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7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万利尴尬一笑,迟缓了一会,继续说:“自*昊方地产项目经理曹阳被打后,辖区派出所共出动警力五十八人次,两次去现场取证,连续追查涉事车辆及人员五十小时,间断性累计追查一百七十一小时,共……”
  “又不是庆功总结会,我不听这些流水帐,你就说现在的进展。”王永新再次打断。
  薛万利这次的表情,就不仅是尴尬了,而是哭笑不得,不禁暗自腹诽:哪次汇报不都是这样?只汇报结果能有多少东西?
  相比薛万利,其他众人的表情要更精彩,也更丰富;有幸灾乐祸者,有隔岸观火者,有置身事外者,还有感同身受者,也有唯恐天下不乱者。

  尽管两次被打断,尽管面子丢了一地,尽管心中颇有不服,但现实是不服也得服;人家可是一市之长,如果趁现在节骨眼,拿掉一个局长并非难事。薛万利在内心急剧斗争后,做出了明智选择——让尿几股就尿几股。于是他说道:“在这两周里,县局亲自坐镇指挥进行现场取证,排查监控录像,设卡盘查可疑车辆和人员,严谨辨识人证证言,缜密分析各种物证;但凶手作案部署严密,反侦查能力极强,到目前暂时没有锁定可疑人员,也没有发现可疑车辆踪迹。”

  “嗡”,现场发出轻微短暂的哄笑。也不怪有人哄笑,刚听薛万利前面的一系列动作,后面应该有一定效果才对,可竟然是用两个“没有”做为了结论。但哄笑的人注意到,市长脸上阴沉似水,双眼也是冷气逼人,便赶忙收住笑容,低头做沉思状。
  刚才这些话,也是薛万利在两次被市长打断后,能够想到在极短时间内最理想的发言。如果按照王永新的要求,自己只能说“没找到人和车”,这怎么行?总得笼统的表述一下所做工作吧。他这才说出了那些套话,以证明公丨安丨局“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有疲劳”。但从实际效果看,非常不好,不但没达到证明丨警丨察付出辛苦的目的,反而成了一些人嘲笑的话柄,王永新显然也不满意。薛万利忽然注意到身旁也有人笑便宜,便把怒火通过眼神,倾泄到这些下属同事身上,并心中暗骂:若不是你们这些笨蛋,老子何至于这么丢人现眼?还有*脸笑?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果然,那几个下属立刻把笑容换成了哭脸,并心中忐忑着,希望别被“薛毛驴”找到头上。
  王永新连续环视现场两圈后,脸上由阴转晴,语气也和风细雨:“薛局长,就这些,二十多天下来,上百号人跑了成千上百次,就这么个结果?”
  看着对方的表情,听着对方的话语,薛万利脑中*出现两个短语:笑面虎、笑里藏刀。他硬着头皮道:“市长,从三个案子发生的时间以及针对的对象看,有很大的联系,而且案发具体时间点也很有选择,显然是经过了长时间预谋,做出了众多反侦查部署。比如:时间全部选择在夜里,地点也相对偏僻,这为逃跑创造了便利;虽然幸福小区位于城区范围,但时间却是在后半夜,正是夜静人稀的时间,也方便逃跑。再比如:行凶者装束都是黑色头套或是戴沿帽、大口罩,根本看不清容貌;车辆也没有牌照,而且前两起案子还躲开了监控范围,最后一起案子也是尽可能短距离驶出监控区域。还有……”

  王永新摆了摆手:“薛局长,不用举例子了,你无非就是想表达‘对手很狡猾’,对不对?”
  确实如此。薛万利回了一个“对”字。
  “我听说过一句话,‘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你觉得呢?你又该如何践行这句话呢?”王永新皮笑肉不笑。
  这就很不好回答了,但薛万利却又不能沉默不语,只得“嗯”了一声,然后又说:“我将组织最强警力,‘白加黑’、‘五加二’,全力以赴破案。”

  “别说含糊话。”王永新追问着,“给个时间吧?”
  “争取,争取十、十一、十二……”薛万利一边支吾着,一边眼睛向市长身旁瞄着。
  王永新沉声道:“薛万利,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能破案,来个痛快话,你要是明年年底才能破,也可以讲出来,老这么支支吾吾干什么?你总不能让我向你保证吧?或者你是想请别的领导替你担保?这可能吗?”
  大家都听出来了,市长这是话里有话,也都把目光投到了王永新身旁。
  薛万利依旧磨磨叽叽:“市长,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

  彭少根接了话:“薛局长,吞吞吐吐干什么?来个痛快话。你究竟什么时候能破案,还是有什么困难或难言之隐?要是就这么磨叽的话,可别怪领导没给你机会。”
  这个提示就很直接了,是在告诉薛万利:你要是没有个令王永新满意的答复,或是没有特殊的情有可原理由,王永新就要给你下刀了。潜台词就是: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也不好给你说话。
  在场众人都听明白了,薛万利焉能不知?刚才他还在辨识着王永新的真正目的,现在经彭少根一挑明,他不由得额头出现了汗珠。他知道,彭市长在保自己,若是自己没有合理的解释,王永新怕是不会饶过自己了。事已至此,保全自己才是最当紧的,于是他心一横,说出了几欲出口,但又一直忍着没说的话:“市长,案子迟迟没破,公丨安丨固然有一定责任,不过我觉得,城建局才是最大责任人。”

  “刷”,众人目光全都投到薛万利身上,神情各异:城建责任最大?
  王永新没理会众人的惊异,更没理会曹金海眼中的怒火,而是饶有兴趣的“哦”了一声:“说说看。”
  薛万利脸上神色变了变,然后迅速恢复如常,并清了清嗓子,说道:“做为全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重要力量,公丨安丨局的确有责任保一方安宁,也有义务第一时间处理恶性伤人事件。但丨警丨察是全市人民的保护神,而不仅仅只是一少部分人或少数部门的勤务兵,这既是丨警丨察的工作性质决定,也同样受众多客观条件所限……”
  楚天齐注意到,面对薛万利这次的侃侃而谈,甚至扯的漫无边际,王永新不但没有打断的意思,反而听的津津有味,有时还点头回应,以示鼓励。
  稍微停顿,薛万利话峰一转:“但是,这次发生的投资商被打事件,却让公丨安丨颇有些难于应付。这并不是说丨警丨察完全顾不过来,而是不可能都把精力完全投到这上面,人民群众的事也不能不重视。当然,警方也未因此有任何推诿,而是第一时间介入案情,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尤其投资商远来是客,我们更不敢有任何懈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