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5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04 20:53:42
  二十六日早朝,明熹宗在皇极门举行御门听政。文武群臣听说督、抚二人言归于好,纷纷加以称颂。刑科给事中黄承昊奏道:“督、抚意见将相左,圣明严谕而切责之。兹阅二臣之疏,一则付关外于抚臣而毫无掣肘,一则任关内于肩上而毫无推诿,一则愿有急相应援而不敢坐视,一则愿请荆以引罪而祈订新盟。臣为之举手加额,神圣度越光武,而二臣亦无愧贾、寇矣!夫其意气不相下也,则严旨切责之,及其听命恐后,也即宜温纶重褒之。”明熹宗说道:“督、抚二臣回奏和衷,已奉温旨,待其行,其渐有次第,奖励未晚。”兵部尚书王永光奏道:“皇上轸念前屯要地,责臣部慎选将官。夫前屯固督臣前疏所画以与抚臣者也。查宁远之功左辅为首,合无即移左辅于前屯,而前在前屯之杨应乾,或即改之中前,为督师先锋。中前为前屯之后,关门之前,督、抚信地于此分矣,似不可无重将也。”明熹宗表示,还是让督、抚二人自己商议为好:“中前为督、抚分辖信地之处,合用将官仍著二臣确议会奏,乃见同心之雅,秋防届期宜作速遵行。”

  日期:2017-10-04 23:04:22
  七月初三日,(兵部)命总兵官满桂镇守山海,挂征虏将军印,驻关门,兼管四路。先是,辽东督师王之臣请以满桂镇守榆关(按,即山海关),巡抚袁崇焕不可。至是崇焕疏言:“臣前偶与督臣相左,今各捐去成心,敢随督臣之后,以满桂请部覆。”得旨:“满桂即著星驰到任,督、抚既和,满桂亦当与督、抚并化成心,不得藏蓄观望,有负任使。”(以上史料整理自《明熹宗实录》)
  日期:2017-10-05 09:19:54

  天启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明熹宗收到了王之臣和袁崇焕发来的报告:“奴酋哈赤死于沈阳,四子与长子争继未定。”便传旨说:“奴毙已真,其子争位,狡黠叵测,著严加防御,整兵以待。”
  日期:2017-10-05 09:46:19
  第二天,明熹宗又接到了袁崇焕发来的密奏,其中说:“回乡络绎,皆云奴酋耻宁远之败,遂蓄愠患疽,死于八月初十日。夫奴屡诈死懈我,今或仍诈亦不可知。若臣正惧奴之死,盖老奴残暴失人心,多疑不轻发,其诸子则凶性横溢,不啻豺狼。拒一虎易于拒八狼也!无已乘其位置未定,并大耦尊之时,图为之间,八犬同牢,投之骨必噬。臣正与经督及内臣谋其能往者,万一此道有济,贤于十万甲兵。且乘是以觇彼中虚实。臣敕内原许便宜行事,嗣有的音,方与在事诸臣会奏。”

  日期:2017-10-05 10:04:32
  明熹宗以为这是前方集体研究的决策,就回复说:“奴信虽确,防御宜周,其余阃外机宜,悉听便宜行事。”

  日期:2017-10-05 10:21:38
  袁崇焕为什么要单独发来密奏呢?原来他撒了个谎,所谓“臣正与经督及内臣谋其能往者”是子虚乌有的事,他根本就没有与王之臣、刘应坤商量过,所使用的是瞒天过海的诡计。
  日期:2017-10-05 10:45:50
  天启六年十月十三日,辽东巡抚袁崇焕遣喇嘛僧(李)锁南(按:本名“馏南木座”)等入奴侦探情形,具疏上闻,且言:“臣欲乘奴子争立,乘机进剿。但钱粮、器械乞敕该部预为料理,其方略机宜仍恳皇上裁酌施行。”
  明熹宗尚不知道袁崇焕在搞鬼:“嘉其忠猷,仍谕整备戎行,一应钱粮、器械,该部预处具覆。”
  日期:2017-10-05 11:11:49
  那么,袁崇焕为什么要那么急切地遣使吊丧呢?第一,老董事长去世了,需要和新任董事长续签合同。第二,可以借款和之名,让被后金间谍以喇嘛的身份来回自由穿梭,传递情报。第三,将双方款和的消息大事张扬,离间蒙古部落与明朝的盟好关系。真可谓是一石多鸟。
  日期:2017-10-05 11:55:57

  天启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明熹宗实录》记载的全文:初,辽抚袁崇焕以奴死虏信未的,奏遣喇嘛僧李锁南以烧纸为名往侦之,至是还,言“渡三岔河,河冰忽合,自西连东,如桥而渡,奴以为神,供亿一如内地。酋四子待以客礼,令僧阅其兵马器械并抢粆花夷人以示威,仍具参、貂、玄狐、雕鞍,差夷答谢”。既而,又奏“自宁远败后,旋报死亡,只据回乡之口,未敢遽信。幸而厂臣主持于内,镇守内臣、经、督、镇、道诸臣具有方略,且谋算周详。而喇嘛僧慧足当机,定能制变,故能往能返,奴死的耗与奴子情形我已备得,尚复何求不谓其慑服皇上天威,遣使谢吊?我既先往以为间,其来也正可因而间之,此则臣从同事诸臣之后定不遗余力者。谨以一往一还情形上闻。”

  得旨:“据奏,喇嘛僧往还,奴中情形甚悉,皆厂臣斟酌机权,主持于内,镇、督、经臣协谋于外,故能使奉使得人,夷情坐得,朕甚嘉焉!夷使同来,正烦筹策,抗则速遣之,驯则徐间之,无厌之求慎无轻许,有备之迹须使明知,严婉互用,操纵兼施,勿挑其怒,勿堕其狡。夷在,无急款以失中国之体,夷去,无弛防以启窥伺之端。战守在我,叛服听之。该抚还会同镇守内臣及经臣、督臣、顺天抚臣酌议妥确具奏。”

  日期:2017-10-05 12:15:36
  一直被蒙在鼓里辽东督师王之臣在得知此事之后,十分地震惊和气愤。十二月十八日,明熹宗收到了王之臣发来的紧急奏章,其中说:“天下之势,合则大,分则小,天下之谋,合则成,分则败。祗缘抚臣深心忧国,决计和戎,惟恐臣谋之不同也,故力请分疆而居。臣于关内优游卒岁,于臣得矣,如疆事何?夫一人之身而四海百骸各不相摄,是痿痹之证也,久之将不可救药者,可不早为善后之图乎!一集众思,以广忠益,自古圣贤豪杰未有不扩虚怀而能善其用者。盖以天下之事,必欲求合于天下之心,而识力限于一人,恐致悖戾,贻噬脐之悔耳!即如迩者吊奠奴酋,肯一集议,则天冠地履,体统截然,谁得屑越而令四夷笑人也?臣愿诸臣从此幡然,求忠益而矢和衷,共鼓同讎之气,一绝和议,以杜衅端。年来奴每求和于西虏,而(西)虏不从,欲屈服朝鲜而朝鲜不受。彼盖以天朝之大,有泰山四维之势,可恃以无恐耳。我若顿忘国贼,与之议和,彼必离心,是驱鱼爵(雀?)于渊丛,而益敌以自孤也!臣款款之愚,必不敢强同一时,终贻后悔。惟度我力能战则战,不能则守,观变待时,虏自瓦解。何必曲为之和,以酿无穷之衅乎?又见抚臣袁崇焕回奏遣使东虏,叙将命反命事,与各官报臣绝不相同。至喇嘛东去臣绝不知,知而止之,则行已远矣!臣曾不可其事,而抚臣称会同具疏,反覆至此,臣不敢自欺,并备陈以俟天鉴。”

  日期:2017-10-05 12:20:24

  一直被蒙在鼓里辽东督师王之臣在得知此事之后,十分地震惊和气愤。十二月十八日,明熹宗收到了王之臣发来的紧急奏章,其中说:“天下之势,合则大,分则小,天下之谋,合则成,分则败。祗缘抚臣深心忧国,决计和戎,惟恐臣谋之不同也,故力请分疆而居。臣于关内优游卒岁,于臣得矣,如疆事何?夫一人之身而四海百骸各不相摄,是痿痹之证也,久之将不可救药者,可不早为善后之图乎!一集众思,以广忠益,自古圣贤豪杰未有不扩虚怀而能善其用者。盖以天下之事,必欲求合于天下之心,而识力限于一人,恐致悖戾,贻噬脐之悔耳!即如迩者吊奠奴酋,肯一集议,则天冠地履,体统截然,谁得屑越而令四夷笑人也?臣愿诸臣从此幡然,求忠益而矢和衷,共鼓同讎之气,一绝和议,以杜衅端。年来奴每求和于西虏,而(西)虏不从,欲屈服朝鲜而朝鲜不受。彼盖以天朝之大,有泰山四维之势,可恃以无恐耳。我若顿忘国贼,与之议和,彼必离心,是驱鱼爵(雀?)于渊丛,而益敌以自孤也!臣款款之愚,必不敢强同一时,终贻后悔。惟度我力,能战则战,不能则守,观变待时,虏自瓦解。何必曲为之和,以酿无穷之衅乎?又见抚臣袁崇焕回奏遣使东虏,叙将命反(返)命事,与各官报臣绝不相同。至喇嘛东去臣绝不知,知而止之,则行已远矣!臣曾不可其事,而抚臣称会同具疏,反覆至此,臣不敢自欺,并备陈以俟天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