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7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根长嘘了口气,坐到椅子上:“我就怕人提‘钱’,一提到‘钱’字脑仁都疼。以前没当常务的时候,成天想着再进半步,可真正到了这个位置,我才知道这真不是好活。俗话说‘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全市都冲我要钱,那可不是‘一分钱’的事,而且我自己本身也不是英雄汉,这就更难了。最主要的是,我也仅是一个拿钥匙的小媳妇,该不该打开库房,还得婆婆说了算。当然,要是拿着一个空箱子钥匙,就更难了。”

  “彭市长,要是有人知道堂堂常务副市长自称小媳妇,想必又是一段佳话了。”楚天齐笑着道,“彭市长怎么会是不掌权的小媳妇呢?全市财政收支那都得看你的一支笔呀。虽然成康市不太富裕,但彭市长也太谦虚了,每年几十亿的财务往来,怎么会是一个空箱子呢?”
  “你看看,我这工作不好做吧,每天都有人盯着,替我算帐呢。”彭少根也笑了,“好多人都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只看到进钱了,根本不关注开销。咱们市的财政完全就是入不敷出,经常拆东墙补西墙,说是‘巧妇难为无为之炊’也不为过。光是去年给飞天和四海项目的搬迁补偿金,就让市里欠了一千三百多万的窟窿。当时还硬向那些单位摊牌,可现在都到还的时候了,那些单位头儿就像债主似的,成天追着我。”

  少哭穷,少扯没用的。这样想着,楚天齐又把话题拉到了正题上:“彭市长,几家企业的出让金合起来有一亿多,现在也在帐上转了一个多月,几千万的拆迁补偿款该拨下来了吧?因为拆迁款没有到位,相关工作受到影响,现在开发商三天两头找城建局,有的项目部已经放出话来,如果拆迁不能进行,他们也只能停工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今年就动不了,最快也得等到来年三月中旬才能动,还是拆迁已经进行进行情况下,否则根本没法干后面的活。”

  “没那么邪性,施工单位也是矫情,他们之所以这么说,其实还不是在为以后工程进展缓慢找理由?也不排除城建报忧不报喜。”彭少根不以为然。
  “抛开企业怎么想不说,但现实是我们政府承诺的拆迁工作没有如期进行。现在那几家项目部的人都在曹金海办公室,我还专门让人去看了下,果真如此。”楚天齐道,“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拆迁需要马上进行。请彭市长过问一下,财政局到底什么时候能拨款,本周能不能到位?”
  “楚市长,看出我的工作艰难了吧?不但那些科局追着不放,咱们内部人不也是成天盯着吗?”调侃并挤兑对方后,彭少根还是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通了,彭少根对着电话听筒,说:“楚市长在我这,问搬迁补偿款的事,怎么还没拨呀?……哦,是这么回事。……嗯……知道了……抓紧。”说完挂断了电话。
  听着彭少根的支言片语,楚天齐知道还是两个字:没戏。

  果然,放下话筒,彭少根缓缓的说:“再等等吧!”
  楚天齐眉头微皱,没有说话,而是眼睛盯着对方。
  “楚市长,我现在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咄咄逼人,你这眼神就能杀人啊。”彭少根笑着道。
  被对方如此调侃,楚天齐赶忙换上了笑脸,但他无心跟对方贫嘴,而是追问着:“彭市长,还不行?为什么?”
  “财政局老隋说,手续还在走着,监察部门一直盯着整个过程。这几笔资金较大,被要求分拨流转着,并不是一个批次,当然就更耗时了。”说着,彭少根话题一转,“老隋还说,就是暂时想挪用的话,也根本没有闲钱。他这话也是实话,别看财政每年帐上流转数额十几亿,可大部分都是做过路财神,而且好多笔流出流进,都做了重复统计。帐上真正能用的就那么几个钱,还必须保证行政事业单位工资,尤其教师的工资更不能耽误,动不动就罢课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这些基本开支,那是一分也不能少,一点也玩不成数字游戏的,不同于那些走帐不拨钱的项目。”

  “彭市长,城建可不敢让市里挪用其它资金,只要把应返的款项拨下去就行了。”楚天齐又拉回了正题,“财政局说没说什么时候钱能到位?”
  彭少根“哈哈”一笑,答非所问:“现在财政资金紧张,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去年大力支持你的工作,也是资金紧张的原因之一。去年的时候,你负责处理四海和飞天烂尾项目谈判,可原住民成天上丨访丨也影响了你的工作;考虑到你的工作难度,我和老王商量,果断向各单位融资,结果各单位都成了催命鬼,我……”
  听着对方的喋喋不休,楚天齐哭笑不得:怎么又来了,刚才不是已经叨叨过了吗?而且彭少根分明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大睁两眼说瞎话,当初那是王永新为了他自己才筹的钱,跟我姓楚的有半毛关系?耐着性子听对方说完,楚天齐提出了疑问:“以前的时候,没听说财政走帐这么麻烦的,怎么现在这么多说道,连监察部门都适时盯上了?”
  “这事说起来,也跟你有关。”停了一下,彭少根又更正着,“用词不当,是跟你的前任有关。在他分管城建的时候,资金使用无序,帐目异常混乱,他也因为腐败栽了进去,为此财政、审计也跟着吃了‘瓜落’。所以,市里才不得以请监察适时盯着。当然,上级纪检监察部门也有类似要求。”
  “前几笔的城建费用,没听说走程序这么麻烦,也没听说监察部门盯着呀,时间不长就到位了。”楚天齐继续提出质疑。
  彭少根看着对方,面带微笑:“楚市长,你真的不明白吗?那还不是我在支持你的工作?是我打擦边球,没有完全按规定走,适当缩减了一些程序,为此我还受到了一些警示。你今天要不提起的话,我是不准备说的,而且这也属于原则不清,还是不说为好。”

  胡说,怎么可能?楚天齐根本不相信对方的鬼话,但却没有能推翻对方假话的证据。
  彭少根接着说:“前事不忘,后世之师,尤建辉的教训值得吸取呀。当然,不止是你,我们这些人都应该有所警醒。尤其前有尤建辉的案例,现在成康城建又全面推进,资金流巨大,诱惑也多,你更应该警惕、谨慎,也要对职能部门严加约束。可能我这话说的有些直,不太受听,但老哥毕竟比你在官场多混几年,见的事例也多一些,就算是对你的一点忠告吧。甭管我说的对错与否,还请你理解我的好心。”

  “彭市长说的对。”楚天齐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却在骂着对方。本来*经费一直被卡,肯定是彭少根作祟,对方应该知羞而有所表示才对;可现在倒好,彭少根不但把他自己择的一干二净,反倒对我楚天齐连贬带训,还让我感谢他,这他娘的上哪说理去?
  日期:2017-10-10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