相对于他们的大摇大摆,我们要小心许多。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刚才的那一堆尸体提醒了我们,已经有人先一步抵达了这里。
  杀死那些人的家伙是谁呢?
  我们大约都能够确定,如果没错的话,基本上就是游先生一行人。
  那家伙或许并没有预料到我和王明会在青丘雁的带领下赶到这儿来,但一路上做的种种布置,肯定是有预防的。
  这预防的对象也并不仅仅是我们一行人,更多的,则极有可能是像篱笆松、园子温这样听到风声、冒死前来的亡命徒。
  按照游先生的配置,我们知道他定然在城里面布置得有人手,观察这边的变化。
  事实上,我们刚才与篱笆松一行人分道扬镳,除了对他们的不信任之外,还有另外的一个目的。

  那就是不愿意被当成靶子。
  能够在这江湖上厮混,谁也不是傻子,行事之前,心中自然也是有许多的考量。
  三人尽可能地行走于建筑的角落和阴影之下,我在紧张的潜行过程中,尝试着使用我的大虚空术和地遁术,发现都被某种威严的力量隐隐封印住,不得施展。
  王明告诉我,这个地方,在很久以前,很有可能真的存在神灵。
  尽管这种神灵与我们印象之中的那种神灵有本质上的区别,但威严不可犯,所以我的这些手段,必然也被建筑附染的神性克制。
  王明很严肃,目光如炬,左右打量着。
  这小城看着不大,然而越往里走,越觉得广阔无比。
  从占地面积上来看,真的不必三目巫族的聚集地小多少,而且许多的建筑规模十分庞大,有点儿像是三目巫族居住的比例,人行其中,莫名就感觉到了几分宏伟。
  如此行了一刻钟,王明停下了脚步来,朝着我们招手。
  我行进的过程中全神贯注,立刻反应过来,隐到了他旁边,问怎么了?
  王明不说话,而是用手往东北角的斜上方指了指。
  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却瞧见有一个黑影正伏在一处高塔的飞檐之上,整个人融入建筑之中,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的瞧得不是很真切,很容易被忽略。

  瞧了一会儿,我认出了那人来。
  那家伙我见过,他是游先生的手下,就是那个身高体壮,头如蝮蛇的家伙,此刻他如同一头怪蟒似的,盘在宝塔之上,双眼幽绿,正打量着东边的方向。
  日期:2017-03-12 18: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