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8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投资商被打案子迟迟找不到线索,固然有凶手狡猾的因素,但从现在的种种证据看,这显然是三起有联系的案子,针对性非常强。为什么凶手频频向投资商下手?为什么会讲出一些有针对性的话?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是哪里出了问题?究竟应该反思什么?又该如何避免类似事件频发?”
  这次薛万利打断了对方的话,但并不是嫌对方说的多,而是催促道:“在等谁给出答复?你要讲说自己的观点。”
  薛万利点点头:“好。我认为,问题出在城建局身上,是城建局没有做好相关工作,才致使民众和投资商矛盾激化。若是城建局不从这上面找原因,不找出症结所在并拿出解决方案,这类事情还是不可避免。”

  “笑话,发生打人事件,丨警丨察不想着如何破案,却把责任推到别的部门,真是滑稽至极。”曹金海插了话,“你怎么就断定是因为民众和投资商矛盾,难道仅仅就依据凶手的话?如果你打完人,报出‘曹金海’三个字,是不是丨警丨察就该直接抓我?”
  “注意素质?该你说话了吗?一会儿有你辩解的机会。”王永新训斥道。
  正准备继续组织语言,不曾想却被市长打断,曹金海不禁备感委屈,却又无可奈何,只得红着脸,低头不语。
  薛万利嘴角上挑,露出一抹笑意,大声道:“丨警丨察自然不会仅根据凶手所言便下结论,但现有证据表明,三起案子联系紧密,同一拨人作案的可能性非常大。当然,一些证据是不便当众公布的,我可以当面仅向领导汇报。同一拔人针对同一类人——投资商出手,试想如果是开发商私怨,又为什么三家开发商先后以类似方式被打?而且这些投资商无一例外全是成康招商引资来的,全是归于城建局管理,那么城建局就难脱干系了。”

  相比于薛万利的咄咄逼人,曹金海就显得气馁不少,只是蔫头耷脑的低头坐着。并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他不敢插话,担心再被那个黄脸男人训斥。
  “曹金海,这次轮到你了,怎么又哑……啊,你说吧。”王永新点了名。
  抢话不对,不说还不对,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正反都有理。尽管心中腹诽,曹金海还是面上不敢带出来,而是老实的说了“好的”二字,才开始发言:“薛局长,我请问你,你仅以‘投资商都在成康投资’为由,就认为是城建招来了祸端,不觉得太武断吗?城建局负责对施工企业进行工程项目管理,而为施工企业提供安全保障本来就是丨警丨察职责所在,你却胡乱推脱责任,这太不该了吧?在你的话中,还透出对成康招商引资的指责,你是在影射政府还是在讥讽相关领导呢?”

  “胡说,少扣大帽子,我和公丨安丨局都服从领导管理,坚决贯彻领导指示……”
  听着薛、曹二人词不达意的争论,王永新没有一丝厌烦,当然他也没有认真听,他并不关心争辩内容。而是不停的扫一眼身旁两人,观察着彭、楚二人的表情。让他颇感失望的是,那二人似乎没出现自己期望的状态。收回目光,王永新大脑迅速运转着,任由薛、曹继续争吵。
  薛、曹二人的吵闹声越来越大,言词也越来越激烈,一些污词脏句不时冒出来。这还不算,二人的一些属下也加入了战团,纷纷为老大助阵。俗话说,“打人没好手,骂人没好口”,公丨安丨与城建的对骂越来越厉害,烈度越来越升级,甚至有些人已经撸胳膊挽袖子站了起来。
  被对方骂了祖宗,曹金海怒火中烧,“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手指对方:“薛万利,别仗着你胳膊粗力气大,还自吹会什么武把操,老子不怕。你他*妈……”

  “有王法没有?”“啪”的一声,王永新左掌拍在桌子上,右手点指,“曹金海,反了你了,把这当成什么地了?这是堂堂市政府会议室,市长、副市长在此,你竟然如此撒野,也太目无王法了。”
  曹金海暗叫“倒霉”,感叹自己走“背”字。刚才薛万利连自己八辈祖宗都骂了,他王永新连个屁都没放,自己现在不过是有限还击,竟然就撞到了枪口上。今天连这次,已经是两次被骂了,该不会是王永新拉偏架吧?有可能。
  见对方低头不语,王永新直接点名:“曹金海,撒野完了,就想了事?这也太轻巧了吧?你的妻子、内弟、司机纷纷违纪、违规,组织念你还算尽职,并没对你进行处分,还委以重任;可你倒好,不但不引以为戒,反而自恃非凡,竟然在大厅广众之下口吐污言秽语,你想干什么?成康市放不下你?城建局容不下你这尊大神了?那好啊,那组织就顺了你的意,让你……”
  “市长息怒,息怒!”一个人在旁边讲起了情,“我来收拾他。”
  “你?”王永新转脸,看着身旁的年轻人,“楚市长,干工作可以有锐气,但绝不能有傲气。你看看他,现在都成什么样了,飞扬跋扈的,他的眼里还有组织,还有各位领导吗?你做为主管市长,不要只顾抓业务,更要讲政治呀,这样的下属不管教管教怎么行?”
  “是,是。”楚天齐连连点头,“我现在就管教他。”
  王永新鼻子“嗯”了一声,算是回应。
  楚天齐刚才还平静的脸色,现在已经阴沉似水,他微眯起双眼,冷冷的说:“曹金海,身为正科级局长,你今天的表现实在让我吃惊,也让我汗颜。讨论问题就讨论,为什么要带脏字?有不同观点也可以发表,为什么非要用语言进行人身攻击?废话少说,先向市长道歉。”
  “诶。”相比刚才,曹金海也意识到闯了祸,乖乖深鞠一躬,“市长,我错了,我不该在您面前如此放肆,以后再也不敢了,请您原谅。”

  王永新“哼”了一声,把头扭向一边。
  “曹金海,你看看,把市长气成什么样?要是换个脾气爆的人,早就给你来两耳刮子了,就是揍你也不屈。也就是市长胸襟广,懒的跟你一般见识,懒的理你。”说着,楚天齐示意一下,“再向彭市长道歉。”
  曹金海转向彭少根,深深一躬:“彭市长,我错了,我不该……”
  “不敢,打住,我可受不了。”彭少根根本不买帐。
  “哎,你呀,气了市长气常务,彭市长也懒的理你。”说着,楚天齐用手指薛万利,“向薛局长道歉。”
  “我……”曹金海刚一支吾,看到楚天齐眼中凌厉的神色,忙对着薛万利,极不情愿的说,“对不起,我不该说话那么粗*鲁。”
  薛万利得理不让人:“老曹,你真能啊,小舅子进去了,老婆被勒令退休了,你竟然什么事都没有,真他*妈的奇怪了。”
  “啪”,又是一声响起,王永新再次发了火:“薛万利,你是不是以为了不起?是不是以为自己很能?都这时候了,你竟然还脏话连遍,你什么……”打了个嗑巴,王永新继续手指对方,“堂堂公丨安丨局长,在眼皮底下发生三起恶性伤人案件,到现在不但没有破案,竟连一点线索都没找到,你还狂什么狂?有什么可狂的,不嫌丢人?我都替你脸红。是不是平时狂惯了,觉得成康市放不下你?那好啊,政府不限制你的发展,你可以万类霜天竞自由,远走……”

  日期:2017-10-11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