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12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辽东前线的各路人马,包括袁崇焕的嫡系部队都必须服从满桂的节制和指挥,袁崇焕的权力已经被严重架空了。清修《明史》为了把宁锦大捷的功劳算在袁崇焕身上,精心在文字中做了手脚,把《明熹宗实录》中满桂的“节制四镇及燕建四路”篡改为“兼统关外四路及燕河、建昌诸军”,对刘应坤的保举更是只字不提。这明显是把满桂和刘应坤的地位与作用大大缩小了。因为明朝的军制合四路才一协,三协成一镇,而四镇则为蓟辽四镇:蓟镇、辽东、登莱、天津。从“路”到“镇”,其等级相差不啻天壤之别。

  日期:2017-10-07 22:35:01
  天启七年五月初三日,明熹宗接到了袁崇焕发来的奏疏,他借口河水上涨,不宜深入:“夹河沮洳,夏水方积,未可深入,而夷且聚兵以俟也。水潦既退,禾稼将登。况锦州诸城一筑,又东虏之必争而西虏之不利也,必合谋肆逞。但在多备火器,添买马匹,乘险而扼其死命。战则死战,守则死守。而锦义,而广宁、辽沈,步步打实做去,何忧夷哉?至西虏连年与诸部落相安于无事,而各领各赏,自今春并粆花而有之,又朵颜各家与宣府之报正合。虽其犬羊自相吞噬,然敌之大我之忧也!在以威德宣谕,令其仍立五大营之后,使为我藩篱。庶粆花即播越而故物不失,我即费赏而国法益伸。乘虎酋领赏而多方与之讲詟,合三十六家与都令、乃蛮之好,不致逆以激之变,此臣意中而未敢必者也。”

  得旨:“所奏夷虏情形知道了。奴酋狡谲百端,就来厮杀之言诈也!宜假以应之,无为危言所喝。喇嘛讲劝之书更诈也!更宜整以备之,无为逊言所愚。西虏抚赏,用心查核,无致虚冒滥恶,以生携贰。至谕虎酋,为粆花立后,与都令解讎,俱着多方讲詟,相机宣谕。务期怀我威德,共作藩篱。该抚久劳岩镇,朕所鉴知。封疆事重,还益体厂臣绸缪石画,与内镇诸臣协奋心力,厉秣兵马,修塞要害,倍加严谨,以保无虞。所奏多备火器火药,添买马匹,即与速议覆行。”

  日期:2017-10-08 08:27:36
  五月十三日,明熹宗收到了镇守辽东太监刘应坤的报告,称入侵朝鲜的敌军已经撤归沈阳,朝鲜王京获守:“奴兵正月初攻高丽,其众不下五六万。盖揣毛镇孤悬,兼之粮乏,海上援兵难出,遂成破竹之势。今关、津水兵渐集,毛镇复乘间出奇,因而王京获守。奴从昌城、满浦遁归沈阳。此皆皇上威声远鬯,厂臣睿虑弘深所致,而将领冲波历险亦应题叙。”
  明熹宗阅后,深感宽慰地说:“览奏。‘水兵东援,海外孤军增气,黠奴撤众还沈,属国获全。厂臣妙算弘深,克张戎武。’朕所鉴知。该镇驰报情形甚悉,深慰朕怀!其郑学舜等东哨著劳,俟徐琏等回日,并行题叙。”(以上史料整理自《明熹宗实录》)
  日期:2017-10-08 09:29:39
  至此,丁卯之役宣告谢幕,而宁锦大战的序幕正在逐渐拉开。那么,袁崇焕在宁锦大战中又将扮演什么角色呢?
  日期:2017-10-08 09:54:08

  四、两封手书阻救锦,诱出宁献连营计
  上一章说到袁崇焕假借款和与后金勾结,使东江镇和朝鲜遭受了巨大的人员和物质损失,犯下了滔天的罪行和累累的血债。
  天启七年五月十四日,兵部尚书王之臣上奏:“奴子回巢,即裹粮西来。其欲挠我修筑,扰我屯种明矣!但溽暑行兵,已犯兵家之忌。我惟明烽远哨,坚壁清野,以逸待劳,以饱待饥,如向年宁远婴城固守故事。且河西粮石俱已搬运锦州,(奴)千里而来,野无所掠,不数日必狼狈而回。伏兵要害,乘其隋而击之,此万全之着也!”
  得旨:“奴孽西犯,已有其形。厂臣密授方略,战守宜预。即著该部移文左辅、朱梅、杨应乾等,督令边腹各将领在在秣马厉兵,严备以待。其运粮锦州、伏兵要害以相机击隋,务要万全。该部便马上差人传与该镇诸臣,用心防御,毋淂疏虞,罪有所归。”
  日期:2017-10-08 11:23:06
  同一天,兵部尚书王之臣覆镇守辽东太监纪用及巡抚辽东袁崇焕言:“奴子选精兵二万东江换班,突于初七、初八渡河而西,哨马已至闾阳驿。其直窥锦、宁无疑矣!所幸(内)镇臣纪用奋勇以当前矛,抚臣袁崇焕运奇以任中权,山海(内)镇臣刘应坤慎重以居后劲,自不至贻皇上东顾之忧。但警报迭至,策应不可无人。乞将各臣移镇,使兵马联络,呼吸相应,方有尝山之势。”

  明熹宗传旨,命令完全按照刘应坤的建议进行布署:“关外防御,左辅、尤世禄独当前矛,着各以原官加一级,还写与他敕书以示优异。奴报紧急,着满桂移驻前屯,孙祖寿移驻山海,黑云龙移驻一片石,阎鸣泰移镇关门。其分布兵马关内四万,关外八万。俱如内镇臣议,听督、抚作速布置。期于脉络相联,呼吸共应,务保无虞,称朕与厂臣轸顾疆圉之意。闻奴兵已越锦州,且薄宁远。锦州兵马无可退并宁远之法,着各自清野固壁,相机堵剿。该部速传与他每知道。”

  日期:2017-10-08 12:43:57
  当天,明熹宗还收到了镇守辽东太监刘应坤新发来的奏疏,报告他已经召集各级将领开会进行了布置,同时传达了皇上暨厂臣的期望:“闻东夷领兵系李良梅,共有四万人。倘乘东侵之胜直闯山海,更万分可虞。除臣集镇、道诸将多方料理防守,仍谕以皇上暨厂臣注意关门,鼓其忠勇。外,其单弱城堡俟临时相机归并。”
  明熹宗满意地传旨说:“奴兵渡河,屡经传报,已有直闯山海之说。该内督臣悉心料理,严加堤备,仍谕以‘厂臣注意关门,力鼓忠勇,兼移文督、抚及永、蓟等道,作速整搠兵马策应战守,以保万全无虞。’说得是!还着摘差、夜役不时侦探来报。其关外中前所属各堡单弱,俟临时相机归并,俱如议行。”(以上史料整理自《明熹宗实录》)

  以上原始史料表明,刘应坤已经完全接手了王之臣的工作,是辽东战区的最高指挥官。
  日期:2017-10-08 16:13:44
  权力被架空了袁崇焕感到失落,便上疏称病,请求退休。五月十四日,明熹宗收到了袁崇焕发来的奏疏,疏中不满地说:“……皇上已有远猷,臣不敢赞一辞也!因引疾乞休。”
  考虑到袁崇焕的部众很多,为了稳定军心,明熹宗未予批准,用好话加以安慰,并且特地传喻原定等候尤世禄替代的总兵赵率教,口称“赵帅”:“宜提起精神,共固边圉”。大皇帝给足了小总兵的面子,以此拉拢住了名将赵率教。明熹宗笼络人心的手腕真是十分高明。
  日期:2017-10-08 17:47:10
  留任后的袁崇焕在奏疏中汇报了目前关外明军的具体部署:“奴氛逼近。内、外二镇(按:监军纪用和总兵赵率教)协力守锦州;臣坚守宁镇;以副总(兵)左辅统余国奇官兵为左翼;令都司徐敷统官兵从大凌河入锦(州)佐之;其西壁以副总(兵)朱梅等各官兵守之;而赵率教居中调度;贾胜领奇兵东西策应。至于宁远,以副将祖大寿为主帅,统辖各将,分派信地,相机战守。沿边小堡俱归并于大城,会同关门镇臣节节防御;领赏西夷,臣遣王喇嘛宣谕,令其结营自固。决不至疏虞贻皇上东顾之忧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