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6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的,这个仇必须报,要不是姓张的那小子这么搞,我们能挎吗?我要替所有人报仇!”
  说话的年轻人正是北海舰队司令员肖海军的独子,身为北海舰队独立导弹旅的参谋长,知道很多舰队密闻。正如他所说,如果他把北海舰队他所知道的那些布属在边境处的导弹地点讲出来,俄罗斯人会把他奉为英雄的。
  他在第一时间得知了父亲被抓的消息,便开始了他的逃亡之路,由于有他带着的这几名军官来做掩护,一路上到也畅通无阻,通过一周的努力,终于逃到了这里。他已经与被抓的总参情报部常务副部长纪鹏的儿子纪小鹏,以及东海舰队副司令员汪振兴的儿子汪正邦联系上了,这两人正赶来这里,肖小军已经安排两位跟随的军官开车去接了。两人是早上出发的,算算时间应该回来了,可是到现在也不见人影。

  又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人还没有到,肖小军便有些担心起来,同时酒意上来了,他的大脑有些迷迷糊糊的,只听他骂道:“妈的,身边带个女人就好了!”
  一听到这话,门口的军官就笑道:“要不然我出去给你抓回来一个玩玩?听说黑龙江的女人身材好,屁股大。”
  “我草,我可不敢惹祸上身,要不借你小子那啥用用?哈哈……”
  “哈哈……”门口的两位军官也大笑起来,一人笑道:“肖公子,我劝你算了,这小子不好玩,我搞过多少次了!”
  “妈的!”肖小军又骂了一嘴,也不知道他在骂谁。他接着说:“你们两个提高戒备,我睡一觉!”
  “放心吧,有我们呢!”两人拍着胸脯保证。

  肖小军的这一觉睡了两个多小时,他是被风声吓醒的,睁开眼睛一瞧已经快晚上八点了。别墅外面北风呼啸,不时地暴发出鬼哭狼嚎般的声音。肖小军这一觉睡得有些冷,又加上受了些惊吓,双臂抱在胸前骂道:“这他妈的什么风啊,怎么这个动静!”
  门口的军官笑道:“这还是小声的呢!”
  这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越野车发动机的响声,别墅内三人的表情全都肃穆起来。肖小军掏出了怀中的手枪,命令道:“小心!”
  门口的两位军官不得不小心,一人端着微冲对着门口,另一人则在一旁寻找有利地点隐藏起来,枪也对着门口准备伏击。房外的车声已经停止了,微微听到有人说话。脚步声渐渐近了,他们已经来到了门口敲门。
  “谁?”门口的军官机警地问道。
  “北国风光。”门外有人低声答道。

  “有尾巴没?”
  “安全。”
  门内的军官快速地开了门,门外一行六人迅速地钻了进来。令肖小军意外的事,来人当中竟然还有一个陌生男人和一个女人。女人长得很漂亮,娇小玲珑,皮肤白晰,被冻得瑟瑟发抖,小心地依偎在一个男人身边。那个男人肖小军认识,正是东海舰队副司令员汪振兴的儿子汪正邦。
  六人当中有两人是跟随肖小军出逃的军官,一个是汪正邦,另一人是纪小鹏,剩下的一个文质彬彬的戴着眼镜的男人和那个漂亮的女人,肖小军就不认识他们了。见到有陌生人进来,肖小军就把脸拉下来了,不满地走过去,用手枪指着那个女人对汪正邦说:“怎么还有个女人,我不是说只让你们两个过来嘛,这个女人是你女人?那这个四眼是谁?”说着话,肖小军把枪指向了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把那个男人吓了一跳。

  汪正邦马上说:“军哥,别乱来,这是我的女人,没错,那个嘛……嘿嘿,他可是纪风桥的秘书陈水镜,陈哥。”
  “纪风桥的秘书和我有什么关系?”肖小军冷冷地问道。
  汪正邦解释道:“这次要不是他给我通风报信,我就死在浙东了!”
  “哼,他救了你,又没救我,这人不能留……”肖小军说着话,面露狰狞,枪又指向了陈水镜。
  肖小军的枪指着陈水镜,房内立刻阴冷下来,在陈水镜茫然无措一脸惨白的时候,他的手马上就要扣动了板机。汪正邦吓了一跳,没想到肖小军如此凶狠。他马上按住他的枪,大喊道:“军哥,你别激动,别激动……”

  肖小军冷冷地望着汪正邦,现在的他与亡命徒没什么区别,他的目光突然又扫向了汪正邦身边的那位娇小佳丽,感叹此妞真是正点。他望着女人笑,然后对汪正邦说:“这个女人虽好,但是……也不能带……”
  “军哥,你这是怎么了!”汪正邦与肖小军是旧识,两人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他自认很了解肖小军。可是今天的肖小军完全成为了一个陌生人,他那苍白的脸以及腥红的眼睛给人一种恶魔的感觉。
  肖小军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他再次举起枪对准备陈水镜,狰狞地笑道:“这个女人暂时可以留着,但是他绝对不行!”
  “军哥,你先别激动,陈哥是自己人,他是我们的智囊,你不能杀他,纪风桥所有的事情全都通过了他,有他在纪风桥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可以提供帮助,你醒醒!”汪正邦疯了似的摇晃着肖小军。
  汪正邦的话果然惊醒了肖小军,他反思了一会儿,便把枪收回了怀中,自嘲地说:“这些天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有些敏感了。”然后冷冷地望着陈水镜,目光中仍然没有任何的感晴色彩,问道:“陈秘书,堂堂的浙东第一秘书怎么也混到了逃跑的地步?”
  “哎,别提了!”见肖小军把枪收了起来,陈水镜销微放了心,说:“专案组已经查到了我的身上,并且找到了正邦的藏身地点,我和纪书记商量了一下,眼前只有逃跑的办法了。”
  这时候纪小鹏才说:“军哥,有吃的没,妈的一天没吃东西了!”
  肖小军点点头,回身坐在沙发上,又对几人摆摆手,然后对他手下的军官说:“厨房有吃的,弄点。”

  刚才守在门口的两位军官去了,刚刚进来的两人还在休息。都坐下以后,肖小军冷声笑道:“妈的,我真没想到这辈子会在这种场合下与你们见面!”他转向纪鹏的儿子纪小鹏,问道:“小鹏,你爷爷说不上话吗?”
  纪小鹏摇摇头,说:“人老了就没有人当回事了,他曾经的那些手下也不听他的了。这次他要见政治局的常委,都没有人见他!”
  “妈B的,全是那个张清扬搞的,现在刘家与陈家联手,一面对浙东施加压力,一面在军方清洗异己!老陈现在算是坐稳总参谋长的位子了!”汪正邦骂道。
  “这个仇必须报!”肖小军愤怒地说:“弟兄们,想想我们的老子,如果不是那小子搞出龙华大案,他们能进去吗?”说到这里,肖小军又转向陈水镜,玩笑地问道:“陈秘书,你给我们想个好法子吧,怎么样能杀了那小子!”
  第585章
  陈水镜吓了一跳,摆手道:“我劝你们省省心吧,以他的身份背景,他的身边肯定有人保护,要想下手是难于登天。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选择一种安全的方式离境。只要出了国,我国外的朋友就可以帮助我们取得合法身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