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7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柳叶一直关注着张清扬的表情,当见到他一脸肃穆,一动不动地傻坐在那里时,就知道这位哥哥已经“起火了”。她偷偷地笑了,眼光不留神扫在了他的下身,吓了一跳,然后害羞地把脚缩了回去,小声嘟囔了一嘴:“你是不是想什么不健康的事情了……我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呢!”
  张清扬当然明白柳叶是故意如此,也没有太当回事,只是说:“我什么也没想,你别胡说。”
  “切,我没胡说,你看那里……”柳叶害羞地指着张清扬,又咯咯地笑起来,小丫头未经人事,又和张清扬疯惯了,不太在意哥哥对自己的看法。
  张清扬当然明白自己“家伙”的大小,便气哄哄的说:“我尿憋的!”说完,起身就要去洗手间。
  “你真恶心!”柳叶没想到张清扬找了这么个借口,气得够呛,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也有点太色了?
  张清扬也不理她,径直进了洗手间,只是象征性地挤出一点也就走出来了。只见柳叶坐在沙发上没心没肺地笑着,张清扬实在无奈,走过去照着她大力拍了两下。
  柳叶痛得大叫,在沙发上翻滚起来,张清扬这才停了手,得意地说:“你如果还闹,我就这么收拾你!”
  柳叶痛得挤出了眼泪,扭捏地说:“我知道你这是变着法占我便宜,是不是?”
  张清扬不敢说话,看了眼手表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你……早点睡……”说完,扭头就走,他可不想在这里活受罪。

  “哥,别走……陪我吧……”柳叶突然来了胆子,跳起来从身后紧紧抱着他。
  “叶子,别闹,我……真的有工作……”张清扬不太坚强地松开她的手。
  柳叶望着张清扬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倒在地上委屈得哭,像一个没有人疼爱的小娃娃。张清扬听到她的哭声,但仍然狠心的离开。
  大兴安岭的山林深处,一股炊烟徐徐升起,在夜色中并不起眼。别墅内灯火通明,假如真有人此时看到这种情景,也会觉得是地方部队的岗哨发出的灯光。更何况这里荒无人烟,也许除了他的建立者,根本就不会有人想到这是一座别墅。
  壁炉中的木柴烧得正旺,火苗在蓝黄色之间变换着颜色,柴禾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木柴的上方烤了两只野鸡,传出阵阵的芳香。窗外鹅毛大雪漫天飞舞,狂风怒号,别墅内的人偶尔扫一眼窗外的纷飞,表情立刻肃穆起来。
  沙发上坐满了人,小兰穿着军用大衣缩在汪正邦的身边,拉着他的一条胳膊,像个顽皮的小丫头。在坐几位男人的目光不时地落在小兰的身上虽然她身躯已经被军大衣完全包裹住,但是屋内男人的目光仿佛会透视一般,落在小兰的身上。
  通过这几天的接触,汪正邦也渐渐明白带着女人来到这里的确是下策了。他也是男人,有时候能理解这些哥们对小兰的慾望。平时如果没有事情要谈,或者吃饭的时候,他就让小兰坐在房间里,闭免也这些狼接触。这座别墅是狼多肉少,唯一的一块肉还是汪正邦的私有品,他要保证自己“肉”的安全。
  傍晚十分,被派出去侦察的两位少校军官老大和老二顶着暴风雪回来了。他们原本中午就可以回来的,只是碰到大雪,车子行驶不变,能在大雪中开回来已经很不错了。这两人一天没吃东西,一进门就嚷着吃东西。正好这几天另位两名军人老三和老四呆在这里没意思,便拿着枪出去打猎,积存了不少野味。这四人是把兄弟,见两位哥哥回来了,两位弟弟自然亲自弄吃的,蹲在壁炉边烤上了野鸡。

  肖小军这几天急坏了,生怕他们两个出事,今天见到他们回来了,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屋子人的目光全射在老大和老二的脸上,看模样他们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肖小军慢悠悠地抽着烟,目光在小兰的身上扫来扫去,另一侧的陈水镜盯着汪正邦的眼睛,心里暗暗盘算着。
  正所谓大难面前各自飞,陈水镜身居官场多年,在几人当中最为老炼,计谋也是最多。他早就看出来肖小军与汪正邦之间的隔阂。现在逃命要紧,一但两人暴发,很可能引起骚乱。陈水镜可不想因为这两个莽夫的愚蠢而丧失逃脱的机会。这些天他一直想着对策。他在汪正邦与肖小军之间寻找着支持者,很自然地倾相了肖小军。因为北江省是他的地牌,他可以帮助陈水镜逃脱。
  陈水镜这些天已经计算过了,如何维持几人间的关系才对自己最有利。几人当中要说家世最牛的自然是纪小鹏,他的爷爷可谓是军中元老。纪小鹏也是年纪最小的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没经历过什么事情。在陈水镜的有意接近下,他已经对陈水镜佩服得五体投地。
  接近纪小鹏,陈水镜有他自己的想法,听说纪鹏在被抓起来之前,交给儿子一样东西,好像是国安局潜伏在美国两位特工的身份。可以说一但出境之后,纪小鹏只要与美国中情局联系上,他就会得到强大的援助。陈水镜担心出国后遇到意外情况,才向纪小鹏示好以备不时之需。

  同时,这几天晚上,他每天临睡前都要上肖小军的房里坐一会儿,以他出色的口才,不出两天,肖小军就一口一个“陈哥”的叫他了。陈水镜投其所好,他知道肖小军号色,便总和他谈女人,话题便渐渐地转移到了汪正邦与他的女人身上。他只凭一句话,就让肖小军把他引为同道中人。
  陈水镜那天晚上说:“哎,这个正邦啊也真是的,我当初就劝他不要带女人,可他就是不听,这下可好,这个女人搞得兄弟间起了隔阂!也不怪你发火,你说这一堆大老爷们,就那么一个漂亮女人,能看不能用,谁心里不急!这女人……看着手痒啊……”
  肖小军马上表示赞同,把陈水镜当成了亲兄弟似的,拉着他的手道歉,说当初看错了他,现在才知道“陈哥”如此明白事理,第一次见面的误会还希望陈哥不要放在心上。
  陈水镜自然摆手道“哪里哪里”,然后又很神秘地说:“哎,他整天和那个女人亲亲我我,我们可就难受了!”
  “他妈的谁说不是呢,有这么个女人,我真怕自己控制不住啊……”
  “不怪你,不怪你……”
  从那天之后,陈水镜每天晚上都和肖小军谈谈这个女人,慢慢的肖小军心里就越发痛恨汪正邦,而把陈水镜当成了老朋友。陈水镜想让肖小军对自己产生好感,这样一来今后就可以靠着他了。陈水镜每天晚上谈女人,引得肖小军起火他后就告辞,目的显而易见,就是想挑起他与汪正邦的战争。
  今天看着肖小军的目光贪婪地在小兰的身上扫,陈水镜渐渐有了主意。老大和老二一直没说话,无力地倒在沙发上,其余的人也没有问话。
  小兰紧紧贴在汪正邦的肩头,闻着野鸡的香味,嘿嘿地笑道:“正邦,这真有一种塞外游牧的感觉啊,好像进入到了小说中的武侠世界,一下子让我想到了郭靖与黄蓉在草原上骑马射雕……”小兰的目光中透露出畅想,很有点琼瑶的意思,像个童话里的小姑娘,动人极了。
  几个大男人全部受到了感染,见到她如此可爱,心情突然放松下来。从她满不在乎的眼神中,他们感觉到前途的希望。汪正邦搂紧她,两人的额头碰到一起,十分的亲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