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6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陶明与吕海的接触很失败,没见到吕海之前,陶明觉得一听说给市委一把手当秘书,他还不高兴得感谢自己?可是结果出人意料,吕海竟然说他不适合写官样文章,并且说他自由散漫惯了,不想去做秘书。

  陶明心里这个气啊,只能拉下脸来劝,可是吕海油盐不进,任凭陶明怎么说,吕海就是不答应。陶明没办法只得放弃了这个打算,心想自己这次可是要让张书记看轻了,市委秘书长连个秘书都请不动,这要是传出去,可有些丢人。
  可陶明没想到,当张清扬听到他的汇报后,只是笑了笑,说:“我就说嘛,这些写诗的年轻人都有个性啊,他不干就不干吧,你不要为难他。”
  陶明马上拍马屁道:“张书记真是宽厚待人。”
  张清扬一听这话,就觉得有些别扭了,心想按这意思去推断,好像去处置吕海反而成立天经地义似的了。可他也不好把这层意思点破,只装没听到。
  陶明接着问道:“张书记,那我再帮您找找吧,这些天就暂时让小关盯在这里。”
  张清扬心中早有计划,摆手道:“市委有很多工作要做,让你一个秘书长天天为我跑秘书的事情成何体统。我看秘书的事情暂时放一放吧,慢慢来,反正我身边有小关呢。”

  陶明一下子就明白了张清扬的意图了,兴奋道:“那……那我一会儿就找小关谈谈,向他……”
  张清扬不高兴地说:“我又没说今后就让小关做我的秘书,你找他谈什么?不要找他,也不要再和他说什么,明白我的意思吗?”
  陶明暗骂自己一声愚蠢,连领导的意思都没摸透,便红着脸说:“我知道了,您放心吧。”
  “陶秘书长啊,你……有时候就是糊涂!”张清扬似笑而非地说。
  按理来说这话是很严重的批评,可是陶明听了这话不但没有脸红,反而很受用,因为他觉得这说明书记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才会这么说的。
  张清扬的秘书一事,暂时就放下来了。关仁贵并不知道自己正在接受着考验,还以为只是暂时的,只等着新秘书一来就回材料科工作呢。只不过一天的接触而已,张清扬就有些喜欢关仁贵了,当然他需要时间的考察。
  晚上下班后,徐志国照常送张清扬下班,只是他今天总是回头看,神道道地说:“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觉得有人跟着我们。”

  “不要大惊小怪,后面不是有08和09嘛!”张清扬拍了拍他的肩。
  徐志国对着耳机问道:“安全不?”
  “安全。”后面车中的08和09回答道。
  他们现在并不知道,第一层防线已经被人攻破。虽然他们很机警,但如果是同行要想接近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辽河大厦现在是辽河市最高的建筑,虽然马上就要被临河西城将要崛起的摩天大楼所顶替,但是这座高楼也见证了辽河市发展的过程。坐在辽河大厦顶层喝咖啡,望着眼前那张被灯光照耀成五彩缤纷的脸,张清扬一时间觉得有些恍惚。

  李静秋化了淡妆,一举一动十分的优雅,脸色粉白,给人一种很知性的感觉。几年前,张清扬可没想到这位曾经的新闻系系花会转战娱乐圈。两人坐在窗边,楼外窗上的霓虹灿烂夺目。张清扬偶尔侧眼望向窗外,看着辽河的夜空,望着这座一手培养起来的城市,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晚上下班前,张清扬接到李静秋的电话。李静秋说拍戏太累,想出来散散心,找个人聊聊。她在辽河没有什么朋友,只认识张清扬一个人。张清扬虽然不想与娱乐圈的人有什么来往,但又不好拒绝老同学,便答应了,下班后让徐志国送到了这里。
  可是来了以后张清扬就后悔了,他实在是不知道和李静秋聊什么,他便尴尬地喝着咖啡,不停地望向窗外,好像是在欣赏着美丽的夜色。这座江边的小城,已经渐渐崛起成为祖国边境线上的明珠。
  李静秋看到张清扬若有所思地盯着窗外,终于再也惹不住,“噗嗤”一声,随后掩嘴轻笑,手指的动作是那么的优雅。
  “怎么了?”张清扬扭回头不解地问道。
  李静秋的眼里写满了失望,她长叹一声,说道:“我在笑自己老了,魅力大不如从前,你都懒得看我一眼,我太失望了,真不知道观众会不会喜欢我……”
  “对不起……”张清扬情知自己不够礼貌,马上道歉,解释道:“我很少来这里,今天晚上望着辽河的夜空,就有点失神。”
  李静秋吐了吐粉嫩的香舌,咬着红润晶莹的嘴唇问道:“辽河的夜空比我漂亮多了吧?”
  “说的什么话啊……”张清扬勉强笑了起来,“你太漂亮了,不敢看你。”
  “我真的漂亮?”李静秋前倾着身体,脸上稍带着些顽皮。
  “这话还用说吗?如果不漂亮能被刘谋艺导演选上?”张清扬笑着问道,眼光只在她深V而雪白的胸口一扫,便很绅士地移开。现在的张清扬早已经不是那种随便望着女人就起性冲动的青春期男孩儿,他只有在自己的女人面前才会流露出随性而真实的情感。
  “呵呵……”李静秋娇滴滴地笑一声,小手轻轻晃动着咖啡碗里的小勺。“清扬,和我分手后,你是不是就没想过会再见到我?”

  “嗯?”张清扬发起愣来,不明白她怎么突然问起这话。
  李静秋微笑着说:“同学相见,你对我一点也不热情,好像……嗯,这种感觉应该怎么形容呢,就是……我感觉你很不想见我,好像见到我很……很那个……”
  “哪个?”张清扬没有回避这个问题,既然李静秋可以不在乎昔日情人见面的“尴尬”,他也可以毫不在乎。
  李静秋仰着脸想了一会儿,摇头道:“具体的我也说不清,反正是‘那种’感觉……”
  张清扬点点头,笑道:“也许是吧,我也说不清。”

  “为什么呢?对演艺圈的女人有偏见,还是你的心里对我……还有一点点的留恋或者是恨?”李静秋好像对这个问题很好奇,不过她的语气却有些自豪和骄傲。
  李静秋身上流露出的那种高贵和自信,让张清扬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多年以前她就是这样,现在依然如此。张清扬便笑了笑,摆手道:“两者都不是,没有留恋,也没有恨,应该说……这话可能比较伤人,那个……如果你不出现,我都忘记有这么个人了……”张清扬绝情地说道,不想被她牵着鼻子走。其实这话不假,这么多年来他身边有那么几位红颜知己,他真把李静秋这位曾经并不相爱的女友忘记了。

  李静秋果然有些不高兴,脸都气红了,不过她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很失望地笑道:“你这话是挺伤人的啊……我有时候还想起你来呢!”
  “我有什么好想的,一个没身份没背景的穷小子而已……”张清扬自嘲地说,这是曾经李静秋对张清扬的评价。
  李静秋一脸的惆怅,也不知道再说什么,她也有些后悔约他了,因为他没想到张清扬再面对自己的时候,提到那份短暂的感情会如此平淡。“清扬,别说气话了,没有背景能当上市委书记?我可是听说你的仕途破了很多记录啊……”
  日期:2016-11-07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