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8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额?
  他的话语让我们都有些好笑,知道他是真的怕了,而陆左则没有,认真地盯着他,良久之后,说道:“知道我们是谁么?”
  我只捂住了兔六的嘴巴,他眼睛却是一直睁着的,瞧得见我们,自然知晓,点头回答道:“知道,我们之前见过一面,如何能够忘记?”
  陆左说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们找你干嘛,对吧?
  兔六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而我在他后面抓着他,将他脑袋给拍了一下,他这才说道:“知道。”

  陆左说需要我问么,还是你自己说?
  兔六一下子就哭了起来,说大哥,我真的不知道什么,你放过我吧。
  嗯?
  陆左眯着眼睛,说看来你是不想活了,对吧?
  兔六赶忙闭嘴,噙着泪,说你问吧,我只要是知道,都尽量说给你们知晓。

  陆左不再拿捏,而是直接问道:“跟着你一起的那几人,现在也在那里面么?”
  兔六摇头,说不,只有我一个人,他们中途的时候走了,本来打算杀我的,不过留了情,便放我离开了——出了这事儿,我知道我在虫原混不下去了,想了想,一咬牙,就上了不周山来,准备跟着这些山民混一混,多少也是一条活路。
  陆左冷笑,说他们为何抛弃你?
  兔六说本来就不是一路的人,他们之前带着我,估计就是想要用我来引开你们的注意,现在我没有用了,哪里会带上我呢。

  陆左没有相信他的话语,直接换了另外一个话题:“关于那只白色鹦鹉,你知道些什么?”
  兔六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它是半年前出现在虫原的,口能人言,很是奇怪,跟它一起的是一个叫做荆十一的家伙,那家伙跟我们不一样,跟你们也不一样,应该是个妖怪,但是什么,谁也不知道,这两位一直都在黑风谷到祁连坡一带徘徊,似乎在找什么,后来发生了变故,荆十一被人伏击,身受重伤,它也就没有再露面,最近一次的消息,是进了不周山,不过也做不得准……”
  陆左认真地听完,问道:“那个荆十一,是男是女?”
  兔六说是个女的,有人也叫她荆十一娘。
  听到这话儿,我总感觉陆左似乎松了一口气,又仿佛是错觉,随后陆左又问道:“画卷是怎么回事?”
  兔六说猪老板与游先生交谈的时候,提及过这事儿,那游先生专门问了一次,找到当时与荆十一娘打过交道的人过来亲自询问,最后画出了这么一张画卷来,让我们这边随时留意——画卷是游先生画的,后来得知荆十一娘带着那个白鸟儿进了不周山,还带人进了山。
  “游先生?”
  兔六赶忙解释道:“就是杀了猪弄奇的那人,我们都不知道他的真名,只听他手下叫过他游先生。”
  陆左有点儿紧张起来,说他们找到人了没有?
  兔六摇头,说小人不知。
  陆左瞪起了眼睛来,说难道你一点儿都不知道?
  兔六苦笑,说我只是猪老板身边的一随从,哪里知道这些机密之事?不过隐约听见一些消息,仿佛是抓到了……
  嗯?
  陆左走前一步,死死盯着他,说你确定了再说话。
  兔六的双腿一软,想要跪下,却给我揪住了,随即我闻到一股尿骚传来,却是这不争气的家伙吓尿了裤子。
  额……
  陆左知道他这模样不像是在说谎,便问起另外的事情来:“那个游先生是哪里人,你可知道?”
  兔六给陆左刚才的气势逼得六神无主,整个人的身子都软了,听到这个问题,就好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赶忙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他是两个月前出现的,之前从来没有露过面,跟猪老板打过几次交道,手脚大方,还给了许多的好东西,猪老板很喜欢他……对了,我又一次听猪老板谈起,说他们是从不周山下来的……”
  不周山上下来的?

  陆左又问道:“什么好东西?”
  兔六毫不犹豫地说道:“比如一划就能够着火的打火机,比如许多用处的军刀,还有好吃的,火腿肠、方便面,以及压缩饼干之类的……”
  他举了一堆现代杂货的例子,都是些小巧、易携带的小玩意儿,听到这些,我们几个忍不住相互望了一下。
  怪不得猪弄奇对我的那包方便面不屑一顾,原来是从游先生那儿知道的真实价值。
  不过问题就来了,对方有这些东西,又是从不周山上来的。
  他会不会是翻过不周山而来的小佛爷呢?
  虽说不周山是直通天庭的柱子,不可翻越,但既然小观音能够从虫原翻越而过,为什么别人就不能从那边翻越过来呢?
  陆左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了几个关于游先生的问题,比如他身边有多少高手,这些人是一起来的,还是在虫原招揽的,游先生在虫原的这段时间里,都做了些什么事情之类的,兔六都尽可能的作答。
  他知道的并不算多,看得出来,他真的只是一个弃子,一个被抛弃了,想要在不周山混下去的家伙而已。
  审问完了之后,我们开始用眼神交流,想着怎么处理这个家伙。
  那兔六是个聪明伶俐之人,当周遭变得沉默,陷入古怪的气氛之中时,顿时就明白了我们的想法,哭着求我们道:“诸位大哥,别杀我,别杀我,我不想死,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求你们别杀我……”
  陆左低下头来,看着对方,认真地问道:“那么,你知道出云峰在哪里么?”

  兔六浑身一震,随后如同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的溺水者,慌忙说道:“我知道,我知道,而且我之前去过几次,我记得路。”
  陆左点头,说好,先饶你一命,带路吧。
  虽然兔六害得我们无比狼狈,但是陆左却并没有想要将他弄死的想法。
  一来死者猪弄奇与我们并无瓜葛,谈不上什么报仇雪恨,二来这家伙现如今也只是一个弃子,既然那个疑似小佛爷的游先生都有将他放了的气度,我们也没有必要跟一个小角色为难。

  即便这家伙并不是什么好人。
  越是持重器,越是得心思谨慎,因为对于修行者来说,沾染了太多的因果,一是会身陷仇恨漩涡之中,难以自拔,二来也是对自己的境界有所阻碍,难以攀登巅峰。
  这边是所谓的“心有猛虎,轻嗅蔷薇”。
  在确定了兔六知晓前往出云峰的路途之后,我们就没有再去那边的山民聚居地叨扰,毕竟那儿人多眼杂,倘若是有什么风声传了出去,对我们也并不是什么好事。
  虽说这不周山占地颇广,山民零落分布,但小佛爷心思深沉,未必没有耳目设置于此。

  我们押着兔六,翻过了这边的一道山梁,又走了两个时辰的路,终于在一处巨大的洞口之前停下了脚步。
  再往里走,便是那不周山山腹之中错综复杂的道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