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究竟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冤不冤枉?》
第1节

作者: 日月河山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0-01 08:41:46
  袁崇焕究竟是什么人,对明朝做了些什么,被处决究竟冤不冤枉?笔者将搜集到的明末清初相关史料加以梳理,分析如下——
  一、两面三刀,蓄意在宁远之战中造成严重损失
  天启五年(1625)岁末,觊觎明朝秋粮的后金即将入犯,获悉情报的蓟辽经略高第将时任宁前道右参政的袁崇焕召至山海关面议,做出了正确妥善的军事部署,根据《三朝辽事实录》卷十六记载:经略高第奏,“臣询关外地势之险要,城垣之坚瑕。去关七十里有前屯城,系总兵赵率教所修筑,垣墉峻正,四面建空心台,平放火炮,使虏不敢近城,可称要地。又一百三十里有宁远城,乃袁参政、满总兵所督修,墙高四丈,周围新整,坚固足壮金汤,内以保障关门,外以捍御强虏,此为第一扼要。由此东如锦州城,大而朽坏,松山、杏山、右屯,城小而薄,皆前锋游哨之地,夏秋无事,防护屯种,入冬遇大敌,则归并宁远,以便保守。自岁前闻奴欲犯右屯,即行该道镇严为堤备,腊月二十后,道臣袁崇焕来关城面议甚悉。”

  如果执行了这个军事部署,明朝在宁远之战中的损失将会最小,后金的战略目的将会落空。然而,袁崇焕回到宁远以后却变卦了,他以锦右粮屯通判金启倧的呈照作为借口,拒不执行高第的军事部署,“宁前兵备袁崇焕揭:据管锦右粮屯通判金启倧呈照,‘锦、右、大凌河三城皆前锋要冲,倘收兵退守,既安之百姓复罹播迁,已复之封疆反归夷虏,榆关内外更堪几次退守耶?’呈详到道,据此为照。兵法有进无退,锦、右一带既安设兵将藏卸粮料,部署厅官,安有不守而撤之?万万无是理!脱一动移,示敌以弱,非但东奴,即西虏亦轻中国。前柳河之失,皆缘若辈贪功,自为送死,乃因此而撤城堡,动居民,锦右摇动,宁前震惊,关门失障,非本道之所任者矣!必如阁部言,让之又让,至于无可让而止?今只择能守之人,左辅守大凌河,樊应龙等守右屯,更令一将守锦州,此城大于右屯,然稍后缓矣。三城屹立,死守不移,且守且前,恢复必可。若听逃将、懦将之做法,以为哨探之地,此则柳河之故智,成则曰‘袭虏’,不成则曰‘巡河’。天下人可欺,此心终是欺不得,则听之能者。本道说一声明白便去也”(《三朝辽事实录》)。

  袁崇焕在揭中的口气傲慢之极,完全不把上司高第放在眼里,更不用说执行了。然而,后金大军一到,先前大言不惭的袁崇焕便龟缩在宁远城中,把城门从里面填塞住,任凭敌军在锦、右地区烧杀抢掠,并无一策一兵阻挠之。
  日期:2017-10-01 08:43:31

  根据史料记载:天启六年(1626)“正月十四日,帝(按:努尔哈赤)率诸王统大军征大明。十六日次于东昌堡,十七日渡辽河,于旷野布兵,南至海岸,北越广宁大路,前后如流,首尾不见,旌旗剑戟如林。有前锋至西平堡,捉哨探问之,告曰:‘大明兵右屯卫一千,大凌河五百,锦州三千,以外人民,随处而居’。大兵将至右屯卫,守城参将周守廉率军民已遁。帝令八官领步兵四万,将海岸粮俱运贮右屯卫。大兵前进,锦州游击萧圣、中军张贤、都司吕忠、松山参将左辅、中军毛凤翼,并大凌河、小凌河、杏山、连山、塔山七城军民大惧,焚房谷而走”(《清太祖实录》)。

  这一阶段明朝的损失究竟有多大呢?仅右屯一城就十分惊人,“……右屯储米三十万,饷军则为续命之舟,委敌则为盗粮之籍”(《明熹宗实录》卷六十七)。
  日期:2017-10-01 08:45:25
  这还不算完,“二十六日,闻大明关军所需粮草俱屯于觉华岛,离宁远南十六里,遂命兀内革率八固山蒙古,又益兵八百往取之。见大明守粮参将姚抚民、胡一宁、金冠、游击李善、张国青、吴游击于冰上安营,凿冰十五里,以战车为卫。我兵寻未凿处杀入,遂败其兵,尽杀之。又见二营兵立于岛山之上,遂冲入,亦尽杀之。焚其船二千余及粮草千余堆,复回大营”(《清太祖实录》)。
  觉华岛的惨重损失袁崇焕也脱不了干系,宁前道的管辖地区东至塔山,西抵山海关,而觉华岛位于宁远以南十六里的海中,岸边还有距离宁远仅五里的储粮要地龙官寺。袁崇焕为什么不把粮草运入城防坚固的宁远城,而是劳师费力地运到冬季会结冰的觉华岛?早就通晓关外情形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日期:2017-10-01 08:47:40
  据辽东经略高第塘报:“本月二十三日,大营达子俱到宁远札营,一日至二十四日寅时,攻打西南城角,城上用大炮打死无数(按:据《清太祖实录》记载,‘二日攻城共折游击二员,备御二员,兵五百’)。贼复攻南角,推板车遮盖,用斧凿城数处,被道臣袁崇焕缚柴浇油并搀火药用铁绳系下烧之,至二更方退。又选健丁五十名缒下,用棉花、火药等物将达贼战车尽行烧毁。今奴贼见在西南上,离城五里龙官寺一带札营,约有五万余骑。其龙官寺收贮粮囤好米俱运至觉华岛,遗下烂米俱行烧毁讫,近岛海岸冰俱凿开,达贼不能过海。袁参政于贼退后,差景松与马有功从城上系下,前来报信等情”(《明熹宗实录》卷六十八)。这个塘报是根据袁崇焕的报信转达的,当时觉华岛还没沦陷,那些措施都是他的处置。

  日期:2017-10-01 08:48:36
  战后,经略高第经过调查,向明熹宗报告了在觉华岛发生的实情:“奴酋于二十四五日连攻宁城,共扎七营以缀,我军不知其渡海也。二十六日晌午,见龙官寺一阵黄雾弥天,始知觉华岛被焚矣。窃谓觉华隔水,且闻凿沟为壕,不虞新雪频飞,冻口复合,夷兵阑干入乱斫,阵脚遂乱,虏骑既至,逢人立碎。可怜七八千之将卒、七八千之商民,无一不颠越靡烂者。王鳌新到之将,骨碎身分,金冠既死之榇俱经剖割,囤积粮料实已尽焚。二十九日,蒙宪遣王廷臣领兵往探,今尚未相闻,俟勘核照申以备查考”(《三朝辽事实录》卷十五)。

  可怜那些在运粮和凿冰时耗尽了体力、手脚被冻僵的一万数千军民已经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白白死于非命。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高第写报告时心里在滴血,他实际上是不指名地告了袁崇焕一状,这种灾难性的后果是因为其采取的措施所致。
  日期:2017-10-01 10:26:55

  蹊跷的事情还有,在宁远城中负责为士兵提供伙食的锦右粮屯通判金启倧居然会头脑发昏地去点放大炮,结果自燃而死。这很有可能是袁崇焕策划的一起谋杀,以此灭口,否则战后如果追究起责任,高第可能会报请朝廷调查金启倧为什么要写那个呈照,有没有背后指使之人,那时金启倧还不知会供出什么来呢!
  日期:2017-10-02 16:06:42
  更为卑鄙龌龊的是,袁崇焕在宁远之战中杀良冒功。天启六年四月,蓟辽总督王之臣在《查报犒赏优恤山海宁前军士》一疏中披露:“计上首虏至二百六十有九,皆得其名,系降夷与回乡所识认者”(《明熹宗实录》卷七十)。原来袁崇焕上报的这些敌人首级砍得是已经归顺的降兵和回家乡务农的女真人,并不是在战场上斩杀的,所以都知道他们的姓名。这真是太可耻了!怪不得被爆料的袁崇焕从内心里面恨透了王之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