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7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梁回答:“医生说各项指标都不正常,头上还有三处外伤,身上有好多淤青,医生怀疑他伤了神经,正在对他进行进一步抢救。”停了一下,他又接着说,“医院我也帮不上忙,在拜托医生后,留下几个人在那,我便回了工地。工地上一片狼藉,钢模板扔的哪都是,一个库房也被撬了,好多地方都是血迹。当时那个塔吊师傅正在现场,向我描述了经过……”
  听着乔梁的讲述,还原了当时的事情经过。
  原来,幸福小区一号工地上现有上百名工人,白天工人在工地干活,晚上就住到临建房里。工地晚上只留下夜的一家人,是塔吊刘师傅两口子,媳妇临时回家看孩子,这两晚一直都是刘师傅一人在工地。前半夜工地一直加班打混凝土,直到将近零点的时候人们才干完离去。四外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安全隐患,也没有其它可疑现象,刘师傅锁好大门,进屋休息。
  刘师傅是被一阵响动惊醒的,他先听了听,然后掀开窗帘一边,透过玻璃向外看去;只见有四个黑影正在搬钢模板,把钢模板堆到了大门里,看样子准备一会儿往走弄。他意识到有贼,便先是悄声给技术科马科长打了电话,然后又在屋里大喊道:“老杨、老段、老肖,赶紧操家伙,有人偷东西。”同时,在屋子里翻动着铁东西,闹出很大的动静。
  刘师傅跟着这个建筑队干了好多年,建筑队属于鹏燕建筑公司,他听过公司总经理张燕讲话。张燕特别强调,晚上看门的工人师傅一旦发现有贼偷东西,不要贸然上前接触,而是要以把贼吓唬走为目的,东西有价人无价。当时听了张总“以人为本”的表述,刘师傅激动不已,觉得张总拿他们工人当人看,工作更加卖力。在晚上下夜的这些年,刘师傅也多次遇到有“贼”光临,但每次都把对方吓走了,不但没有因此负伤,也没丢什么东西。

  可是今天外面的“贼”却与往常不同,只是停了大约半分钟,接着又继续搬东西。显然“贼”是听到了声音,但根本没当回事。
  既然贼不怕吓唬,那就不能躲在屋里,而任由他们搬了。于是刘师傅操了一把铁锹,冲出看门房,一边喊着“放下”,一边跑了过去。
  那四人看到有人过来,立即停下手中动作,把刘师傅围在中间。
  刘师傅虽然举着铁锹,却不敢贸然挥向对方,只是喊着“放下,放下”。
  “还不下手?”四人中的一人向着刘师傅身后一指。
  意识到身后有人,刘师傅急忙晃着铁锹,回过身去。哪有人?意识到上当,却已经晚了。早有两人上来掐住他的胳膊,夺去铁锹,把他按在地上拳打脚踢。然后一个人按着他,那三人则继续搬钢模板,并撬开一间库房,进去搬东西。
  刘师傅先是一阵迷糊,不一会儿清醒过来,就一边挣扎,一边质问:“你们要干什么?”
  “老东西,闭上你的臭嘴,否则有你好看。”按着老刘的人说了话,“你知道不?这些投资商都是黑心商人,他们榨老百姓血汗钱。老子是替老百姓劫富济贫。”说完,又是几拳打了下去,还把一块破布硬塞到对方口中。
  搬了一会儿东西,那三人忽然停了下来,耳朵贴在大门上。

  “老刘,老刘,怎么回事?你不是说有事,叫人来吗?”门外传来了急切的喊叫声,是技术科马科长来了。
  临建房建在小区西边的土圪梁上,上百号工人都住在临建房里,马科长也是从那里来的。
  刘师傅干着急说不出话,只能像狗一样不停的“唔唔”着。
  可能是听到了刘师傅的动静,外面再次响起马科长声音,声音更近了:“老刘,是不是喝醉了?什么时候弄的小狗?不会是老婆不在家,找个女女吧?嘿嘿……”随着话音,响起了“哗楞,哗楞”开锁的动静。
  大铁门“吱扭扭”开启了,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开处,正是马科长。

  不容马科长反应过来,门后三人一齐出手,击向马科长。
  马科长当过兵,也挺灵活,背上虽然挨了一拳,但还是躲开了另两拳,并闪向一边,厉声道:“你们要干什么?赶紧放下东西,束手就擒。上百号工人马上就到,否则要你们好看。”
  那三人对望一眼,缓缓蹲下*身去,并双手抱头,显然是“投降”的架势。
  就在马科长稍有松懈之际,三人一齐起身,手中竟都多了双截棍,显然刚才是都在背后藏着呢。
  马科长以一敌三,又是赤手空拳,没几个回合,头上便挨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两棍上去,马科长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一阵吵嚷声由远及近,三人一阵耳语,叫上同伙,四人出了院子。
  等工人赶到时,一部分人救人、报警,一部分去追凶手。可哪有凶手的影子?只有围墙东南角的两排车辙印。
  听乔梁说完,楚天齐追问道:“凶手有什么特征?”
  “据刘师傅讲,四人全都戴着头套,一身黑衣,连鞋也是黑的,个头中等,体形适中,根本就没什么特征。”说到这里,乔梁微微颔首,“楚市长,事情就是这样,请市领导关注一下,尽快破案,我还得去看看马科长。”
  楚天齐道:“好吧,市里一定予以关注。”

  “谢谢楚市长。”说完,乔梁快步走出了屋子。
  看着远去的身影,楚天齐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浓浓的疑惑萦绕心头:鹏程也被打?
  忽然,楚天齐想到了一件事,便马上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很快,电话里传出曹金海的声音:“市长,您找我?”
  “老曹,幸福小区的事听说了没有?”楚天齐直接问道,“据项目部乔经理说,马科长伤的挺厉害?”
  “我正要向您汇报这事,已经进政府院了,马上就到。”曹金海话音中,伴随着开关车门的声音。
  “好的,我等你。”说完,楚天齐挂断了电话。
  不多时,曹金海就来了。进门就坐到对面椅子上,汇报起来:“我是今天早上七点多,听医院老张说的,然后就直接到了医院。老张说,伤者头上有三个口子,创口呈短弧形,和目击者说的双截棍相吻合。其它处并没有创口,但有几处淤青。伤者血压偏高,心率不齐,其它指标倒还正常。那几个伤口不太深,按说伤者不应该没有意识,但现在伤者仍昏迷不醒,就需考虑是否脑神经受到损伤了。而且伤者嘴角有呕吐物,也像是伤到脑子的症状。”

  边听边点头,曹金海的说法和乔梁一致,而且消息都是来自医院,那说明乔梁所言应该没有水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