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7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手机里声音一下子变得非常尖厉:“楚天齐,你个骗子,你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呀?谁都不傻。”
  本来就把手机紧贴在耳朵上,被对方如此一吼,楚天齐下意识的拿开手机,又赶忙捂到耳朵上。
  “呵呵呵……”于涛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显然听到了一些话。

  云翔宇也笑的前仰后合,点指楚天齐,学着尖厉的女声:“你个骗子,你以为别人都傻呀,谁都……”
  楚天齐不能任由这俩小子搅局,赶忙起身,快步走了出去。边走边对着手机道:“你这是怎么了,不分青红皂白,先来这么一通雷烟火炮?”
  江霞“嘿嘿”一笑:“你的前女友是不是叫宁俊琦呀,是不是在沃原市委组织部做处长呀?”
  听对方提到“宁俊琦”三字,楚天齐就预感到了不妙,便谨慎的回答:“她是我女友。”
  江霞又换了一个话题:“你是不是还有一个叫姜云生的同事?是不是八月下旬,就是那天之前,一同参加的婚礼?”
  完了,露陷了。楚天齐只得假装糊涂,硬着头皮道:“是。”

  “今天中午,我遇到一个朋友,朋友和她表哥在一起,她这个表哥就叫姜云生。姜云生说你俩以前是沃原市一中同事,还说起了那天参加婚礼的事。姜云生很热情,我问什么他都热情回答,还主动交换了电话号码,那个号码太熟了,尤其前九位更熟。他还告诉我,宁处长的手机号是雁云市的,并不是沃原市的。”说到这里,江霞停了下来。
  此时,楚天齐已经来到楼房外面拐角处,他忙对着电话道:“江书记,姜云生这个人你可要防着,那人靠不住。”
  “谢谢提醒,我也觉得那人靠不住,说话也大多没根。”说到这里,江霞话题一转,“只是有一句话,我却深信不疑,他说你和宁处长早就断了。”
  “别听他胡说,我和俊琦约好了,先工作再家庭,只是现在因为特殊原因,我俩才故意弄成了这么一个状态。”楚天齐的话半真半假,“俊琦当然有一个雁云号码了,那个是公开的;她还有一个沃原市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非常少,专门用于我俩联系。”

  “真的?就像我俩这样?”江霞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你可别骗我,谁都不傻。”
  “哪能呢?”楚天齐继续大言不惭,“骗谁都不会骗你。”
  江霞娇斥道:“楚天齐,你少油嘴滑舌,那天的号码指定是姜云生的,他说的那个通话时间点,正是我看到那个号码对应的时间。”
  “我……”刚说了一个字,楚天齐忽然压低了声音,“我这有情况,改天再说。”说完,挂断电话,眼睛盯着前方。
  前方人影一晃,一个男人进了餐馆。
  楚天齐紧走几步,跟进餐馆。
  那个男人正好拿着手机,刚进电梯。可能是碰了免提的原因,手机里竟然传出一个男人声音:“谁都不傻。”电梯门关上,听不到手机里的声音,也看不到那个男人了。
  迈动脚步,楚天齐向雅间走去,边走边疑惑:那人怎么看着眼熟?电话里的声音似乎也有些熟。他们到底是谁呢?
  本来想着当天去当天回,本来想着躲开于涛,省得对方截短。不曾想,偏偏遇到了对方,而且还被多留了一天两夜。只到十月八日早晨,楚天齐才赶回了成康市。
  由于担心误事,楚天齐天不亮就从省城出发,路上也非常顺畅,在八点前便回到了办公室。
  坐在椅子上,楚天齐一边吸着烟,一边想着这两天的事。
  在这两天中,于涛时不时拿话挤兑自己,就连云翔宇最后都疑神疑鬼了。可于涛那小子又不挑明,自己便没法主动解释,真是被整的够呛。想想被于涛和云翔宇“逮”住这事,还真应了那句话:常赶集,没有遇不到亲家的。
  “笃笃”,敲门声响起。
  收回思绪,楚天齐说了声:“进来。”
  屋门推开,李子藤走了进来。
  楚天齐先问起了对方:“子藤,这几天休息的怎么样?出去玩没有?”
  “哪都没去,就在家了。”说话间,李子藤已经到了桌前,“幸福小区的乔经理想见您?”

  楚天齐知道,幸福小区的投资商是河西鹏程公司,老板是张鹏飞,公司背后站着副省长张天凯。自恃身份特殊,再加之张鹏飞和楚天齐不睦,平时幸福小区有事也是找城建局或是王永新,从来都不找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楚天齐不禁疑惑:“见我?什么事?”
  “乔经理没说,只说是必须见您,还说事情非常紧急。”李子藤道,“我也是今天刚从家里坐早班车来,一进院正好碰到了乔经理,他就直接跟上来了。”
  从李子藤的转述中,听得出对方语气很冲,也似乎很急,毕竟是省里来的投资商代表,那就见一见。想到这里,楚天齐道:“让他进来,不过时间很紧。”
  “好的。”答应一声,李子藤走了出去。
  很快,幸福小区的乔经理便来了。乔经理名叫乔梁,年纪在四十左右,身高大约有一米七五的样子,短发平头,体格健壮匀称。
  径直来到办公桌前,乔梁语气很急,但又很恭敬的说:“楚市长,打扰了,实在抱歉。今天来找您,主要是汇报一下鹏程幸福小区发生的事。”
  听到对方说话态度端正,楚天齐很满意,便点点头,示意对方沙发就座。
  “楚市长,我不坐了,汇报完就走,项目部还有好多事等着我去处理呢。”乔梁接着说,“鹏程幸福小区一号项目,今天凌晨被一伙蒙面人给砸了,项目部技术科长也被打了。”
  楚天齐一惊:“什么时候的事?人有事吗?”
  乔梁说:“人在医院,意识也不清醒,头上脸上全是血,还不知道伤的怎么样。除了技术科长以外,还有一个塔吊师傅也挨了打,不过他人倒是清醒,就是脸上肿了一块,身上也有几块黑青。”

  “我让秘书联系一下医院,让他们全力抢救。”说话间,楚天齐伸手去拿电话听筒。
  “谢谢楚市长,我刚才已经去找过院领导了,他们正在全力抢救。”乔梁马上接了话,“我还是抓紧汇报吧。”
  “好。”楚天齐放下了电话听筒。
  乔梁继续说:“前几天我一直在项目部待着,昨天回公司办事,晚上就没回来,准备今天起早往回赶。在将近凌晨四点的时候,接到项目部电话,说是出事了,我马上安排留守人员配合医院抢救伤者,然后便马不停蹄从省城往回赶。在不到七点的时候,到了县医院,技术科长还在急救室里,仍然昏迷不醒。”
  “医生怎么说?”楚天齐插了话。
  日期:2017-10-09 09: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