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18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10 09:44:21
  (继续)
  就在袁崇焕的阴谋即将得逞,松山之战明军主力全军覆没的悲剧即将提前上演的关键时刻,蓟辽总督阎鸣泰的奏疏给中了迷魂*的明朝君臣当头一记棒喝。
  日期:2017-10-10 09:47:55
  (继续)
  五月二十八日,明熹宗收到了蓟辽总督兵部尚书阎鸣泰接防关门后发来的紧急奏疏:“臣见辽东巡抚疏云‘拼此三万五千人以殉敌,且请自行劲后’。嗟嗟!此何等事,而可付之一拼哉?奴夙知兵,今又屡战屡胜,熟于用兵。忆当年剿事初举时,以杜松之勇、刘綎之智、贺世贤之刚,以及纠合西北数十年蓄养之精锐,都未免(在萨尔浒)败北。今日将略视昔何如?兵力视昔何如?当年以三大征全胜之力,持新磨之刀枪,就已败成那样,今我以强弩之末,逆奴乘胜之刀锋,其有幸乎?况且辽东巡抚此前的奏疏说‘责之赴战,力所未能’,而今又要决一死战,是明知不行而硬去拼矣!我军的精兵宿将已尽在此三万五千人之中,如果拼光了,上何处再去调这样的兵力来救援乎?今天下倚仗山海关为安危,山海关倚仗宁远为安危,宁远又倚仗辽东巡抚为安危,辽东巡抚必不可以离开宁远一步。至于解围之役应该责成大帅去打,解围制胜是早晚的事。臣所忧虑的是兵多而不整,将多而无谋,人多而权分,力多而势分。辽东巡抚若能把这四者协调解决的话,就是犁庭扫穴都可以,岂独在于锦州解围乎?辽东巡抚所担负的只是一个辽东,臣所担负的可是燕京和蓟镇,需要左顾右盼,关门至京师仅有一重门户,安危责任太重。如果说臣为自己考虑,则这半生虎口,几经沙场,宁当选择纵马驰骋,于辽东巡抚之前背负弓弩先行矣!”

  日期:2017-10-10 10:14:52
  (继续)
  (原文)癸巳,总督蓟辽兵部尚书阎鸣泰奏:“臣见宁抚云‘不惜弃此三万五千人以殉敌,且请自行劲后’。嗟嗟!此何等事,而可付之一弃哉?奴夙知兵,今又屡战屡胜,熟于用兵。回忆剿事初举时,以杜松之勇、刘綎之智、贺世贤之刚,及纠合西北数十年蓄养之精锐,未免逐北。今日将略视昔何如?兵力视昔何如?向以全胜之力,撄初发之硎,既已如彼。今以强弩之末,逆乘胜之锋,其有幸乎?且宁抚前曰‘责之赴战力所未能’,而又欲决一死战,是明知而明,不惜弃之矣!则精兵宿将已尽此中,安得另寻一种世界以拱此调援乎?今天下以榆关为安危,榆关以宁远为安危,宁远又以抚臣为安危,抚臣必不可离宁远一步。而解围之役宜耑责成大帅,解围制胜当在旦暮间。臣所虑者,兵多而不整,将多而无谋,人多而权分,力多而势分。抚臣即就此四者一调停而均节之,即以扫穴犁庭可也,独解围乎哉?抚臣所担者一辽,臣所担者兼蓟,左顾右盻,一重门限,独握其权。如曰臣自为计,则半生虎口,几度龙沙,介马而驰,当先宁抚而负弩矣!”

  日期:2017-10-10 11:02:14
  (继续)
  赞一个深明大义的阎鸣泰!虽然个人私交与袁崇焕很好,但事关江山社稷的安危,他却以大局为重,挺身站在刘应坤的一边,慷慨激昂,据理驳斥。
  当然,在崇祯帝即位以后,阎鸣泰却揣摩上意,力主重新起用袁崇焕。可见有什么样的君,就有什么样的臣,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王之臣后来排挤刘应坤,亦如是之。

  日期:2017-10-10 12:04:18
  (继续)
  自古君无戏言,岂能朝令夕改?明熹宗看了阎鸣泰的奏疏之后,并没有立即取消原定的作战计划,只是做了一些局部调整。但他毕竟是睿智明君,从善如流,传谕兵部对这封奏疏迅速进行覆议:“督、抚移镇,昨已有旨。今称喜峰、桃林亦有紧报,遵化抚臣闻警西驰,则督臣亦难轻离重地,宜仍旧驻劄关门。其调发兵将,俱遵前旨,听宁抚相机决胜。保定兵马著王继速领赴关,不必暂驻三屯营。宁抚还在镇居中调度,另选徤将以为后劲。若见可而进,必欲身在行间,则著道臣毕自肃用心料理城守,总期借中不失万全。这本兵部作速酌议具覆!”

  日期:2017-10-10 14:13:39
  (继续)
  王之臣这时脑筋总算转过弯儿了,兵部在覆议之后上奏说:“抚臣之奇著也,寔(按:同“是”)险著也,以不殉敌弃死而围不可解也。督臣之正著也,亦稳著也,恐徒拚死而围终不可解也。为今之计,急以解围为主,而解围之计专以责成大帅为主。况贼在连山等处,去宁远不过三五十里,大兵一出,即接贼垒,何呼吸之不可通而必身在行间?即榆关重地,抚绥弹压,何可一日无人?则督抚(臣?)阎鸣泰仍旧驻劄关门,亦相时度势,不容再计也!”

  日期:2017-10-10 15:34:44
  (继续)
  这样,刘应坤、阎鸣泰、王之臣为一方,袁崇焕为另一方,三比一,明熹宗终于被说动了,遂传旨撤消了袁崇焕的冒险计划:“‘援锦之役,责成三帅,宁抚只宜在镇居中调度,战守兼筹,不必身在行间’。该部说的是。督臣、蓟抚仍旧驻札,不必移镇。各镇兵马云集关门,该部解发粮草,务期接济。各镇饷司多方措给月饷,以便星驰。余俱有旨了,作速依旨行!”
  日期:2017-10-10 16:40:36
  (继续)
  五月二十九日,蓟辽总督阎鸣泰奏报了他到山海关之后所看到的崭新气象和他与部下商确东援的概况,以慰圣怀。明熹宗传旨称赞了魏忠贤和刘应坤的工作成绩,要求各镇援兵的粮饷责令有关部门多方筹措,迅速发解前线:“览奏。卿已至榆关调度,‘其捍御整备,赖厂臣悉心绸缪与内镇(臣)体心拮据’。朕所鉴知。关门援兵云集约有三四万,所需粮料若干?时刻难缓!该部即时措发前解,以鼓舞士气。其各镇援兵例有月饷,启行即着各镇饷司多方挪给,以便星驰赴关,但不得延缓片时,以误军需,责有所归。”(以上史料整理自《明熹宗实录》)

  日期:2017-10-10 20:53:25
  (继续)
  同一天,为了维护战时京师的稳定和秩序,严防后金奸细作乱,明熹宗根据京营科道虞廷陛的建议传旨:“诏以京师根本重地,凡职掌衙门切须密地料理,不必张皇。如运粮以寔京储,征调以资策应,行粮、火器等项速为验发。督捕衙门应加毖饬,一切游僧尽不许寄居寺院,致匿奸细。”
  日期:2017-10-10 22:46:39
  (继续)
  五月三十日,明熹宗收到登莱巡抚李嵩的疏奏:“奴以十万之众蹂躏东江,毛文龙乃能于烽火正炽之际,奋扫敌忾之威,今解到夷俘三名、夷兵首级四百七十七颗、达帽二百九十顶。臣逐一验视,历历皆真,毛帅之功于是乎不可及矣!是役也,厂臣之神谋秘算、赫声濯灵,寔有以夺其气而禠其魄;他如内外大小诸臣并海外将领兵,应查例勘明题叙者也。”

  明熹宗览奏大喜,传旨说:“‘毛帅孤悬纯岛,力遏狂氛,设伏出奇,获此屡捷,皆赖厂臣沉谋秘算,授计行间’。说的是。这俘获巨魁奏报已久,既验审明白。著上紧解来正法,内外在事诸臣及海外将领官兵应行叙录者,即查明功次,照例行该抚作速勘叙,以凭升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