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6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被丨警丨察带走前,魏龙忽然向楚天齐深深鞠了一躬,然后猛转回身,走去了。
  楚天齐注意到,在转身的刹那,似有水珠飞溅开来。
  魏龙已经离去,那扇屋门也已关上,但楚天齐还望着魏龙离去的方向,定定的出神,还在想着老魏的忠告,想着那句“权利是把双刃剑”,和那句“家有贤妻,不招横祸”。只到王副科长来喊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和对方一同离去。
  在探完监以后,把带来的香烟、衣物留给王副科长,对其表示感谢,并寒暄一番后,楚天齐才离开了监狱。
  缓缓启动汽车,看了看时间已经将近五点,楚天齐决定去市里吃点饭,吃完再赶路。今天早上起的晚,没有吃早点,中午又随便吃了一点,现在早饿了。

  在五点半的时候,楚天齐进到了城里,这次他没有去到熟悉的餐馆吃饭,而是专门选了一家偏僻的所在,还刻意进到雅间去吃。现在还没到正式上客的时候,餐馆也就没计较一人占用一个雅间。
  点了一个肉菜、一个素菜、一个凉菜和一碗米饭,楚天齐坐在那里等着。
  虽然现在还没什么客人,可能是餐厨人员下午上班不久的原因,菜却上的非常慢,十多分钟后,才上了一道凉菜。
  一边缓缓夹着凉菜,一边喝着茶水,一边等着热菜。即使吃的这么慢,还是没能等到热菜上桌,凉菜盘里已经只剩下了汤水。楚天齐不禁有些着急,自己可是要赶路的,像这样等下去,菜饭上齐怕是还得一个小时。于是,他推开屋门,冲着外面喊了声:“快点上菜。”
  “菜来了。”一个男声传来。
  不对,声音怎么这么熟?楚天齐正疑惑间,门帘一挑,走进一人,后面还跟着一个。
  看到二人,楚天齐就是一楞:他们怎么会来?同时心中暗道:真是躲也躲不开。

  “楚市长,你这悄悄的来,连招呼都不打,什么意思?”当先之人已经发话。
  楚天齐道:“于涛,少阴阳怪气的,什么叫悄悄的来?我正准备一会儿给你们打电话呢。”
  来人正是于涛和云翔宇,于涛一笑:“是吗?那怎么自己吃上了,怕我们请不起?还是故意躲我们?”
  “行了,行了,少白活。”云翔宇两步跨到餐桌旁,坐了下来,“服务员,来,加菜。”
  于涛也不再奚落,跟着坐到了餐桌旁。但还是审问道:“说,干什么来了?鬼鬼祟祟的。”
  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神情,楚天齐总有些心虚,但今天这事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说道:“去河西二监探监。”

  “探监?还是那个人?”于涛反问。
  “就是老魏。两年多没来了,再有一个月他就出狱,怕是出狱后更难见到,他今天也表示,会找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自食其力生活……”楚天齐讲说着探监的过程,也讲了这次放假没有回家的原因。
  于涛“哦”了一声:“听着好像还能说的过去,也基本合理。”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阴阳怪气的,就跟他有什么鬼似的。你没鬼吧?”云翔宇先对着于涛,后又转向楚天齐。
  “你没鬼吧?”于涛也重复了一句。
  听着云翔宇的问话,再看着他的表情,楚天齐意识到,于涛没有瞎说,心中安定不少。遂“嘁”了一声,“我能有什么鬼?让你们省顿饭钱,你们倒疑神疑鬼了,真是好心没好报。我今天早上没吃饭,中午就随便对付了一口,早就饿了,这才决定先填饱肚子的。你俩怎么就转到这儿了?”
  “你能来,我俩就不能来?”于涛语含讥诮。正好服务员来了,他便不再说话,而是快速点起菜来。
  “这家伙吃错药了。”云翔宇妥落了于涛一句,然后说道,“老婆孩子都出去旅游了,我俩前两天有事,走不了。今天正好有空,就出来瞎转,准备一会儿去洗浴泡着,有吃有住又能洗澡。我只顾开车,没注意到,结果他在副驾驶位坐着,说是看到你的车在这。走近一看,果然是,我俩就直接进来了。向收银台一打听,服务员就把我们指到这儿来了。”
  “有缘千里来相会嘛!”于涛调侃一声,把菜单给了服务员。
  服务员转身出去了。

  就这样,一边等菜,三人一边聊着天,但于涛总是阴阳怪气的意有所指。
  尽管心里怼了于涛多遍,但楚天齐却不敢强力反击,因为自己有“把柄”在对方手里。
  还好,这次上菜要快的多,三人话题转到了吃喝上。不知原来是餐馆欺生,还是确实有客观情况,现在八道菜也才半个小时就上齐了。
  刚刚于涛“收敛”了一些,可是二两酒一下肚,又开始“夹枪带棒”讥诮起了楚天齐。让于涛这么一弄,云翔宇也不禁狐疑不已。

  楚天齐真是有苦难言,既觉冤枉又无从解释,而且也解释不清,只会越解释越麻烦。
  一个多月前的周六,楚天齐到雁云市参加肖婉婷婚礼。参加婚礼后,楚天齐没有回到成康市,而是住了下来,他要参加下周一的建设厅会议。当时他住在了市政府旁边的喜来登酒店,是于涛给安排的。
  可就在周日晚上,正好又是“七夕节”,江霞来了,向楚天齐吐露了胸襟,而且还请他“验证”自己的身子。楚天齐当然没有“验证”,但江霞却在卫生间洗了澡,还遗留下了换下的内*裤。巧的是,于涛去结帐时,正好从负责任的服务人员那里知道了“女内*裤”一事,很可能还看到了实物。当时于涛就电话调侃了楚天齐,楚天齐才没敢再着于涛的面,下午开完会便直接回了成康。
  这一段时间,楚天齐一直躲着于涛,既没见面,也没打电话,今天还刻意选择了一个陌生地方吃饭,就是担心遇到于涛,担心对方拿“内*裤门”说事。不曾想,躲来躲去,还是撞到了对方枪口上。
  “哥们,发什么楞?”云翔宇举起了酒杯,“是不是真有什么事?”

  “哪有?走一个。”楚天齐举杯,和对方一饮而尽。
  于涛在旁边“嘿嘿”一笑:“有没有事,大家心知肚明,谁都不傻。”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听到手机铃声,楚天齐心中一喜:电话来的好,省的那家伙没完没了。可是当他看到那个号码,却又迟疑了,不知现在该不该接,因为来电话的正是“内*裤门”女主角。

  “你的电话。没听见?还是不方便呀?”于涛在一旁提醒着,同时伸长脖子瞅着手机屏幕。
  “有什么不方便?”楚天齐按下接听键,把手机紧紧捂在耳朵上。
  “天齐,说话方便吗?”手机里传出江霞娇滴滴的声音。
  楚天齐下意识的看了桌上两人一眼,回道:“方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