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16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09 12:34:33
  五月十四日,皇太极在写给留守沈阳的台吉阿巴泰、杜度的调兵令中说:“令于每牛录派遣敖尔布(满语‘弓箭手’)十五人。先行之兵各给梅针箭三十枝,后行之兵各携带梅针箭五十枝。前已派过甲兵十人的牛录,今派甲兵四十人;已派过甲兵二十人之牛录,今派甲兵三十人;已派过甲兵三十人之牛录,今派甲兵二十人;已派过甲兵四十或五十人之牛录,今派甲兵十五人。至于毁城用的器具,每牛录出铁镩三只、斧镢三只、铁锨一只。”

  此外,皇太极还担心亲明的蒙古部落乘虚袭击后方,又在信中叮嘱他们两个说:“你们别顾惜马匹、战友,应派遣好友、良马,渡河远向十方寺、达岱塔等处瞭探,并设侦卒於樊河、铁岭等处妥为侦探。因为前来向明国领取抚赏的蒙古人见我军一到,都已逃走,他们已经获悉我军出征,你们应当加意防范。只顾惜战友、马匹,于战事没有好处,不惜战友、马匹,往远瞭探,预先知觉,及时收束才有裨益。令你们留守,乃是为国家也。”

  日期:2017-10-09 13:05:59
  攻城首战,后金的绵甲军即被打残,在援兵到来之前,皇太极因无力攻城,便乘此期间展开了心理攻势。五月十五日,皇太极为议和之事,派人至锦州城下请纪太监答话。纪用遣其答应官来留在后金军营,令后金方面派一满洲人去锦州。皇太极便派绥占、五哥(注:刘兴治)前往,明方却以纪太监已经就寢为由闭城门不纳,二人败兴而还。
  日期:2017-10-09 13:26:14
  五月十六日,纪用派遣守备一员,千总一员,到后金的大营传话说:“昨日因为天黑了,不便与你们的使者商议,今天可于日间来议。你们想要的东西,自当先送给你们,至和好之事,似应你们退兵之后,我们奏知朝廷再议。”
  皇太极听说有甜头,于是复遣绥占、五哥偕同二明使前往锦州谈判。明方却仍然紧闭城门,总兵赵率教立于城墙垛口说:“我方的弓箭和炮石岂有眼乎?总之听天意也。尔等若退兵,我国自有赏赍。”说完,他仍指令二明使偕同绥占、五哥去往后金大营。
  日期:2017-10-09 13:35:05
  皇太极见派去的使者又吃了闭门羹,气得七窍生烟,让二明使带回狠话说:“尔敢仗天意说这种大话乎?若非是上天引我等至沈阳、辽东及广宁等地,我等何敢擅自来此耶?尔果真勇强,何不出城迎战,就像野獾躲入洞穴藏身于城中,出此狂言何为耶?我等虽初掘没有抓获尔这些野獾,再以锹镢掘之,必获也!想尔等候尔内地援兵至,故如此耳。我等岂白白守在此地乎?正欲等尔援兵来也。想尔闻有尔内地援兵之信,故出此矜夸之言也。来援一事,不但尔知之,我亦听说了。今与尔约,尔出千人,我出十人敌之,我等立而观战。尔胜可进驻尚未议定之地,负则当弃城去尔内地。我可发誓,将尔属下人民悉行纵还,不杀一人。不然的话,以城内所有的牛马、金银财帛与我,我立即退兵。尔言赏賫等语,我岂尔所属之诸申(即肃慎、女真)乎?我与蒙古两国和好,结为兄弟,乃互相馈送也。”

  日期:2017-10-09 13:53:53
  皇太极所说的“今与尔约,尔出千人,我出十人敌之,我等立而观战”,明显是诱兵之计,诓明军出城,然后大军掩杀,乘机夺城。纪用和赵率教自然不会上这个当。至于皇太极所说的“来援一事,不但尔知之,我亦听说了”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这天凌晨朦胧时分,后金的巡城军士发现有两个人想偷偷接近锦州,立即追了上去,杀死一人,活捉一人,把俘虏押至大帐,从他身上搜出了一封书信,是袁崇焕写给纪用的。

  袁崇焕在信中写道:“袁崇焕顿首,纪老先生大人:诸申之奴兵竟敢围困大人于城中。我水兵六七万已至山海关,蓟州、宣(府)之兵亦至,前屯卫、沙河所、中后所之兵俱至辽(宁?)远,各处蒙古兵俱至台楼山。我兵今将起行,料诸申末日已到。恐大人忧虑,军士惶恐,遂先遣人报信。至于说诸申兵能否侵临城下?今我火炮齐全,你手下兵马甚多,足能守锦州城,他们安可得逞?你若遣使来,须亲笔写信,我熟悉你的文笔。”

  日期:2017-10-09 14:12:07
  那么,袁崇焕的这封明知会落入皇太极之手的书信,是否像某些学者所说的震慑了后金的攻城行为呢?恰恰相反,皇太极反而收紧了对锦州的包围圈。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在看完信之后,于五更时分掌号紧急集合,派遣莽古尔泰、济尔哈朗、阿济格、岳托、萨哈连、豪格等六员大将,率领后金最精锐的野战部队前往塔山护粮。莽古尔泰、济尔哈朗等率领所部在笊篱山与东援锦州的明军遭遇,“前队八十人遇明兵二万人,击败追杀之,明兵弃其马匹、甲胃,分路而逃”(《满文老档》的这一记载过分夸张,明显在掩饰野战失利的尴尬)。如果没有满桂与尤世禄合兵奋勇作战,袁崇焕所派出的那四千明军,其下场绝不会比后来己巳之变中赵率教的那四千人马好多少。而且,如果没有袁崇焕的这封书信,满桂必然会把塔山所积的粮草烧光,后金将不战自败。袁崇焕的这封书信实际上是给皇太极通风报信,其卖国行为昭然若揭。

  日期:2017-10-09 14:29:36
  五月十七日,皇太极移军逼近锦州城西二里之外驻营对垒,并且故技重施,再次释放所俘获的汉人和蒙古人回锦州。
  五月十八日,皇太极命人系书信于羽箭,射入锦州城中,谕招明军官兵缒城来降。书信上说:“城内一应官兵,尔等与其饥困而死,不如缒城来降,必纵尔归家,令与尔父母妻子相见。我军到来之日,所捉获二千余人悉行放还,想尔等也听说了。我岂肯舍此垂陷之城而去?我攻城的军士、云梯、挨牌、绵甲已到,即行攻取之。乘我军来攻之前,缒城来降者保其身命,与尔父母妻子完聚,岂不美哉?凡有官职者来降,必记大功恩养之。”

  日期:2017-10-09 15:06:21
  五月二十二日(明方记载为二十一日)夜里,皇太极得到哨探密报明军的行踪,立即命额驸苏纳拣选蒙古八旗兵马,率领其选中者,星夜急驰至塔山西路截守。当夜已过,五月二十三日(明方记载为二十二日),遇到明军二千人(明方记载为出动前锋一千人,后军数千人)开来,“额驸苏纳率纛进攻,击败敌人,继而追杀,获马百五十余匹”,皇太极即以所获的马匹赏赐给随征的蒙古诸贝勒大臣(明方记载为“奴贼惧威东奔,大挫其锋”,“得获鞑马二十六匹,夷器俱全”,己方死伤战马一百八十余匹)。

  以上梳理的是《满文老档》中的相关记载,下面回到《明熹宗实录》。
  日期:2017-10-09 15:20:42
  五月二十一日,明熹宗接到辽东巡抚袁崇焕的疏报:“满、尤二总镇遇夷兵于笊篱山,彼众我寡,射伤夷名数多,不能割(首)级,今(夷兵)已退至塔山。现正值盛暑,敌兵未必能久留,臣已令水师绕后,又令西虏声援。如敌军退去,则邀皇上之灵,万一锦州失守而宁远必然被攻,此为剥肤大患。请急调蓟镇、宣府之兵于山海关准备增援,还须速给行粮。兵法宜静变起宜,除了遣将调兵之外,更无别法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