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2098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重新烧开,厨房里有碧螺春,茶放八成烫,重新在泡一壶去,如果味道不让我满意,你继续来,直到我满意为止”林煜斜着眼睛瞟了一眼楚南道:“用心去泡,力求让我一次满意,否则的话,受累的,还是你自己。”

  “行,你狠。”楚南虽然很生气,但他还是不得不端着紫砂壶跑到了厨房里去烧开水,的确,他刚才没有把水烧开,而且还放了一些脏水在里面,他要整死林煜。
  十分钟,又一壶茶放到了林煜的跟前,他气呼呼的站到一边,他要看林煜这一次还能挑出什么毛病来。
  林煜又倒了一杯茶,他看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杯子放到了一边,一言不发。
  楚南看着林煜直冷笑,他心想,跟小爷玩,小爷能玩死你,算是玩不死你,小爷也要恶心死你,看你小子以后还敢不敢嚣张了。
  片刻,茶水稍凉,林煜端起了那杯茶水,递到了楚南的跟前道:“喝了它。”
  “什么?”楚南懵逼了。
  “我说,喝了它。”林煜残忍的笑了笑道:“怎么,你不喝,是不是这杯茶里面有问题?”

  “茶没问题,但我也不喝,因为我不渴。”楚南咬咬牙,他一仰头道:“我连这点自由也没有吗?”
  “你真的不喝?”林煜笑了:“如果你不喝的话,茶还是有问题的,我劝你还是喝一杯吧,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吃进去。”
  “我不喝。”楚南脖子一梗,他不相信了,他今天不喝这杯茶了,这小子还能把他怎么样。
  “那好,一会儿我叫你外公过来,请他喝这杯茶,说这杯茶,是他最疼爱的外孙为他泡的,你看怎么样?”林煜阴侧侧的笑了。

  “你……”楚南感觉自己被当头棒击,他差点吐血了,他几乎要哭了,因为他清楚这杯茶里有什么问题,他放了点泻药,林煜这小子,敢指使他楚大少做这个做那个?这可是楚大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所以他咽不下这口气。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阴险,林煜似乎他更加阴险一些,林煜直接叫他外公来喝,要是真的喝出来什么问题,那么妥了,他回头肯定会被外公用烧红了的戒尺,狠狠的抽一顿。
  “喝,还是不喝?”林煜盯着楚南道:“你现在这两个选择。”
  “我……喝。”楚南咬咬牙,他拉一次肚子没有关系,但千万别让他外公知道这件事情,那样的话,一顿揍是跑不了的。
  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含着泪也要吞下去,这是楚南现在心的感受,他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跟前的那杯水,然后恨恨的盯着林煜。
  在林煜鼓励的眼神下,他仰头把那杯水给喝的干干净净,然后他放下杯子,急吼吼的向洗手间方向跑了过去。
  片刻以后,一阵痛苦的呻吟声从洗手间里传了过来,这家伙的泻药,不拉个三天三夜,恐怕是是拉不完的。
  “小样,跟我玩套路,呵呵,这些都是我玩剩下的。”林煜笑了,诚然,这货跟他玩,还真的有点嫩了。
  夜幕,在次来临。

  帝都正心,秋家大院。
  这花园式的大院,如果没有雄厚的财力,是根本玩不起的,整个帝都,虽然随处可见有钱人,但是真正能买得起市心这种园林式的大院的,帝都屈指可数。
  这个地方一侧是一处商业圈,另外一边是帝都重要的行政心,而且这条道路,从来不会堵车,因为一般的车,是不允许驶入这条街的范围之内的。
  越是豪门深宅,其的战斗越是厉害,表面平静的秋家,暗地里暗流涌动。
  “若盈啊,最近秋氏,还不错吧。”
  正厅之,秋凌岳放下了手的杯子,向秋若盈问道。
  “还好。”秋若盈淡淡的说:“爸你别操心了,秋氏有我,你身体不太好,在家好好养着身子是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呢?”秋凌岳叹了一口气道:“不管怎么说,你终究是一个女人,我在商场这么多年,知道商场如战场,那地方,可是一不小心,会被人吃的地方啊。”

  “谁吃谁,还不一定呢。”秋若盈笑了,她知道父亲找自己来是什么意思,无非是觉得,自己一个女人管掌管秋家,他不放心罢了。
  “有些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秋凌岳想了想道,他一直在注视着秋若盈表情的变化,但令他失望的是,秋若盈脸没有任何表情。
  “爸,有事你说吧,毕竟,你是一家之主。”秋若盈神色如常,她早知道,自己的父亲会有此一问,也知道,这是他的一次试探。
  “我想把秋氏的制造业,从集团里分离出来,成为秋氏制造,你以后,分管制造行了。”秋凌岳道:“你这些年,身的担子太重了,也该分担一些了。”
  秋若盈冷笑不已,自己的这个父亲,这话还真的说得出口啊,她不动声色的说:“没有什么重不重的,我觉得这样挺好。”
  “反正浩宇失踪,我的儿子。”说到这里,秋若盈的声音微微的有些颤抖:“也生死未卜,我简直是行尸走肉。”
  “多做些事情,有些时候能冲淡这些感情,所以这些事情,我还是去做着较好吧。”
  “那也不能,让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你的身。”秋凌岳道:“我的提议,下个月会摆家族议会的案头,咱们按规矩来,投票制的,毕竟现在是民主,我……”
  “我不同意。”没有等他说完,秋若盈打断了他的话:“现在秋氏集团发展挺好,而且制造业从分离出去,会造成人心浮动。”
  “那样对我们是不利的,我们的对手会趁此机会,会把我们原有的东西抢走,所以我不同意这个提案。”秋若盈道,她的声音坚决,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她是不打算,给那些人这个机会。
  “你要清楚,我才是一家之主,秋氏不能你一个人坐大。”秋凌岳听女儿如此坚决的态度,他的声音猛然抬高。
  “爸,这才是你最想说的话吧。”秋若盈笑了,她站起来道:“你的态度很坚决?”
  “对,我的态度很坚决,我告诉你,我才是一家之主,我说什么是什么,你只有执行权,没有否认权。”秋凌岳喝道。
  “这话,在二十多年前,秋氏集团濒危的时候,你怎么不说?”秋若盈笑了:“在秋家负债累累,你被债主逼的地我路可走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呵呵,现在秋家做大了,一跃成为华夏首富,你又说你是一家之主了,你又摆你一家之主的威严了。”秋若盈厉声道:“你真是我的好父亲啊,你的所做所为,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啊爸。”
  “若盈。”秋凌岳身的气势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这些年来你吃了不少的苦,也受了不少的委屈,我也亏欠你太多。”
  “但是我现在毕竟还是秋家的一家之主,我不可能只照顾你一个人的感受,现在秋家的人,对于你,越来越不满意了……”
  “他们对我不满意,那是因为我没有满足他们的胃口。”秋若盈冷笑道:“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提钱机,我只是一个为他们赚钱的机器罢了。”
  “我也是为了你好,手心手背都是肉啊。”秋凌岳痛心疾首的说。
  “是吗?爸,你敢拍着你的良心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吗?”秋若盈怒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