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1302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吃早饭了吗?”在屋里刚坐下,谢雨晴突然盯着叶少阳问了一句。
  “嗯嗯,吃了,怎么了?”
  “没怎么,姐姐关心你一下不行啊。”
  “行行。”叶少阳心里有些小感动。
  谢雨晴这才进入正题,说道:“你没来之前,我们调查了三名死者,都是普通的校工,没什么特别的,不知道僵尸为什么对她们三个下手,不过,我们在现场地上找到这个,可能是那个叫吴桑的遇害者的遗物。”
  说着将一个证物袋递了过来,叶少阳接过去一看,是一块天蓝色的心形挂坠,光线润泽,像是某种宝石,被一根赤红色的金属串起来。
  “能拿出来吗?”叶少阳问道。
  谢雨晴耸耸肩,“按规矩是不能。”
  “那就别按规矩了。”叶少阳打开证物袋,将这个挂坠取了出来。
  入手冰凉,散发着一丝灵气。
  “这是什么石头,一定很值钱吧?”叶少阳对着灯光看起来。
  谢雨晴气不打一处来,“你还管这个,再值钱跟你什么关系,你还想私吞不成。”
  “我靠,在你眼里我就这点觉悟啊。”叶少阳把挂坠放在桌子上,说道,“你看看这链子,是铜的。这么值钱的挂坠,用一根铜链子挂着,也太不伦不类了吧。”
  谢雨晴一听,也觉得奇怪,自语道:“是啊,倒是很少有人戴铜的链子,而且还这么粗,不像是一个姑娘戴的……”
  “在所有金属之中,最能镇压邪气的就是铜,所以很多大型的封印,都是用铜浇筑,著名的上海龙柱听说过吧,就是铜铸的。而且这链子用的是赤铜,号称金中最沉,能压制一切邪气,是用一种特殊的炼金术炼制的。
  现在这种炼金术早就失传了,所以赤铜十分稀少,在法术界一向很宝贝,都是用在最高端的法器上,老百姓几乎没有用这个的。”

  叶少阳把宝石翻到背面,只见在心形的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符号。
  “这是什么?”谢雨晴问道。
  “拉丁字母,写着我爱你。”
  “真的?”谢雨晴惊道。
  “假的。”叶少阳嘿嘿一笑,“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谢雨晴脸色霎时变黑,跺脚说道:“叶少阳我警告你,现在办案呢,你跟我严肃点!!”

  “活跃下气氛嘛,那么严肃干什么,我就是再严肃紧张,线索就能够自己出现不成?”
  谢雨晴还想理论,叶少阳掂量着沉甸甸的挂坠说道:“这绝对是一件法器,而且是厉害的法器,只是上面的符号,我确实不认识,像是某种封印,不是道家的,也不是佛家的。”
  谢雨晴惊道:“还有你不认识的?”
  “你太抬举我了,法术界门派这么多,三教九门十八支,道佛只是其中最大的两派,还有很多民间散修的,人家有自己的法术,我一个道士哪能样样都知道。”
  谢雨晴道:“之前你不也对付过一些什么散修吗,我没觉得有什么能耐啊。”

  叶少阳道:“那是因为,大陆这边的散修多数是依附道、佛二门存在,不成体系,真正牛逼的散修,当年解放的时候都去了港台,虽然我经常嘲讽他们,但其实牛人很多的。”
  谢雨晴一拍脑门,“我忘了,冷玉就是香港来的。你被扯这么多,我问你,现在怎么办?”
  叶少阳道:“如果我没猜错,这个是封印石,上面的符文是开启的‘密码’,封印石里,不可能没有任何秘密的,必须打开。我读不懂这上面的文字,不敢硬来,只能找人帮忙。”
  谢雨晴这次反应很快,问道:“找冷玉?”
  “是啊,找她是现成的。”
  叶少阳立刻对着挂坠拍了照,通过微信传给芮冷玉,让她看到回复,倒也没立刻打电话给她。

  一来是这边还有情况没调查,暂时不着急挂坠的事,反正封印在里面的东西也不会消失,二来昨天两人通电话的时候,叶少阳得知她长途跋涉,去厦门岛附近的一个岛屿上,回来已经是半夜,知道她睡得晚,不忍心这么早叫她起床。
  “她看到之后,肯定会联系我,先做别的,你去调查一下这个死者的身份,查一下她的来历,这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线索。”
  谢雨晴道:“一个校工,能有什么来历?”
  叶少阳眼皮一翻,“一个校工,普通人,能戴这么贵重的法器在身上,说了你信啊?她绝对是个法师,校工只是她的表面身份。”
  谢雨晴震惊,立刻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吩咐下去。
  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声叹息。
  刘明突然站起来,望着叶少阳,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说道:“叶先生说的没错,她的确是个法师。”
  这一幕,对叶少阳来说,倒不算是意外,微微一笑道:“你总算肯说实话了,我以为你要一直隐瞒下去。”
  “实在抱歉,我之前不说,是因为这件事关系重大,是当年官方定的绝密级的事件,真相简直耸人听闻,如果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叶少阳打断他道:“这个你放心,第一,我们有足够的背景,能应付官方压力。”
  朝谢雨晴努了努嘴道,“她爹是局座,警局的一把手,不然我们怎么弄到这么多内部档案?”

  谢雨晴不爽的瞪了他一眼说道,“别提我,跟我爹没关系。”对刘明说道,“小蕊他爹才是牛,有他罩着,什么官方压力,他就是官方。”
  叶少阳心中暗想,这句话说的可真霸气,不过真正牛的还不是他爹,而是他的爷爷,他可是贵不可言的人物。
  突然想到小蕊没来,有点不放心,给她发了个微信。
  “崔玲,我……”

  “你直接看盆里就可以呀。”
  张喜这才想起,自己一直没有注意她在洗什么东西,于是转头看了一眼
  是一团软软的东西,还带有毛,下面是四肢。
  本以为是一件带着毛领的衣服,仔细一看又不像,正在纳闷,崔玲一把将“毛领子”翻过来,露出了一张皱巴巴的脸,双眼和嘴都是窟窿。
  水流冲在上面,带出一股血水。
  “我想把它洗干净,但是怎么都洗不干净,你说……怎么办?”
  崔玲猛然把这件衣服从水盆里拉了出来,在张喜面前展开,张喜这才看清了,这是一张人皮!那个“毛领子”,是人皮的头。
  张喜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双手按在地板上,突然觉得湿湿的,低头看去,是一滩粘稠的血液,还有血在不断的滴下来。本能的抬起头看了一眼:
  一个身体,紧紧贴在房顶上,脑袋倒悬下来,没有头,浑身上下也没有皮肤,而是红扑扑紧巴巴的肌肉,上面经脉蜷曲,没有眼皮的覆盖,两个眼球暴露在外面,圆鼓鼓的,上面布满了血丝,看上去像是在怒目瞪着自己。

  张喜瞬间就明白了,这是崔玲的躯体,被扒了皮的,而水盆里被清洗的正是她的人皮!
  一种从所未有的恐惧,瞬间攫取了她的神智,她瘫倒在地上,嘴巴张开,想要尖叫,却不出一点声音。
  “你,不是要看我的脸吗?”
  日期:2016-11-30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