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7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即使这样,楚天齐也还是压着性子,假装不明白对方的奚落,自降身份向对方说着好话。可对方得寸进尺,不但挤兑不断,还反话正说,让自己念其恩德,对其感谢。自己又不是清政府,为什么要奴颜媚骨,为什么要拿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既然王永新和彭少根在拆迁款上达成默契,拿自己当猴耍,那就不怪自己用点小阴招了,这可是你们逼的。另外这也不是纯粹阴谋,只是比阳谋稍稍偏了一点而已。

  拿定主意,楚天齐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这身,抛出了“说话直”这个噱头。然后讲说了“分蛋糕”案例,讲说了彭少根被别人抢位置,讲说了彭少根被架空的事例,也讲了自己这个“外来户”无意与之一争的心态。
  楚天齐所暗示的王永新‘抢’了市长位,和江霞“抢”了副书记位,虽为传言,但也并非空穴来风。尤其常务副市长直接分管的财政局,竟在彭少根调理期间,被加了塞子——替换了常务副局长,这分明就是架空局长隋豫西的节奏。隋豫西可是彭少根的嫡系,这也就是在架空彭少根。
  楚天齐相信,这几个梗被自己抛出来,应该会对彭少根有所触动,会让彭少根意识到面临的危险。何况自己可是放言了,如果常务不拨款,那就找一把手,反正这钱是必须得拨下去。如果是市长拨款的话,那就跟他常务没什么关系,根本不会感谢他彭少根,相反他还会招致忌恨。
  可能是彭少根想清楚了利害关系,也可能是被楚天齐“栽花不栽刺”的理念触动,就在楚天齐即将出门的时候,彭少根让他“留步”。但楚天齐并没有返回去,而只是回了一句“如果你不想失去招商局,在明天常委会上,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他这是欲擒故纵。
  果然,在常委会上,彭少根提出了令王永新反感的条件,还否定了王永新中意的焦艳*丽。
  楚天齐知道,彭少根需要自己助一臂之力了,于是才说了那短短的十几个字。虽然仅是一句话,但楚天齐清楚,以现在常委会的形势,自己的表态也足以间接影响表决结果了。事情正如所料,王永新放弃了举手表决的机会,其实也是聪明的回避了自取其辱。
  昨天会上是帮了彭少根,只是不知道彭少根会不会装聋作哑?直到现在钱款到了城建帐上,楚天齐心里才踏实下来。但他也知道,这事还没完,彭少根也给自己留了尾巴,还有一多半没到位呢。不过,有这一千三百万,春节前的拆迁任务是能完成了。
  想起自己在常务副市长办公室的挑拨,楚天齐多少还是感觉有些不地道,尤其还让江霞跟着“躺枪”,也不够义气。当然,提起副书记之争,既是为了刺激彭少根,也是变向让彭少根向人们传递楚、江不和的消息。只是不清楚,如果江霞知道了自己的说辞,会作何感想?
  “叮呤呤”,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打断了楚天齐思绪。
  扫了眼屏幕,楚天齐迟疑一下,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声音:“楚市长,我是杨永亮,市长通知,明天上午九点,召开政府专题会。”

  “什么内容?”楚天齐问。
  “市长没说。”说完,杨永亮又补充了一句,“好像是投资商被打的事。”
  “知道了。”楚天齐挂断电话,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心道:王永新又要玩什么花样?恐怕不只是因为投资商被打吧?
  首批拆迁款拨下的第二天,成康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会议内容就是关于三家投资商被打。参加会议的有城建、公丨安丨、安监等部门正副职,市长王永新和副市长彭少根、楚天齐都出席了会议。
  会议从上午九点开始,由王永新主持,在做了简单开场白后,他让众人发言。
  但面对市长的两次“发言”提醒,没有一个人说话,而且几乎都低头看着桌面。虽然彭少根和楚天齐不至于低头盯着笔记本,但二人或是悠闲的喝着茶水,或是面色平静的面向前方。
  经过两次提醒,见仍没人回应,王永新便暂时也不说话,而是面色冷峻的环视众人,眼中的冷厉之色越来越重。

  屋子里很静,静的能听到人的呼吸之声;屋子里空气也很紧张,仿佛掉地上一根针,都能让人为之一惊;屋子里气氛也非常压抑,就像人被按在水中,久久不能透气一样。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时间一分分过去,屋子里的气氛更加紧张。
  “啪”,一只手掌击在桌面上,紧跟着是一声厉喝,“抬起头来。”
  众人先是一惊,随即心头一松,刚才的氛围太过压抑,终于有人打破了。大家抬起头来,迎面而来的是两抹寒光,不禁心头再次一紧:市长的眼神可以杀人啊。
  可能是刚才拍桌用力过大,王永新慢慢抬起右手,轻轻的甩了甩,但目光却一直没有停止扫射。深吸了口气,他尽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缓缓的说:“各位,短短两周,就发生三起投资商被打事件,而且一次比一次伤害严重,到现在还有伤者未脱离生命危险。从首次事发,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周多时间了。
  在这么短时间,尤其前两次事件时间相邻,就发生三起如此性质恶劣的伤人事件,做为职能部门难道就没什么要说的?是的确没想法,还是不愿讲出来?如果是没想法,那你是干什么吃的,有什么资格坐现在位置,政府何必要给你发工资,请你把位置让出来;如果是不愿讲,那你什么时候讲,在什么场合讲?如果真是不想讲的话,那就算了,我会让愿讲之人坐到你的位置上。”
  市长的话在屋子里回荡,也敲击在众人的心上:领导的意思很明确,要是态度不端正,能力不行,那就滚蛋、下台。
  怎么能滚蛋呢,那不白混了吗?于是好多人几乎同时发声:“市长,我说,我说。”尤其公丨安丨局薛万利和城建局曹金海叫的最响。
  王永新嘴角稍微歪了一下,冷哼一声:“一个一个来,抢什么,注意素质。”他的潜台词就是:早干什么去了?
  屋子里静了下来,王永新又说:“九月二十七、二十八日连续两晚发生项目经理被打事件,到今天已经过去二十多天,第三次事件也已经过去十天;做为维护全市安全稳定的重要力量,公丨安丨局总该有所进展,总该给政府、给企业、给社会一个交待吧?你说呢,薛局长?”

  “是,是,应该,应该。”薛万利回应连声,然后汇报起来,“九月二十七日夜十点零三分,公丨安丨局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昊方地产公司项目经理被打。接警后,指挥中心立刻把信息反馈到就近辖区——城郊派出所,城郊派出所在最快时间内,于十点……”
  “别来虚的,说干货。”王永新打断了对方。
  日期:2017-10-11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