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2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之后不自觉的咧嘴笑了笑,然后侧过身子看着熟睡的夏文博,周若菊脸上的笑意浓了:“我这算什么?嘻嘻嘻。”
  休息好了之后,周若菊开始收拾战场,她可不想让夏文博醒来之后现这一切,那样的话,他以后会笑话自己的......。
  一直到客人们逐渐离开,饭店里安静下来,夏文博才慢慢的醒来了,他睁开眼,茫然四顾,想不起来这是那里,更重要的是,夏文博醒过来头疼欲裂,他用力的拍了拍脑袋,猛然看到了床边已经睡着的周若菊。
  “这不是周若菊的家啊!”
  夏文博还是迷糊着,他用手在周若菊的头上摸了下。
  周若菊一下抬头,看着他。
  “嗨,你醒了!”
  “是啊,这是什么地方!”夏文博一面说,一面用手捶了一下额头。
  “头很痛吗?你今天喝的太多了,我拦都拦不住!”
  “恩,我记起来了,这伙畜生啊,是故意要灌醉我的,我很久没有喝那么多了。”

  夏文博看着床边的周若菊,总感觉她今天给人的感觉有些不一样,但是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地方,就像是多了一丝生机一般,或者说,是多了一次浇灌,到底是什么让自己有这样的想法,夏文博隐隐约约的想起自己刚才好像做了一个很唯美的好梦。
  第五百三十二章:莫名其妙
  夏文博忙用手摸摸被子里的身体,倒也穿戴整齐,只是感到那个地方有些胀,他想,果然梦还没有完全消退,要不和周若菊把这个梦完成下来?
  夏文博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就想着干坏事了。
  “若菊,这是哪啊!”
  “是夕月酒楼柳儿的卧室!”
  “啊,我怎么睡人家床上了,这......”

  “这什么啊,睡就睡了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哎呀,夏文博,你该不会是尿床了吧?”
  我去,这女人不是埋汰自己吗,夏文博恨恨的说:“来,来来,我让你看看!”
  周若菊‘丝丝’的笑着,躲在了一边:“快起床吧”。
  夏文博又不想起来了,感觉身下怪难受的,就像干坏事。
  夏文博小声说:“起来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周若菊就问:“啥条件?”

  夏文博看了她白嫩的胸脯一眼,就说:“你给我摸你的胸就成。”
  听完夏文博开的条件,周若菊就掐了夏文博胳膊一下,说:“夏文博!你咋这么色呢,哼,我凭啥要给你摸!”
  夏文博说:“我这会心痒,想摸摸,找点感觉。”
  周若菊‘噗嗤’一声笑了,说:“这能有啥感觉,你自己摸你自己的不就知道了。”
  夏文博没精打采的说:“摸我自己和摸你不一样好不好,我这啥都没有,你到底给不给摸吧?”
  周若菊脸红了下,偷偷看了窗外一眼,又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就红着娇美的俏脸看着夏文博,说:“那......只准摸一下。”
  “好勒!”见周若菊同意,夏文博心里老激动了,就说:“行,我保证就摸一下。”
  说是那样说,但夏文博想,一下的概念太含糊了,我这摸着不松手,十分钟也算一下吧!呵呵呵!
  夏文博就把手给伸了过去,摸到她胸的时候,那种滑嫩的感觉妙不可言。不知道为什么,夏文博有了一种平常都没有遇到过的紧张,兴奋,刺激,按说周若菊和他早就有过了那件事情,可是,为什么自己还会激动呢!
  夏文博想,或许偷偷摸摸的感觉就是这样。
  夏文博脑子里情不自禁的又想,要是能让自己舔一舔,肯定爽死了。
  这想法刚刚冒出头,还没过瘾呢,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周若菊忙把夏文博的手给打到一边去了,她的脸也更加红了,说:“来人了,来人了。”
  这时候,有人敲门,周若菊整理一下衣衫,过去打开一看,是柳儿。

  夏文博赶忙起来,一面穿外套,一面不好意思的说:“柳儿,对不起啊,给你添麻烦了!”
  “夏乡长你客气了,你给我酒店今天安排了这么多客人,我还没有感谢你呢!”
  “这永不着谢,对了,床单要不我给你洗一下!”
  柳儿一下想到了汪翠兰那会说的话,说自己被窝里有了男人的味道,这一想,柳儿自己倒是绯红了脸,忙摇头说不用。
  周若菊在旁边嘻嘻一笑说:“柳儿,还是让他洗洗吧,他在你这里尿床了!”

  “啊,不会吧,夏乡长,你可能是胃寒,要不我给你弄点狗肉补一下!”
  夏文博那个尴尬啊,忙揭开被子说:“你听她瞎说,你看看,根本都没有的事情,我要是......”
  刚说到这里,夏文博猛的愣住了,因为,他发觉被单上的确有些湿痕,虽然不多吧,但那玩意夏文博还是懂的,莫非自己真的跑马了?
  不会啊,自己醒来的时候刚强的很!

  但不管怎么说,他忙盖住了被子,心里是七上八下的,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但是却又想不起来,用力的甩了甩脑袋,一回头,却见周若菊平平淡淡的说:“好了,好了,开玩笑的,知道你没尿床,还让人家看!”
  柳儿也拍着胸脯说:“吓我一跳!”
  夏文博带着疑惑,和周若菊离开了柳儿的房间,如果让夏文博知道了睡着后的那一幕,夏文博一定会感到可惜的,周若菊啊,你这是暴殄天物啊,就算你真的想要也不能趁老子睡着啊,这不省人事的弄,一点感觉都没有。
  夏文博心里还是有些疑惑,看着周若菊,“若菊,那会我睡了,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周若菊恢复了平常的模样摇了摇头,“没什么事啊,你醉的不省人事,还是汪翠兰和我把你到回房间的。”
  夏文博闻言点了点头:“恩。”
  “怎么了吗?有什么不对劲吗?”周若菊明知故问。
  夏文博摇了摇头,“没什么,客人们走的差不多了吧?”

  “应该都走了,我也该回去了。”周若菊说道。
  夏文博看着路上的行人,说:“行,最近我这里可能要忙点,等稍微闲下来,我去看你。”
  “恩。那我走了!”周若菊点头说道。
  把周若菊送走之后,也差不多到了晚饭的时间,不过这会夏文博一点都不饿,他到了张玥婷的房间,门推不开,估计这两个丫头也喝多了,正在睡觉呢!

  睡觉啊!呵呵呵,夏文博那个心也就忽上忽下的,曾经,他看到过这两个丫头睡觉,假如时光可以倒流,他会对她们说......艹,咋有点像周星驰电影里的台词了。
  夏文博掏出钥匙,他一直都有张玥婷这个房间的钥匙,有时候夏文博自己看到这把钥匙的时候,都在为张玥婷担心,你说这丫头一点警惕都没有,直接把钥匙给自己一把,你说她不在的话还好,老子大不了在她被窝里睡睡,但万一她在,在万一老子心生邪念,那多危险啊!
  日期:2017-05-22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