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90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唉……
  听到陆左的话语,我的心情变得无比低沉起来。
  他这话语,听起来决绝果断,然而却隐约透露出了几分死志来。
  但,我无法破解。
  陆左与我交流之后,又跟王明说了几句话,随后出了洞口,朝着远处的出云峰行去。
  那山峰看得虽近,但如果真的要行走,只怕还要几个时辰方才抵达。
  陆左走后,我和王明的心情都有一些低沉,哮天叶也紧闭嘴唇,不多说话,如此过了一个多时辰,我终于耐不住了,对王明说道:“就算路上有人监视,也未必能够发现我——我去看一看吧。”

  王明早有此意,吩咐旁边的哮天叶道:“你帮忙看好兔六,我与陆言去瞧一瞧,小心自己。”
  两人也离开了山洞这边,朝着远处的出云峰行去,如此走了一段路程,风雪很大,已经瞧不见陆左的踪迹,我们心中焦急,越走越快,突然间,我感觉心中一阵悸动,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
  还没有等我明白怎么回事,却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远处的出云峰却是陡然一震,随后无数积雪冰块,轰然砸落下来。
  天塌了。
  出云峰起于半山之中,连接云层之上,不知道有多高,此刻陡然垮塌下来,却如同天塌了一般,一开始的时候,轰隆隆的声音如同打雷,后来却是天地摇晃,整个世界都仿佛崩塌。

  我们隔得有一个时辰的距离,但即便如此,也感觉到那铺天盖地的石头和积雪狂涌而至,仿佛就要倾泻跟前一般。
  瞧见这情形,我顾不得危险,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我艹。
  我整个人都懵住了,脑海里不断模拟着,想着在这样的大自然之威下,即便是陆左能够御风飞行,也未必能够逃得过那山峰倒塌的速度,如果陆左真的赶到了出云峰脚下,此刻除了被活埋在那里,我想不出第二种可能性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出了眼眶来。
  唉!

  我就知道是陷阱,是陷阱啊……
  为什么已经知道是陷阱了,还要被敌人牵着鼻子走呢?现在好了,大好活人,给硬生生地埋在了千万吨的冰雪山石之下,如何还能够活着出来?
  我手足冰凉,反倒是坐在雪地里的屁股一阵发烫,双目模糊一片,好一会儿,却听到王明在旁边喊道:“陆言,陆言!”
  啊?
  我茫然地抬起头来,瞧见王明横眉竖眼,大声说道:“你干嘛呢?现在就失去斗志了?”
  我一咬牙,忍不住地悲从中来,说我们应该拦住他的……

  一句话没有说出来,我的眼泪又流出来了,而王明却是伸手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认真地说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现在什么情况都没有弄清楚呢,你在这儿嚎什么丧呢?”
  我苦笑,说王哥,我知道你这是在安慰我,但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就得抛弃异想天开的想法,这样规模的雪崩,左哥估计是活不成了。
  王明说你怎么知道他没本事逃脱?
  我说死要见尸,这样的情况下,你告诉我,怎么找到他的尸体?
  王明瞧见我心死如灰,伸手过来,拉住了我,说既然如此,那就先撤一下吧,我们去高处,免得被奔涌下来的雪崩掩盖了去。
  我整个人身体僵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给王明拉着去了附近的一处山梁上,刚刚站定下来,出云峰那边落下的雪崩已经涌到了我们刚才立足之处,那翻涌的积雪如同滚滚洪流一般,从我们刚才站着的地方席卷而过,没有半分生机存留。
  瞧见原本柔软的雪在这一刻,变成了催人性命的洪流,我心中莫名涌出了几分对于大自然的敬畏之心,随后忍不住问道:“那家伙是怎么办到的?”
  王明看着我,说怎么,想报仇?
  我双拳捏紧,脸色惨然地说道:“如何不想?”
  王明说敌人狡猾,想要报仇,就得沉下心来——等一会儿雪崩停下来了,我们两个先去出云峰那边探查一下情况,确定到底怎么回事,还有陆左的生死,再作决断。
  面对着这样巨大的变故,王明远比我沉稳许多,瞧见他坚毅的表情,我的心头莫名涌出了几分不该有的期盼来。
  也许陆左吉人自有天相,未必被这样一场毁天灭地的雪崩给杀死呢?
  虽然我一直都劝自己面对现实,然而这希望一生出来,立刻就按不下去了,越想越觉得有道理——陆左何等豪雄,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这一次他都已经知晓其中有诈,早有防备,如何能够翻船呢?
  这样一想,我心中平静一些,随后又想起敌人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为了对付陆左,居然将那出云峰都给弄塌了,顿时又纠结起来。

  如此几次自我否定之后,我深吸了一口气,知道关心则乱,自己现在的状态实在是太差了。
  如果我继续这样心神摇曳下去,不但不能够让事情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而且说不定自己也都得死在这儿。
  反观王明,他与陆左的感情,未必比我浅,但他却在一瞬间的失神之后,回复了清醒。
  事已至此,再多的矫情和伤悲都是无济于事的。
  我们得面对现实。
  在等待雪崩结束的过程中,我盘腿而坐,直接按照《镇压山峦十二法门》的手段修行起来,观想着自己仿佛群山一般,心境渐渐地就变得平静下来。
  当雪崩停住的那一刻,我站起了身来,对王明说道:“我带你走。”

  王明知道我有地遁术,行动如风,也不拒绝,伸出了手来,与我相握,随后我深吸一口气,朝着出云峰的方向疾奔而去。
  在地遁术的牵引下,本来需要一个时辰走完的路程,我用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就抵达了。
  之前相隔甚远,所以虽然感受得到那峰峦倒塌的威力,却并不深刻,除了轰然倒塌的那一下以为天都要塌下来之外,后面的时候倒也觉得还好,然而此刻走到跟前来,瞧见那原本挨着云层的峰顶突兀去了一大块,下方巨石积雪无数,经过这么长的时间停歇之后,整个山峰已经变了巨大模样,我方才能够感受得到当时峰下的情形来。
  这样大的面积,想要腾然飞起,然后离开,简直就是做梦。
  而如果被压在下面,哪里还能得活?

  两人站在积雪碾压过的石堆附近,瞧见四周一片白茫茫的景色,王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说道:“你精通地遁术,感应一下,看看陆左是否还活着。”
  其实都用不着王明吩咐,我就已经做好了地遁术的准备。
  地遁术分为两种,一种是长度,一种是深度——所谓长度,就是通过寻找大地板块挤压时形成的缺口和褶皱,进而赶路,至于深度,其实便是深入到地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