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10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07 08:38:16
  明熹宗闻报大怒,马上传旨说:“东江紧急,关、宁、登三镇总兵务相机出奇,联络毛帅救援属国,纾朕东顾!高万重临敌脱逃,著该镇拿解法司,依律问拟。逃亡摇惑,拿获在岛者,任从彼中处分具奏,未获者,候缉到究问,以肃军法。”(以上史料整理自《明熹宗实录》)

  日期:2017-10-07 09:55:05
  前文说道,天启五年八月二十五日,明熹宗做出了取消东江镇西移的决定。辽东巡抚袁崇焕见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背着朝廷,派遣其亲信徐敷奏“带舡五十余号,各岛停泊,执旗谣称‘奉旨接渡辽众,以就大粮大饷。愿去关上者,即现给与银米,官去加升,兵去厚赏。’”
  日期:2017-10-07 10:29:45
  徐敷奏何许人也?他原系京师小唱,夤缘袁崇焕之门,为加衔裨将,是袁崇焕最得力的爪牙,具有后金间谍的重大嫌疑,于崇祯三年(1630)与袁崇焕同案被处决。
  日期:2017-10-07 11:11:24
  东江镇长期缺粮少饷,官兵们的生活非常艰苦,“久知关上粮饷按月给发,又不见敌,非比海外缺粮乏饷,冒险冲锋,一闻其说,谁不愿往?满载去者无数,及有由陆奔窜,被虏截杀者亦无数。此时各将俱恨不能随徐敷奏共图关上之官禄。”
  日期:2017-10-07 11:21:27
  这种瓦解东江军的行动甚至在移镇风波的尘埃还未落地时就已经开始了,据毛文龙在塘报中说:旅顺参将李矿“于八月十三日,会同沿岛催粮游击李钺领兵遍烧旅顺房屋并粮食。内有津卸粮米,现今运官张允昌等告,候取实收。又带兵抢夺差官李大珊等过登买米舡二十余号并守汛舡二十余号,公然挑选精壮兵丁而逃,轻弃紧急汛地,视为敝蓗。职随补参将张继善前往查验管理,而徐敷奏之招摇,不能辞责。又有镇江营游击郑继魁,委防镇江边,惧奴侵犯,竟于九月初三日,带领亲兵郑继武、王鸣鹤等挈家西逃。职闻风急追,截下装满兵舡十余号,拿获中军韩启阳等,众口供吐与徐敷奏有约逃去。于九月初五日,有选前营游击马应魁、练兵都司吕国宝亦约西逃。又于九月十五日,守备毛永松禀称:菊花岛千总李承先带领兵丁一百五十余名,于本月十三夜抢夺浙淮营游击许日进舡一只,绑缚水手十七名,驾舡西逃。又于九月十九日夜,游击张文登、崔天泰、石进忠等八员,歃血盟誓,装兵西逃。职访确拿来,不用刑具,四人一口自招:有徐敷奏相约要逃。”(以上史料整理自《东江疏揭塘报节抄》)

  日期:2017-10-07 11:36:54
  在袁崇焕完成了瓦解东江镇军心兵力的任务以后,他的新主子后金天聪汗皇太极不失时机地出兵了。天启七年正月初八日,皇太极派遣贝勒阿敏、岳托、阿济格等率领八万大军去突袭东江镇。
  日期:2017-10-07 11:54:07
  天聪元年(明天启七年)正月初八日,(天聪汗)命贝勒阿敏、济乐哈郎台吉、阿济格台吉、林度台吉、岳托台吉及硕托台吉率大军往征驻朝鲜明将毛文龙。是日,遣方金纳、温塔希致书大明宁远都堂袁崇焕。(《满文老档》)

  日期:2017-10-07 12:31:16
  天聪元年(明天启七年)正月初八日,(天聪汗)命贝勒阿敏、济乐哈郎台吉、阿济格台吉、林度台吉、岳托台吉及硕托台吉率大军往征驻朝鲜明将毛文龙。是日,遣方金纳、温塔希致书大明宁远都堂袁崇焕。(见《满文老档》)
  (正月)十六日,出征诸贝勒遣人来告已克朝鲜义州城。出征诸贝勒自沈阳起程之第六日,即十三日,遣总兵官冷可知里、备御雅荪、备御叶臣及孟安此四大臣率兵八十前去哨探,尽取明人沿途哨兵,无一人得以前去报信,故义州城人一无所闻。前去先往之大臣及其所率八十人由此速往,乘夜而入,暗中设梯,克小铁山,大杀明兵及其逃人。生擒参将一人、遊击一人、都司三人。毛文龙奔往刺鱼坨。尽获大铁山之朝鲜人。临盘、宣川、定州皆降。兵至郭山山城,特城坚固,劝降未从,遂攻克之。攻该城时,荷蒙天祐,我等无一人受伤,並生擒道员一人、参将一人、遊击三人。由此挺进,将至朝鲜王旧居平壤。路远不及遣使,诚恐悬念,既蒙天恩忽为我等忧虑。我等驻平壤饲养马匹,并遣使访朝鲜王,以探彼处情形。事若顺当,将(入?)其王所居之城。义州留大臣八员,兵一千人;郭山城留大臣四员,兵五百人。该城较之萨尔浒城大坚固,可遣游牧蒙古及有职之蒙古人至义州城,率我兵往彼。是否可行,请汗虑之。若派蒙古前来,可命一精强大首领率之,务於解冻前速遣之,以防义州居民被害,粮谷被夺。已令降服之民悉行剃发。倘由彼处派员,勿以未出痘者遣之,(恐?)患痘疾。”汗下诏书曰:“出征诸贝勒,尔蒙天眷。据闻尔所作所为,我等在此,不胜喜悦!前进一事,尔等审度而行。可进则进,勿若我取广宁,未入山海关,致成悔恨。若不可进,则勿强行。总之,所去之人,必相机而行。倘遇时行痘疾,可令我未出痘之诸贝勒及蒙古未出痘之诸贝勒还,何如?若无妨碍则行之。其均由尔等审度之。令未出痘之蒙古诸贝勒还时,其随从亦酌量遣回,其在此之妻子及其他蒙古人等皆已遣往义州。蒙天眷祐,朝鲜国之事将终,若需派人前往办理,尔等前去之诸贝勒、台吉一同商议,并以所定遣人入告。俟观尔等之言,我将遣人致复,我仍留家之人岂可冒昧发方。”(以上史料整理自《满文老档》)

  日期:2017-10-07 13:53:37
  根据《《满文老档》记载:天聪元年,岁在丁卯,征朝鲜国。先是朝鲜累世得罪我国,然此次非专伐朝鲜,明毛文龙驻近朝鲜海岛,屡收纳逃人,我遂怒而徂征之,若朝鲜可取,顺便取之。故用兵两图之。正月初八日起行,十三日,至明哨地,冷格里总兵官、叶臣、雅荪、孟安等四大臣,率兵八十名乘夜攻取其诸哨,六哨无一脱者。至朝鲜义州城,十四日夜,即树梯登城克取之。偷袭该城时,派出八旗前锋巴图鲁二十人,令艾□巴图鲁为首先登,总兵官冷格里、副将阿山、叶臣率八十人继之,其余诸军挨次进城。杀其城内朝鲜府尹李莞等,判官崔明亮殁;尽歼其城内兵卒,俘获其民。是日,宿於义州城,复搜其兵尽杀之,收其俘获,留大臣八人,兵一个人。十五日,起行继进。先取义州之夜,分兵往攻毛文龙所居铁山,斩明兵甚众,时毛文龙遁往海岛,未能擒获。宣川、定州牧使金晋被擒,定州之民皆降。十八日,招郭山、汉山城降,未从,遂攻取之。朝鲜宣川副使奇协被戮,又郡守朴友建被擒。满洲兵尽歼其城内官兵。十九日,自定州前进,渡嘉山江,驻营。是日时雨雪交加。二十日辰时,渡江近安州城而营。於是夜,遣使劝降,直到天亮未从。遂於二十一日晨攻战,不移时即攻取之。安州城牧使金晋、兵使南以兴自焚而死。郡守张敦、副使全尚议、县令宋图南等俱被诛戮。该城除原有居民外,有兵二万,除攻城时被杀者外,城克後,未杀一人,皆释之还家,与妻子完聚,归还者甚众,野道拥挤不堪。安州城既克,驻城秣马凡四宿,处理俘获。二十五日,兵自安州城起行。二十六日,至平壤城。其城主都堂及总兵官及官兵民众惊,自相扰乱,皆弃城溃走,空无一人。满洲兵于是日渡大同江而宿。二十七日,至中和立营,歇马时,遣使往朝鲜王处,未通乃归。朝鲜王遣使至中和迎师,其来使乃我前阵所擒二将之子,一是元帅姜功立之子,一系参将朴贵英之子。其二使见诸贝勒时,两翼之统兵大臣排列,鸣蒙古海螺拜见,后令见其父。是次,将阵前所获朝鲜官员概行送还。使者所□书云:“尔无故兴兵,突入我腹地?我两国向无仇隙,自古以来,欺弱凌卑谓之不义,无故杀民,是逆天也。诚若有罪,则先遣使以问,而後声讨,此乃义也。今当退兵议和可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