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64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想到,他才刚刚到了这里。花钱疏通了军营门口的军校,这几个人就到了。就好像这二人是专门为了太子来的一样。
  听了老内侍的话之后,归不归回头砍了一眼吴勉。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十几年攒的事情都赶过来了,既然当初是你我送他去投的胎。那还真的不能不管他了……”
  距离长安城千里之遥的湖县大街上,一队队官兵正在挨家挨户的搜查。一天之前,太子派出去求援的侍卫被抓获。虽然这侍卫也算忠心,熬刑致死都没有供出来太子躲藏在什么地方,不过还是有人在湖县见到过这人。
  当下,负责追捕太子的官军马上冲进了湖县。封了这个湖县之后,开始挨家挨户的搜查太子刘据的下落。
  一个时辰之后,一队官军闯入到了一户人家。随后便听到了刚刚进入官军的喊声:“找到太子了!太子归天了……”就见这户人家的房梁上挂着一个孤零零的尸体,正是不久之前惊闻反出长安城的太子刘据。
  这户人家的门外。站在脸色有些难看的吴勉、归不归四个人。周围虽然人来人往的,却没有一个人看到他们四个,就好像他们压根就不存在这里一样。
  “晚了一步……”归不归喃喃自语的继续说道:“完了。老人家我这一世的英明就败在你的手上了。知道的是你早死了一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人家我们来晚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侯,就见太子遗骸的身下出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这个人影打了个哆嗦。转头看了几个人一眼之后,身子便颤抖了起来。随后人影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向着门外走去。

  人影每走出来一步,五官相貌便清晰了一分。三四步之后,太子刘据的相貌已经显现了出来。看着这位两世都和他多少有些瓜葛的魂魄,吴勉也难得的叹了口气。对着身边的归不归说道:“怎么样?还能把这个魂魄塞回身子里吗?”
  “能塞是能塞,不过他这身子明天还是该臭该烂。身子已经坏死了,光有魂魄也不行。”归不归看着可惜兮兮的魂魄,学着吴勉的样子叹了口气之后,继续对着太子的魂魄说道:“还不这样吧,老人家我在幸苦一下,看看你爸爸又和哪个娘娘睡觉了。我老人家再让你给他当回二子,你自己的仇自己报。多痛快?”
  没有想到的是,听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太子连连摆手,对着老家伙说道:“算了吧,这个爸爸不是一般太子消受了的。老人家,下辈子您让我做个一般人就知足了。家里有个十亩八亩地。能活个五十岁就更好。什么太子、皇帝的这辈子不想,下辈子也不想了……”
  “难得这话能从你嘴里说出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还在屋子里面翻来找去的官军。老家伙的眼睛又眯了起来。当下对着太子的魂魄说道:“不过就算是不做太子了,这里面的事情你也要和你的皇帝爸爸说清楚吧?”
  这句话让太子魂魄的眉头皱了皱,随后这位差点做了皇帝的魂魄狠狠点了点头,说道:“要说的,我就算死了,也要把话和他说清楚。我从头到尾都是被人陷害的。就算我不做太子了。也要让皇帝知道我是他们生生害死的。”
  “那就走吧,老人家我带你去皇宫,有什么话,你和你的皇帝爸爸去说。”说完之后,归不归冲着吴勉笑了一笑,陪着笑脸对着这个白发男人说道:“反正我们也是要去京城的,现在方士一门的事情,恐怕也只有那位陛下能说清楚了。”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也不说话转身便向着城外的方向走去。老家活笑了一下之后。紧紧的跟在后面。两个人向前走的时侯,听到后面百无求、任叁和太子魂魄的对话:“不是老子说你,好好的太子说被人弄死就被人弄死了?知道你是自己上吊,老子看见你吐出来的舌头了……”

  “大侄子,你让我们人参说两句。太子啊,要不你还是听老不死的劝。让他在皇宫里面再给你找个妈。不是我们人参说大话,从你太爷爷那辈起。我们人参就时不时的去皇宫里面逛两圈了,那个宫的风水好我们人参都知道,保管你生下来就是太子,十岁之前你就是皇帝……”
  得到太子自缢消息的时侯,武帝正在用晚膳。听到了内侍总管苏文禀告上来太子已死的消息之后。刘彻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桌子上太子最爱吃的一道菜。沉默了良久之后,这位马上就要进入花甲之年的老人将饭桌掀了。看着了一眼脸色煞白的苏文之后,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再把太子谋逆的事情说一遍。仔仔细细的说……”
  这个时侯的武帝已经反应过来不对了,他本来就是少有的睿智帝王。当时虽然一时气急,不过缓过来之后。马上便看出来问题了。太子既无兵权又无政权,就凭他那几百个侍卫,就想对抗十万御林军吗?太子虽然在帝王心术上面不如自己。但也是被自己亲手培养起来的储君。如果连这种事都肯做的话,那么这么多年自己就是瞎了眼。
  而且出事前几天已经下过旨意,要将太子带回来自己亲自询问的。这样的旨意下了,还将太子逼死。更说明有人不想他们父子相见……
  不过苏文的话和之前完全一样,当初彻查太子宫的时侯,他只是副使。他将所有的问题都推到死人江充的身上,没有找到什么破绽,武帝打发走了苏文。好像失了魂一样魂不守舍的向着太子宫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一路上一个内侍和侍卫都看不到,不知道这些平时有事没事就冒头的人都死到哪里去了。进了太子宫之后,武帝隐隐约约看到角落里面跪着一个人影。向前走了几步之后才看清这个人影正是刚刚报了死讯的太子刘据。
  现在的太子和他平时也没有什么区别,一时间,武帝的头脑一昏,竟然忘了眼前这孩子已经自缢身亡了。
  “刘据,这些天你都到哪里去了。朕交代下来的功课,你都做了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武帝竟然失去了关于之前太子谋逆的记忆。
  太子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父皇交代的功课,儿臣以后是再也挪不了。今天特来辞别父皇,今日之后,儿臣与父皇便是阴阳两隔了。儿臣走后,父皇还要保重身体……”
  “阴阳两隔……朕想起啦了,刘据——你死了,是吗?”听到阴阳两隔的时侯,武帝的身子便颤了一下。随后有关太子谋逆之后自缢的事情。又被刘彻想了起来。这才明白站在自己面前的太子已经死了,现在他已经是鬼了。
  不过武帝的心里也一点都不怕,反而老泪纵横的看着也在抽泣的太子魂魄。父子二人再见面的时侯已经隔着阴阳两界了……

  哭了半晌之后。武帝擦了擦眼泪,随后对着“刘据,你说。那天都发生什么事情了。天下人朕只信你一个。”
  当下,太子将那天晚上,江充、苏文二人带人闯进太子宫中。如果将他们自己藏在这里的人偶挖了出来,最后太子带人过去质问的时侯。和对方起了冲突,失手杀死江充。苏文又是怎么跑到了武帝的面前搬弄是非。
  日期:2016-11-14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