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8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实上,陆左在我的心中,一直都十分的沉稳,特别是他在茶荏巴错开悟了之后,就更是如此,有的时候我都觉得他并不像是只大我几岁,而如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一般。
  现在我才发现,他其实也是一个年轻人,也有心绪不宁的时候,也会有自己的软弱,并不是一个心志强大的神。
  当然,这样的陆左,才显得格外真实。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左哥,这样,我们跟你一起去,不过到时候见面交谈的时候,我们远远地跟着,不让对方发现,你看怎么样。”
  陆左沉吟了一会儿,点头,说好吧,既然赶过去都要两天时间,我们就别耽搁了,现在出发。
  他这边一说,旁边的三目河有点儿犹豫,说陆君,这个……
  他出发之前,族长曾经交代过,这儿的一切都以我们为主,让他务必按照我们的吩咐去做,但三目巫族很少有在不周山之上活动,一来是风雪严寒,二来需要钻山洞,这些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很大的障碍。
  陆左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朝他抱拳,说三目巫族的情谊,我们深为感激,此行前往出云峰,就用不着诸位随行了。
  他这话儿刚刚说完,旁边的王明却开了口,说不知道各位谁知晓出云峰的路如何走?
  众人一片哑口无言,显然都是不太清楚,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位哮天叶却站了出来,与我们拱手,说我虽然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愿意陪同几位一起出发。

  啊?
  我看了他一眼,瞧见他眼中略有歉意,知道他因为自己族人的作为有些不安,而陆左显然也明白对方的心思,开口说道:“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我们一会儿进山,找寻山民问路便是了。”
  哮天叶拱手,说各位都不是虫原的人,也不太了解这儿的情况,有一个当地人陪同,总会方便一些。
  他说得真诚,而我们的确是需要帮助,谦虚三两句之后,便也不再推脱。

  随后王明与三目河这边简单沟通了一会儿,然后送他们离开。
  这行人离开之后,陆左转过身来,朝着哮天叶长身一鞠,说有劳哮天兄了。
  哮天叶苦笑,说诸位让我同行,是看得起我,用不着客气。
  简单寒暄之后,我们开始行进,转回原来的路途,然后开始往山里行走,一开始的时候,周遭皆是嶙峋的山石,十分突兀,而且还有许多的绝境之地,而走了几个小时,周遭渐渐寒冷,大风呼呼地刮着,而周遭则是一片皑皑白雪和冰川。
  哮天叶没有再走,而是带着我们在雪线附近转悠,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之后,前方突然间出现了一抹光亮。
  那光亮虽然昏暗,不过在这样的夜里,却显得格外显眼。

  哮天叶转过身来,对我们说道:“这儿是生活在这不周山上的山民集居地,这儿的山民来历十分复杂,有许多甚至是在虫原声名狼藉之辈,很是敏感,所以一会儿过去了,各位尽量别说话,让我来应付就是了,可以么?”
  我们纷纷点头,说好。
  再走近一些,我才瞧见那儿却是一个客栈之类的地方,山石累积,差不多有三层楼的规模,而正当我们准备进入的时候,里面走出来了一个家伙,吹着口哨,然后准备解裤子,找地方尿尿。
  那人一露面,我的眼睛立刻就眯了起来。
  这家伙,却是兔六。
  兔六,兔六,就是那只引开陆左他们的猥琐兔子。

  这顶着一个兔脑袋的猥琐男,他里应外合,与那不男不女的阴阳人一起将猪弄奇给杀了,害得我们虽然弄来了钱,却扑了一个空,失去了小妖姑娘的线索,后来又让陆左他们失去了方向,最终导致我们不得不硬着头皮赶往出云峰。
  原本我们都已经放弃找他麻烦了,却不曾想在这儿居然又遇到了他。
  这边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人一露面,我们几个人的眼睛都眯了起来,而旁边一直跟随的哮天叶也激动地说道:“是兔六,那家伙的骚味,隔得几十米,我都能够闻得到。”
  这家伙一出现,众人跃跃欲试,不过之前答应过哮天叶,这儿情况不同,不周山的山民、游民,很多人都是虫原之上犯了案子、混不下去的亡命徒,如果我们肆意妄为,只怕是找不到向导,承诺一切由他应付,所以便都看向他,想听他意见。
  陆左比较焦急,问道:“现在该如何?”
  哮天叶犹豫了一下,然后拱手说道:“几位谁有本事,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其掠来,还请出手。”
  准动手,这就简单,用不着王明和陆左两位老大开口,我便笑道:“我来吧。”

  那兔六我之前碰过一次面,到底有多厉害,我心里有数,而他们也是知晓,瞧见我主动请缨,陆左点头,吩咐道:“小心点,别闹出动静来。”
  我深吸一口气,打量着几十米的距离,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
  在那一刻,我瞧见了哮天叶惊诧的表情。
  下一秒,我瞧见那猥琐的兔子找到了一个背风口,开始哆哆嗦嗦地放起了水来。

  这山上冰寒,大风呼呼,冻得人直哆嗦,那兔六也是冷得不行,不停地抖着,差点儿尿一裤裆去,而就在他准备完事儿的时候,被我从虚空之中浮现,一把捂住了嘴,随后将他扣住,转身就拖向了我们刚才存身之处。
  那家伙被陡然袭击,一开始肯定是懵了,随后拼命挣扎,想要逃脱我的掌控。
  不过我哪里能够让这家伙得逞,当下也是双手用劲,让他挣脱不得。
  十几秒钟之后,我轻松地将人拎到了这边,陆左朝着我打了一个手势,让我来到一处背风的山石后面来,停下脚步,眯眼打量了一会儿那还在兀自挣扎的家伙,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我数三声,你若是再挣扎,我们便把你弄死,扔下山崖——三、二……”

  陆左念得很快,几乎是念到“二”的时候,兔六浑身一僵,一动也不敢动了。
  这家伙到底还是个怕死的性子。
  陆左笑了,又对他说道:“一会儿我让人放开你的嘴,我问什么,你答什么,你好生回答,倘若是回答错了一个字,我立刻将你的脑袋敲碎,然后我们吃兔脑袋,你可知晓?”
  那人不断点头,脸上露出了浓浓的敬畏,显得很是合作。

  陆左朝着我挥手,示意我放开他的嘴。
  我照着做,那兔六果然没有大声叫嚷,显然是知道能够悄无声息将他绑到这儿来的人很不好惹,不过他还是怯怯地说道:“我们虽然长了一兔子脑袋,但也是人,只不过进化不完全而已,脑壳真的不好吃……”
  日期:2017-03-09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