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48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我足尖一点,丝毫不作停留,朝着远处奔去。
  很快,我就抵达了那狗头藏身的巨石后面,找到了人,然后把我的计划跟他说起。
  那人到底还是个软蛋儿,听到我让他一个人在这儿待着,盯住洞口,连忙摆手,说不、不、不,这太危险了,那帮人都不是什么简单角色,我一个人身单影只,要出了危险怎么办?
  我哭笑不得,说你不要上前去,怎么会有危险?
  他还是直摇头。
  我最后都怒了,伸手过去,掐住了他的脖子,说你想怎么样?
  瞧见我杀气腾腾,这狗头最后还是软了,说道:“你别这样吗,我留在这里看着还不成么?别动手,自己人!”
  我说你在这儿稍等,我去去就来——我们刚才过来的速度有多快,你也是知道的,放心,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狗头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那一会儿他们若是发现了我,那该怎么办?”
  我说你难道不会跑么?
  狗头这才不再说话,对我说好,那你快去快回。
  我对这哈士奇的可靠性多少有一些担忧,不过时间紧急,我顾不得太多,只有咬着牙,使出了地遁术来,朝着回路跑去。
  我现在只希望陆左他们没有走多远,能够赶回来,和我一起把这帮人给合围了去。
  尽管对方宣称小妖姑娘现在在他的手里,但我是不太相信的。
  而即便是在,也未必就在这山洞里面。
  所以只要是抓到了这里面的主要人物,特别是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我们就有很大的希望找到小妖,而即便是找不到,也会有一些线索。
  我马不停蹄,健步如飞,尽可能地使用地遁术,而即便是条件不允许,也不会停留下来。
  然而当我一直赶到了我们分手的地方,我方才想起来一件事情。
  我可没有哮天一族那灵敏的嗅觉,现如今陆左他们到底在了哪里,一时半会儿之间,我还真的是没有办法找到。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只是停留了一小会儿,然后按照着大概的印象,朝着山上奔去。
  我上了山,又下了山,翻过这道坡,又冲上那道梁。
  这一路上,我也顾不得会不会招惹到什么麻烦玩意儿,一边走,一边大声呼喊着王明和陆左的名字。
  终于,在一阵跌跌撞撞之后,我终于听到远处的山梁那边,传来了陆左的喊声。
  而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
  听到陆左的回应,我赶忙使用地遁术,冲到了那边,瞧见对方一行人的时候,我几乎是趴了下来,感觉浑身大汗淋漓,腾腾热气从我的头上冒出,就好像是从水池子里捞出来的一样。
  累惨了。
  陆左瞧见我这副模样,赶忙跑上前来,将我给扶起来,关心地问道:“你怎么了?”
  我一连吸了好几口的冷空气,方才让急剧跳动的心脏平复一些,然后对他讲起了我刚才碰到的事情。
  什么?
  听到我的话语,陆左一脸惊讶地说道:“你的意思,是那个黑衣人并没有跟随兔六一起,而是跑到那边的山洞里待着了?”
  我说对,不但如此,那家伙对我们还特别熟悉,而且还一下子就点出了我所使用的道陵分身法。
  这太古怪了。

  陆左脸色肃然,而这个时候王明也赶了过来,问我怎么回事。
  陆左瞧见我疲惫不堪,便跟他简单解释了一下,然后说道:“让他们先别再追了,搞错方向了。”
  王明听完,一脸严肃,对我说道:“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我说我让陪同我的那位哮天一族在洞口附近守着,然后过来唤你们,如果赶得及时的话,说不定能够堵住那帮人。

  王明说那人真的很强?
  我点头,说对,虽然是分身,但对于强者的感应,还是很准的,而且不只是他一个人,我觉得他身边的那些人,都不是简单角色。
  陆左深吸了一口气,说他让你带话,说小妖在他手上,让我两天之后去那个什么出云峰,不然就撕票?
  我说对,不过我觉得这其中有诈……
  陆左皱着眉头,对王明说道:“事不宜迟,我们得赶紧回去,如果能够将人截住,那事情就好办一些,不然我们就会变得很被动的。”
  王明担忧地看着我,说阿言你还行么?
  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说没事,我刚才是找不到你们的方向,跑了好多的冤枉路,现在回去的话,应该会快一些。
  我这边给出了肯定答案,陆左立刻就对三目巫族这边的领队简单讲解了一下此刻的情况,又给出了一个大概的地址,让他们随后赶来,而我们这边就提前走一步,到时候再汇合。
  那头领有些纳闷,看了一眼旁边的哮天叶,说上面的那一拨不追了?
  陆左摇头,说那是小鱼,以后有空了在处理。

  他没有再说多,走过来,握住了我的手,说走吧。
  我伸手过去,牵着王明伸来的手,抓着这两人,然后开始往回赶去。
  一路匆匆,我依旧不作停留,尽管此刻已经是精疲力竭,但也是咬着牙齿顶住。
  回程比之前要顺利许多,毕竟没有太多的弯路要走,大概二十多分钟之后,我带着王明、陆左回到了先前的那个山洞之前来,而几人一落地,我直接爬到了地上去。
  陆左让我先歇一会儿,然后他和王明去找那个放风的狗头了解情况。
  我坐在地上,背靠着一块山石,胸膛像拉风机一般起伏,一滴汗水流下来鼻翼之间,我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
  道陵分身法并非龙虎山知晓,在梦里面,转轮王可是把这法门传给了一个人。

  思绪一旦被打开,无数的想法就在我的脑海里翻涌了起来。
  转轮王当初为了逃脱被斩杀的命运,曾经与耶朗联盟的一位权贵达成了交易,将道陵分身法传给了那家伙,换得了脱身的结果。
  而那名野狼联盟的权贵,他的封号叫做武陵王。
  这点儿事情,是许多年前一个偏远小国陈谷子烂麻子的事情,对于别人来说,都不算是什么新鲜事儿,但因为我师从于敦寨苗蛊,是陆左的堂弟和徒弟,所以知道得更多一些——当年的耶朗王在面临着耶朗联盟的灭族危机之时,使用了大智慧,让自己转世重生,历经十八世。
  他最终到了第十九世,变成了陆左。
  虽然后来那位耶朗王在天山之战中离开,传闻中叛变的武陵王也跟随着一起同归于尽,但从后面的种种迹象来看,小佛爷却留了下来。
  而小佛爷,则是武陵王的不知道多少世。
  如同陆左一般,小佛爷虽然是武陵王的转世重生,但并非武陵王本人,他也有着自己本我的意志,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