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9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明没办法推脱,只有拱手,认认真真地躬身行礼,说:“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确定了行程之后,我们便也不再多留,青丘雁回去收拾,没多久便折返回来,少不得跟师父叙一会儿话,聆听一番,然后青丘鸿带人送我们下山,依依惜别。
  离开了青丘峰,我们又折返而归,沿着原路行走。
  一路上我都在观察青丘雁,发现这女子外表看起来娇弱温柔,然而一身修为深不可测,行走如飞,却并不比我们差上多少。
  瞧见我时不时打量青丘雁,王明笑了,找了个没人的机会,对我笑道:“怎么,看上人家了?要不要我帮忙?”

  我苦笑,说你别开玩笑了。
  正说着,青丘雁出现,对我说道:“你放心,关键时刻,拖后腿的人绝对不是我。”
  我瞧见她的表情,似乎对我也颇有疑虑,显然也不怎么看得起我。
  我心宽,也不多做解释,笑了笑,说多多关照。
  我们用了一天时间赶回出云峰,又在青丘雁的带领下继续往上,攀登百丈垂直冰崖,然后来到一处小道,再往前走,便是她们口中最为危险的罡风地带。
  而这个时候,王明突然拦住了我们,指着前面的一点黑影道:“有人!”
  我们一路行来,莫说山民,就连活物都没有瞧见一个,此刻突然间瞧见前面影影绰绰的黑影子,下意识就顿下了脚步来。
  倘若是旁人,那也就罢了,如果是游先生的人,我们就不得不重视起来。

  我修为精进之后,目力颇远,眯眼望去,却见这条小道的尽头处,有十来个人,这些人的身材不一,高的有三米多,矮的却不到一半左右,全部都穿得厚实,低着头,迎着风而行。
  从打扮上来看,应该是这儿的土著,而非外人。
  我们在这儿驻足观看,青丘雁却开了口,说我认识他们,那高个儿叫做篱笆松,是不周山一处山民聚集地名气颇大的首领,与我青丘门下一食客交好,为人公直秉义,方正精明,算不上坏人。
  篱笆松?

  王明沉吟一番,问道:“他们出现在这儿,为何?”
  青丘雁摇头,说不知道,去问问看。
  她往前走,脚步轻快,显然对这群人没有太多的提防。
  她是这儿的地头蛇,既然这般说了,我和王明也就没有再多话语,只是在后面紧紧跟着,小心翼翼,不敢放松。

  这距离看着远,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却是转瞬即至,而对方显然也发现了我们三人,都停下了脚步,遥遥望着我们,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双方接近,果然是那个身材最高的篱笆松迎了上来。
  青丘一族在不周山以及虫原之上颇有威名,所以青丘雁一露面,对方也是认了出来,迎上前来,拱手说道:“没想到能够在这荒郊野外碰见青丘圣女,失敬失敬。”
  青丘雁也行礼,寒暄两句。
  简单照过面之后,篱笆松打量着青丘雁身后的我和王明,说道:“不知道青丘圣女前来此处,所为何来?”
  青丘雁如实谈及,说是为了找寻一头胖乎乎的白色鹦鹉。

  篱笆松却也知道这事儿,问道:“可是前几日哮天兄找到我们探寻的那事儿?”
  青丘雁点头,说对,现在有消息,说她可能出现在半天之上,而且被人觊觎,所以我们得赶过去,免得她遭了敌人毒手。
  篱笆松不解,说一只肥鸟儿,左右不过几两肉,有何神奇之处,至于这般?
  青丘雁说她虽未鹦鹉,但神魂却是我一朋友的妻子,暂居而已。
  篱笆松这才明白,说原来如此。

  青丘雁这时反问道:“你们这是要过那无尽罡风地带么,欲意何为?”
  篱笆松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相告,说最近有一传言在山民之中不断流传,说当年女娲娘娘补天的神石是在一个叫做犁熔洞之中开采而出的,现如今说不定还留有一些——补天神石乃先天至宝,得一块,则是脱胎换骨,底蕴无穷,立刻一步登天,我们这些粗人哪里按捺得住,于是便想要前往,一探虚实。
  啊?
  听到这话儿,我们面面相觑,却不知道消息居然传了这么远去。

  青丘雁说道:“这不过是传言而已,你如何能信?这罡风地带销魂蚀骨,稍不注意便是万丈深渊,绝无生还可能,何必冒险?”
  篱笆松没有说话,旁边一个贼眉鼠眼的老鼠头男子却咧着一口黄牙笑了,说我们这些山民,吃喝无落,衣不蔽体,朝生暮死,浑浑噩噩,命贱如草,死了也就死了,还不如去拼命,搏一场富贵,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
  他这般话语一出,周围的人群情激昂,纷纷称是。
  听到这话儿,青丘雁不再劝解。
  篱笆松瞧见我们也想要穿过罡风地带,除了认识的青丘雁之外,还有我和王明两个陌生人,热情相邀道:“圣女既然也要去,不如一起,也好有个照顾。”
  青丘雁回头看了一眼我们,瞧见我们没有意见,点头说道:“好。”

  说罢,她简单地跟我们双方介绍了一下,只是名字,没有太多的描述,对方一群人只以为我和王明不过是青丘峰的食客,也没有太多的注意。
  篱笆松对青丘峰颇为敬重,攀谈一番之后,请示了青丘雁,方才启程。
  前方的小道镶嵌在万丈悬崖的边缘,宽处有三两米,狭窄之处半米不到,上面覆着冰雪,稍不注意就是脚下一滑,万丈深渊而落,尸首不存,行走本来不易,而在这高空之中,大风呼呼,吹得人站立不住,更是添加了许多艰难。
  然而大风是大风,空气流动而已,并非我们所畏惧的罡风。

  罡风者,蕴含莫名力量的劲风,强如刀枪,摧折神魂,是道家之中某种神秘力量的描述。
  前方有一处断口,往前行进,在曲折朝上,那罡风便来了。
  大风一起,首先是人难以站立,前方行进的许多人都开始匍匐而行,不但如此,他们双手双脚都有尖锐之物,能够扎进冰壁之上,固定在自己的身形,这才免得被吹落下去。
  而与此同时,这些人的身上都微微泛起黄光,抵御着罡风之中的神魂销蚀。
  我们在队伍的后列,瞧见这番场景,知道这帮人胆敢去那传说中的犁熔洞,也并非是一时兴起,定然是做了许多的准备,方才敢出发。

  虽然他们自称命贱,但这世间又有谁不怕死呢?
  前队进入了罡风地带,我们随后跟上,一入其间,顿时就感觉到了那狂风摧折,整个世界都只听到呼呼的劲风之声,现代社会之中对于风速的分级都已经不能够形容那罡风的力量,即便是十二级,也比不过这儿的风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