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6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来不喝酒的牛翔喝醉了,喝到最后都语无伦次了,拉着张清扬的手又要下跪又是磕头的,一会儿叫兄弟,一会儿叫大哥,完全没有了意识,只知道尽可能地向张清扬表示感谢。
  牛翔的形为可以说是官场中的大忌,但是张清扬并没有怪他,他原谅了这位官场中的年轻人。张清扬心理明白,混在官场中有很多像牛翔一样没有背景的人,但是只要给他们一次机会,他们就会给你意外的惊喜。曾经的牛翔只是缺少机会而已,是自己发掘了他,所以他对自己有一种再生父亲的感觉。
  牛翔走后的当天,市委秘书长陶明就选好了三个秘书人选。三名人选张清扬都不太满意,可他也知道陶明已经尽力了。他想了想就挑了一位年轻的秘书,名叫吕海,26岁,则刚毕业的大学生,资料中显示他是个诗人,有不少文章诗作发表在报纸杂志上,是省作协的会员。
  张清扬拿着吕海的档案,说:“就他吧。”
  陶明接过档案一瞧,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这样,不过张清扬能选上吕海,更让陶明有一种自豪感。他马上笑道:“书记,那我可要先和他通知一下,他现在并不在市委工作,而是在文联。”

  “嗯?”张清扬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陶明解释道:“情况是这样的,这两天忙着给您找秘书,还没有向您汇报呢。我发现市委市政府的秘书班子有些老化,缺少新人,再说市委市政府一些领导的秘书也都好几年了,有很多都需要换。我想了想就从下面的各机关、直属单位、报社挑了一些文采好的,想把他们暂时调入市委办考察,如果党性合格,就让他们留下,今后可以服务于领导们,也算是补充我们的秘书队伍吧。一个秘书的培养不容易,所以我就想到了解个办法,不知您的意见如何?”

  张清扬微笑着点头,到没想到一向平庸的陶明也有创新的时候,他说:“这个主意不错,我原则上不反对,只是一定要与他们认真的谈,不要免强。就比如说这个吕海吧,他怎么说也算是位作家,这样的人都有个性,如果他不想进入仕途,我们不能硬逼,必竟有人才的不止他一个嘛。还有就是不但要有文采,政治上也要过硬,一定要是党员,热爱国家,对党忠诚。”
  陶明马上就神彩飞扬了,笑道:“书记说的是啊,我今天就找吕海谈谈,然后慢慢的和其它人谈。我选了十来个人。”
  “嗯,那就这样吧。”张清扬拿着文件就要低头了。
  陶明知道自己应该告辞了,就笑着说:“我马上去找吕海,您先忙。”
  张清扬挥了挥手,也没说话,把头低下了。但是陶明仍然满脸堆笑地离开,生怕张清扬突然抬头看到他的不恭敬似的。吕海走后没多久,就有一位年轻人过来敲门,张清扬对他有些印象,记得应该是市委办的科员,就问道:“你有什么事情?”
  年轻人红了脸,有些紧张地说:“吕秘书长担心您身边没有秘书工作起来不方便,暂时让我过来接受您的调遣,请书记给我安排工作。”

  张清扬明白了,心想这个陶明想得还真周到,就笑道:“这样也好,那就辛苦你了,”话说到这里,张清扬突然想试试他了,就指着桌前的文件说:“这是下面上訪的文件,你帮我看看,挑重点归好类,然后向我汇报。”
  第587章
  “是是……”年轻人不停地点头,捧着文件就要走向一旁的秘书室。
  望着他的背影,张清扬问道:“你叫什么名子?”
  年轻人听到张书记问自己话,马上回转过身体,红着脸微笑着说:“我叫关仁贵,在市委办材料科工作。”
  “官人贵?”张清扬险些笑出声音来,挥挥手说:“你这名子有些意思。”
  关仁贵知道领导所说的“有些意思”是指什么,红着脸解释道:“我家在农村,世代的农民,所以父母生下我后就……就想……”说到这里竟然说不下去了,一时语塞,脸色直红到耳根。

  张清扬明白他要说什么,他要说的话虽然很简单,但的确不太好讲,他就安慰似的点点头,旁敲侧击地说:“农民不容易啊,农民培养一个大学生更不容易,好好干吧。”
  听到领导理解自己,关仁贵一脸的感激,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捧着文件离开了。张清扬望着他的背影不禁在想,办公室的笔杆子有那么多,陶明为什么偏偏选择了这么一位,因为他单纯吗?
  这几天的工作有很多,张清扬基本上都是上午处理文件,下午听取工作汇报,或者接待贵宾什么的。有时候晚上也有一些推不掉的应酬。自从辽河市临河西城项目上马之后,国内的知名企业都看好了辽河这里的发展前景,纷纷前来洽谈投资的事情。
  有些大企业是必须张清扬出面与他们商谈的,只有这样才能看出辽河市对前来投资企业的重视。等他批阅好了手头上要钱的文件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别看他只是简单的写几个字,可动辄就是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的资金。辽河财政是一年比一年有钱了,这个辽河财政局长一时间也牛起来。底下的人在背后都说财政局的孙局长比市委书记都牛,向他要点钱如果不请他吃饭,批了条子也是没用的。

  这些话张清扬早有耳闻,他也知道财政统有财政系统的规矩,别看自己签了字的条子,财政局有时候如果对下面来要钱的人不满意,或者来要钱的人得罪了财政局的领导。那么仍然会托个十天半月的。下面各县市的领导,或其它局级单位都会努力与财政局搞好关系,就为了能方便用钱。还好黄局长并没有犯过什么错误,而且又是业务型干部,懂财政工作,张清扬也就不计较他身上的一些小毛病了。必竟在财政局当一把手是不太好当的,如果不硬气一些也不行。

  张清扬正闭着眼睛抽烟呢,关仁贵敲门进来了,说:“张书记,这些文件处理好了,您过过目。”
  张清扬诧异地睁开眼睛,没想到关仁贵办事还挺快的。他便点点头,有些懒洋洋地说:“文件我就不细看了,你大至地向我说说吧。”
  关仁贵便把他手上的文件在张清扬的桌上摆好,一共分成了四叠,这才一一汇报起来,说什么这些是老干部反应下面基层干部态度的,这些是告某某人贪污的……
  听着关仁贵很有条理似的汇报,张清扬到是不觉得累了。其实这些文件每天的内容都如此,可是从关仁贵的嘴里说出来又不同了。他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分析得如此透彻,同时又汇报得如此清晰,已经很不简单了。听着听着,张清扬就听出一些味道来了,他感觉关仁贵看似年轻,可是好像很懂得基层的工作。
  他便笑着问道:“你一直都在材料室工作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