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6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肖小军点点头,说:“在国外,的确需要陈秘的帮忙,父亲在国外的一些关系我暂时还联系不上。至于我们几个了解到的军方机密,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轻易说出去的,只要不说出去,我们就多了分安全。”

  “对,”陈水镜信服地点头,心说肖小军不愧为这几个高干子弟的首领,他想问题的确周到。他补充说:“一但你们把知道的东西讲了出去,也就失去了保护伞。”
  “但是在离开之前,我一定要弄死张清扬,要不然咽不下这口气,我们一跑,京城所有公子哥都会笑话我们的,这个仇一定要报!”
  “邦哥,我怕……”那位娇小的佳丽望着肖小军凶神恶煞的模样,又由于穿得有些少,他缩在汪正邦的怀里哭了起来。
  “小兰,没事的,不要怕,躲在这里没事的。”汪正邦在女人的面前十分温柔,紧紧把她抱在怀里。
  “正邦,这妞是哪的,长得挺漂亮啊!”肖小军歪着眼睛,目光在女人的身体上扫动。江南女人特别有的柔弱委婉让女人更多了分俏丽,再加上挂在脸上的泪珠,真是我见犹怜的角色。这种楚楚动人的江南女子,正是肖小军需要发泄的对象。
  “军哥,她……她是我未婚妻,你弟妹,这次我要带她一起走。”汪正邦看出了肖小军眼神不正,慌忙解释道。
  “妈的,你带了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在我面前晃,我可和你说啊,我不一定能把持得住……”
  汪正邦怀中的女人一听到这话,吓得全身发抖,赶紧搂住了汪正邦的脖子,模样更加动人起来,那发嗲的嗓音让肖小军口干舌燥。见到女人水嫩的小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肖小军突然像是有了主意。

  他说:“正邦,带上她跑也可以,不过是不是也要共产啊?”
  “肖小军,你他妈的说什么?”汪正邦再也忍不下去了,站起来指着肖小军的鼻子。
  “你激动个毛啊!”肖小军地所谓地笑道:“妈的一个男人上她是上,两个男人上她也是上,我们又不是同一次搞这种事了,哈哈……今天晚上就给我吧……”
  “肖小军,她是我老婆,我老婆你知道不?”汪正邦气急败坏地喊道。
  “你老婆怎么了,我就知道她是女人,妈的我现在正缺少女人,让她给我泄泄火能损失几根毛?”
  “你……”汪正邦没想到肖小军能说出这种话,指着他不知道说什么。
  “两位哥哥,你们都先别发火,误会……都是误会,大家这几天都肝火盛,不要因为这点小事伤了和气。”站在一旁很尴尬的纪小鹏说道,他一个劲儿地向陈水镜使眼色,可陈水镜稳如泰山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冷眼看着眼前的情景。
  “邦哥,不要为了我和他们发火。”名叫小兰的女人拉住了汪正邦,又哭泣道:“全怪我,我不应该缠着你的,要不……我离开这里吧,你们走你们的,我又没犯法,公丨安丨不会抓我的。”
  “想离开,不行……谁知道你会不会报警?”肖小军冷冷地说:“活着就别想离开,除非是死人!”
  “肖小军,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汪正邦动了真火,冲上去就要撕打。
  “怎么了……嗯?”肖小军的枪硬生生地顶在汪正邦的脑门上。
  汪正邦呆住了,也许是真的绝望了,他闭上了眼睛。

  “不要,不要……”女人瘫软在地上双手抱着汪正邦的大腿。
  “军哥,不要这样,大家都是兄弟,不能因为女人伤了和气……”纪小鹏一看事情不好,今天的肖小军的确有些失常,他便冲上去挡在汪正邦的面前,一手按下了肖小军的手枪。
  这时候,就听陈水镜冷冷地笑道:“吵吧,打吧,打死一个少一个,我对你们太失望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们的老子为什么会被抓进去了,原来是因为养了你们这帮混蛋,你们如果有一个人像张清扬那样,也不至于让你们的老子受这种苦!”
  “你他妈的说什么?”肖小军愤怒地转过身来。陈水镜的话正中他的心病,现在张清扬在他的眼里已经成为了一堵无法超越的墙。
  “我说的不对吗?”陈水镜见自己的话起了反应,继续说下去:“在张清扬举杯庆祝的时候,你们在这里起内哄,我都替你们脸红。肖小军,一个女人就让你失去了理智,你还能做成什么大事?你对得起关在大牢里的父亲吗?”

  肖小军的火气慢慢的消了,他收起枪独自坐在了沙发的一角。汪正邦也拉起了自己的女人坐在另一侧。纪小鹏见事情平息了,不由得对陈水镜刮目相看了。
  这时候两位军官在餐桌上摆好了吃的,纪小鹏马上说:“走走,我们去吃些东西吧。”说完就拉起了汪正邦,和那个女人。
  陈水镜没有动,他心平气和地对肖小军说:“小军,你的失态我能理解,可是你不能总这样,我们的路还很长啊……”
  “我手上没钱了,国内的账户被封了。”肖小军喃喃地说,好像在为自己的失态找借口。
  “那也不要激动,我带着现金呢,”陈水镜指了指脚下的黑皮箱,他知道要想跟着这些公子哥们离开境内,就需要让他们对自己产生好感。“小军,这个时候我们自己不能乱,你说是吗?”

  肖小军抽出烟来点燃,苦笑着说:“陈哥,你先去吃点东西,我安静一会儿。”
  陈水镜放了心,站起身用力拍了拍肖小军的肩膀,随后走过去吃东西了。肖小军吸完了一根烟,见到那几人还在桌边喝酒,他便不动声色地走过去,找出一个空杯倒满,然后顺手拿起汪正邦面前的酒杯,两支酒杯碰在一起发出轻脆的响声,他把汪正邦的杯子还回去,拿起自己的杯子一饮而尽。
  大家明白这算是肖小军道歉的意思了,纪小鹏与陈水镜就暗示汪正邦,汪正邦想了想也就拿起酒杯喝干了。他心里清楚,肖小军对北方熟悉,况且他还有警卫,如果想从这里离境,非要他的帮助不可。
  汪正邦的女人小兰非常懂事,此刻吃了些东西,又喝了点酒,身体早就不抖了,脸上也有了神彩,红扑扑的很可人。她也站起来倒满了酒,然后对肖小军说:“军哥,我敬你一杯,刚才都是因为我让你们兄弟间产生了误会,是我不好。”
  肖小军见这个女人非但不记仇,还如此给面子,便笑着与她碰杯,微微一笑说:“正邦的女人不错!”
  大家放了心。汪正邦也觉得挺有面子了,一场危机总算过去了。吃过了饭,几人都有了精神,肖小军这才说:“我们谈谈下一步的计划吧。”
  陈水镜马上问道:“小军,你真要杀了张清扬不可?”

  “对,必须干掉他!陈哥,如是不是他,你堂堂的大秘书能混到这种地步吗?”
  纪小鹏点头道:“那我们应该做好计划,免得到时候出问题,应该先让人过去摸摸底,只可惜我们都不方便动身。”他说着话,目光就扫向了另一侧的四名军人。
  肖小军点点头:“安排他们两个人过去摸底,之后做好形动安排,干完了之后我们就远走高飞。”
  陈水镜忧心地问道:“从这离境方便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