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3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作恶年深祸亦深,试看今日戮王钦;
  苍天报应无私眼,不便登行竞被擒。

  王钦受苦难禁,不消数十刀,气已绝矣。帝令抛其尸骸于野,以彰奸臣。因谓八王曰:“王钦往者所言,本有欺罔之意,而朕不觉何也?”八王曰:“大诈似忠,以致陛下不觉。今日王钦受刑,朝野皆为之欢庆矣。”帝然之。
  日期:2017-10-03 10:06:40
  袁崇焕的人生轨迹与《杨家将演义》书中王钦的故事角色十分相似,那么,他和王钦会否属于同一类人物呢?让我们继续往下看袁崇焕在出任辽东巡抚和蓟辽督师以后都做了什么吧。
  日期:2017-10-03 10:37:16

  三、款和后金,敌视友军,恶化明朝东北部边疆的局势
  天启六年三月初三日,明熹宗批准了辽东经略高第的退休请求,命用驿站车马护送他荣归故里。袁崇焕还没来得及高兴,第二天,明熹宗就宣布了一个震惊朝野的决定,派遣以司礼监秉笔太监总督忠勇营兼掌御马监印务刘应坤为首的六名大太监作为监军,在山海关等处镇守进行监督,五天以后才任命袁崇焕为右佥都御史兼辽东巡抚。
  日期:2017-10-03 15:20:38
  (继续)

  明熹宗的这个决定等于是刚刚撤走了一个软柿子“婆婆”,却又派来了一大群最难缠的“婆婆”。飞扬跋扈惯了的袁崇焕上疏激烈反对说:“内臣出镇事,其略曰‘兵阴谋而诡道也’,从来无数人谈兵之理,臣故疏裁总兵心苦矣!战守之总兵且恐其多,况内臣而六员乎?又所辖之随行军法不得问者不知几许乎?昨部臣崔呈秀疏荐厂臣魏忠贤约束内官,不干与部事。部事且不令干与,况呼吸存亡之兵事乎?若成命难更,则如前岁之解运军器,或去或来,令在事之臣妆点不及,功则赏之,罪则罚之,此为大圣人之作用矣!”明熹宗则是不软不硬地予以拒绝:“内臣出镇清查万不得已,内刘应坤等三人前解军器,秋毫不扰,朕因择而用之。且有厂臣魏忠贤赤心为国,守法奉公,相戒内官,平日不干与部事,岂有封疆大事敕书戒谕甚严而反为掣肘者?诸臣自当安心殚力,务图万全,切勿以多牵多制为虑。”

  日期:2017-10-03 20:36:41
  袁崇焕在上任后不久,就开始主动为后金的安危分忧了。五月初七日,他忘乎所以且迫不及待地上疏,请求明熹宗命令东江镇限期西移:“毛文龙宜日近辽,不宜日近(朝)鲜。但移文内驻,不若留为外犄,水可泛棹三岔,陆可扬鞭四卫。朝廷折片纸呼之,跂可得也。师克在和,闻不如见,欲文龙为用不足,令其自用,且遣人与文龙从长商确,择便移居,宁近毋远,宁速毋迟。皇上第限以日期,不必坐以地方。候驻劄定,收聚完,臣且立会哨法,俾舟师往来,以熟海道。”

  日期:2017-10-03 21:03:57
  明熹宗在看完袁崇焕的奏疏之后,觉非小事,便发下兵部令议。豊城候李承祚率先站出来强烈反对,于五月十二日上疏说:“近阅邸报,见有毛帅移镇之议。但铁山一移驻,则朝鲜孤弱,为奴所逼,势必兼并,奴愈无顾忌矣!况铁山民兵共集七八十万,安居既久,一旦议移,恐奸民召乱,祸生不测,安可不长虑也?既谓在铁徒费粮饷,则移之盖旅亦岂能空腹战乎?是则在控驭有法,不在多一番移镇,反多一番摇动也。惟祈皇上敕命一风力重臣往助文龙,监其军饷,督其进兵,报仇复地,相机而行可耳。”明熹宗阅后,也将其奏疏下发兵部看议。

  日期:2017-10-03 22:45:00

  五月十八日,与袁崇焕的私交甚好的蓟辽总督阎鸣泰上疏支持移镇,他换了一个角度,企图以防止走私硝黄、铁器等违禁物来打动明熹宗:“臣接邸报,见豊城候李承祚一疏,谓毛文龙不当移镇。然此非勋臣意也,近有一种走利如鹜之徒,视朝鲜为奇货,借文龙为赤帜,乘波涛为捷径,而征贵征贱,虚往虚来。恐文龙一移,则垄断俱绝。故为文龙游说而实以营其自便之私。勋臣热心,听其娓娓,遂不胜私忧,过计落其术中而不知耳。噫!臣因是而重有感焉。自我朝立国至今,师旅之兴,何时蔑有?然未有用兵之久,靡饷之多而成功之。难如东事者,病根在事有两样人,而人有两样心。有一样欲杀奴之人,即有一样不欲杀奴之人。欲杀奴者,惟恐其不灭以为国害,不欲杀奴者,惟恐其不生以为己利。自江东路开,真假莫辨。奴酋枪炮之利与我共之,而硝黄之需产自何处?奸细泛海而输与奴为市。夫谁知之?又谁禁之者?今一旦欲更,所以称不便者,犹呶呶未已。此成败安危一大窾系,臣愿皇上毅然英断,无为若辈所惑,此昔人所以成破蔡之功而针今日之膏肓者也。”

  日期:2017-10-04 05:26:22
  谁知青年睿智的明熹宗依然不为之所动,他将移镇的事搁置起来,只是传旨说:“毛帅驻劄地方还从长酌议具覆。火器系中国长技,近来海禁既弛,奸人假东镇为名,夹带硝黄、铁器违禁等物私卖外夷,希图重利,无从讥察,甚非法纪,以后著查,照旧制严加申饬。”(以上史料均整理自《明熹宗实录》)
  日期:2017-10-04 07:14:41
  由于路途遥远,直到八月二十五日,明熹宗才收到了平辽总兵官毛文龙反对移镇的奏疏:“(兵)部议海外一旅专为牵制一著。迩者,接兵部劄付,言奴犯宁远已经三月臣竟不知。臣于上年十月内即发塘报,言奴于灯节前后必大举入犯右屯等处,更宜加严防(按:即本文开篇高第所得到的情报)。今年正月二十日,(臣)即从云从山发兵进袭海州,尽力牵制,苦粮饷不足,不能与贼久持耳。部议又谓臣所驻须弥岛去奴寨二千余里,欲臣移驻近岛。夫须弥(岛)从大路去义州止一百里,义州与镇江相对不过三、四里,镇江至辽阳三百六十里,是须弥(岛)距奴寨在五百里内,铁山路亦如之。今谓去奴二千余里,不知何臣作此诳言?且兵事首论人心,次论地势。以人心论,宁远辽兵少、西兵多,东江则海外孤悬,无所退避,尽用命之人心。以地势论,宁远至辽、沈俱系宽平坦道,无险要含藏,难以出奇攻袭,东江则山险可以设疑,出奇可以制胜,接济虽难,战守则得进剿恢复。终是东江事半而功倍也。”

  明熹宗在仔细阅读了毛文龙的奏疏之后,庆幸自己没有偏听偏信,急于限期移镇,便传旨赞许毛文龙说:“(奏)疏说地势、人心极明,不必移驻。”。(笔者根据《明熹宗实录》校对整理)
  日期:2017-10-04 07:35:24

  由于路途遥远,直到八月二十五日,明熹宗才收到了平辽总兵官毛文龙反对移镇的奏疏:“(兵)部议海外一旅专为牵制一著。迩者,接兵部劄付,言奴犯宁远已经三月臣竟不知。臣于上年十月内即发塘报,言奴于灯节前后必大举入犯右屯等处,更宜加严防(按:即本文开篇高第所得到的情报)。今年正月二十日,(臣)即从云从山发兵进袭海州,尽力牵制,苦粮饷不足,不能与贼久持耳。部议又谓臣所驻须弥岛去奴寨二千余里,欲臣移驻近岛。夫须弥(岛)从大路去义州止一百里,义州与镇江相对不过三、四里,镇江至辽阳三百六十里,是须弥(岛)距奴寨在五百里内,铁山路亦如之。今谓去奴二千余里,不知何臣作此诳言?且兵事首论人心,次论地势。以人心论,宁远辽兵少、西兵多,东江则海外孤悬,无所退避,尽用命之人心。以地势论,宁远至辽、沈俱系宽平坦道,无险要含藏,难以出奇攻袭,东江则山险可以设疑,出奇可以制胜,接济虽难,战守则得。进剿恢复,终是东江事半而功倍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