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7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此最好是从招商专业中选人。”彭少根又强调了自己的观点。
  “哼,说了半天,你是中意那个郝老蔫吧?就他一锥子扎不出两个……”王永新终于没有大厅广众说出那个“屁”字来。
  “两任局长出事,他能洁身自好,这已经能证明他的人品,这是很重要的为官之本。”彭少根针锋相对。
  “当官人品首先要正,若能专业人做专业事,更佳。”楚天齐插了话。
  他怎么也掺和进来了?众人极为不解:不是说彭、楚斗的挺厉害吗?看不懂,真的看不懂。
  屋子里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薛涛轻声道:“老王,你看有必要表决吗?”
  “表决个……”再次忍住那个“屁”字,王永新改了口,“还是让组织部专业人做专业事吧。”
  “再议,招商局维持现状。散会。”说完,薛涛站起身,向外走去。

  王永新则瞪了那二人一眼,气咻咻跟了出去。
  第二天一上班,楚天齐便在等着电话,希望听到期望的消息。但他也清楚,自己似乎有些太着急了。哪有那么快?
  多半天下来,手机和固定电话几乎没响,自然也没听到自己想要的消息。倒是周家林来了办公室一趟,打听拆迁款的事。
  尽管心里没底,但楚天齐还是回复“钱的事不用你们操心,很快就到,你们只要做好相关工作就行”。显然副市长的回答,并非期望答复,但周家林也只得悻悻的离开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手机响了。
  看到上面的号码,楚天齐就是一种莫名的激动,但也很是紧张,他稳了稳心神,按下接听键:“彭市长,你好!”

  手机里传来声音:“楚市长,实在抱歉……”
  听到对方说的“抱歉”二字,楚天齐一下子心凉了半截,暗道“完了”。就在即将凉到脚底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后面的话,他不禁又极度兴奋起来,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楚市长,还有事吗?”对方已经说完了刚才的事。
  楚天齐忙道:“没有了,谢谢彭市长……”

  “咔嗒”,手机里传来了电话挂断的声音。
  想着自己刚才的表现,楚天齐不禁摇摇头,自己也太不成熟了,这不是让对方笑话吗?笑话就笑话吧,管他呢。这样想着,楚天齐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就在第二支香烟刚刚吸完的时候,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待铃声响了好几次,楚天齐才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兴奋的声音:“市长,好消息,好消息,拆迁款到了。”

  楚天齐缓缓的说:“老曹,要淡定,不就是一千三百万吗?也才到了不足四成,还有一多半没拨嘛,何必如此兴奋?”
  手机里静了一下,依旧传出欣喜的声音:“市长,您真厉害,真是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我们催了这么多次,财政局老隋要么打官腔,要么就让等着,您这一过问,立刻上千万就到帐了。以后还得靠您……”
  “快打住,少这么巧使唤人,以后的钱还是你们自己催,不能为了区区几千万,总让我舍面子吧,那我这常委副市长也太……”话到半截,楚天齐话题一转,“老曹,既然钱已到帐,那就要立即启动拆迁工作。但必须要杜绝野蛮拆迁,不能因为有钱就气粗,而且那钱也不是局里的,城建局只是过路而已。在计算和支付拆迁补偿费用时,必须要做到公平、公正,一定不能让标准有失公允,更要杜绝弄虚作假。要用制度来规范拆迁补偿流程,要用规章来指导拆迁行为,彻底堵塞贪腐漏洞,防患于未燃;我警告你,一旦发现违反纪律和规定的行为,首先拿你是问。”

  手机里语气立刻无比严肃:“市长,我知道事情轻重。我曹金海虽然是庸碌之辈,但是非曲直分的清,尤其身边活生生的例子也时刻警醒着我。我不敢有任何不轨念头,也不敢有任何懈怠之心,一定亲力亲为,严格监督制度的规范落实,一定不给您惹麻烦。”
  楚天齐比较满意:“好,一定要说到做到。还有其它事吗?”在对方回过“没有”后,他挂断了电话。
  放下手机,楚天齐立刻笑容满面,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因为激动,在点火的时候,连着点了三次才点着。
  刚才电话中让曹金海淡定,还故意把好几千万说的轻描淡写,其实只是为了表现自己临危不乱,表现自己见过大世面的领导风度,而实际楚天齐早已激动万分。只不过在看到曹金海号码时,他又特意稳了稳心神,以便让兴奋波又消退了一些。
  在曹金海之前,打来电话的是彭少根。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彭少根在说过“实在抱歉”后,停了一下,顿时让楚天齐犹如兜头凉水的感觉。接着,彭少根又说“由于分批次流转,现在只能先返一千三百万了”。当听到这里时,楚天齐跌落谷底的心情立刻直线飙升,大脑甚至因兴奋出现了短暂的短路,以致于都没听到对方后面说了什么。
  也不怪楚天齐兴奋,而是这钱来的太不容易,同时又太及时了。
  自从九月九日与三家投资商签约后,*昊方地产、河西鲲鹏投资就于第二天交纳了土地出让金,河西大亚地产也于第二周星期一交了应付金额。
  按照正常情况,资金流转一周,顶多两周就应该流转完毕,最迟九月二十五日就应返还相应的拆迁费用。可是直到九月底,不但一分钱没返还,对方还打起了官腔,甚至斥责曹金海“站着说话不腰疼”。
  本来在九月下旬的时候,楚天齐找的是市长王永新,想要追问拆迁费用的事,结果被踢到了刚刚调养归来的彭少根那里。虽然彭少根说的话挺客气,但楚天齐心里并不踏实,他总觉得对方的客气很假。直至听到曹金海被财政局长奚落,他的这种担心更甚。长假过后正式上班,楚天齐连着约了彭少根两次,对方都以各种理由推了,他更觉心里不踏实。
  与此同时,几家投资商只能在政府提前征的农田或菜地上做一些平整工作,但挖地基等工作却不能进行,因为可能地块零散,根本不够局面。不得以情况下,楚天齐才在九月十四日,也就是昨天,不约而至常务副市长办公室。

  以楚天齐的理解,那些钱肯定已经流转完毕,彭少根也就是要自己一个态度。毕竟都在一个体制内混事,还是“近邻”,只要自己有姿态,对方应该是能拨付一部分的。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打着官腔糊弄自己,还不时拿话挤兑,这分明就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