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军人老公,颜好腿长身体棒,结婚第一天他竟然让我……》
第110节

作者: 纪冰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梅雨晴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事实上陈励东道不道歉对她来说都没什么影响,不过,她忽然想看看这个一身骄傲的男人愿意为余清微做到什么地步,所以她没有开口说话,而是静静的等着。
  陈励东额头的青筋跳了跳,长这么大他从来不轻易说对不起,就连在陈司令面前也是梗着脖子一路走到底,可是这个女人竟然想要他向她道歉?
  男人的骄傲和军人的尊严都让他开不了口,他沉默的甚至有些愤怒的看向梅雨晴。
  梅雨晴已经看到了他的挣扎,所以越发的游刃有余起来,看着陈励东眼里的纠结与挣扎越来越浓烈,她眼中闪过一丝兴味。
  如果是为了自己,陈励东自然是死也不愿意开口说出那三个字的,可现在是为了余清微,他自然就举得异常的难以选择,脑海中闪过很多的想法,那些想法杂乱无章,一会儿想起刚见余清微的那一刻,一会儿又想起她在他嘴角留下的那个吻,最后都化成了她倒下时那张苍白如纸的面孔。
  他的嘴唇动了动,然后费力的从牙关挤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他从来没向谁低过头,为了余清微,他第一次在一个人面前这样放下自己的尊严。

  梅雨晴的脸上竟然带了一丝丝的笑容,她说到:“很好,就冲着你这三个字,我也会拼尽全力救她。最后顺便问一句,你们两个的关系是?”
  陈励东的脸色又黑又青,不过听到她肯救小微了自然不能再摆出那副冷漠的面孔,于是他说到:“我们是男女朋友。”
  之所以不说是夫妻是顾及到余清微现在还是个学生,已婚妇女的身份对她来讲容易形成压力。
  就算在这种时候,他仍清楚的记得要护她周全。
  梅雨晴并没有特别惊讶,其实她早就猜到会是这样。
  她转过脸看向韩柏远:“你给我找个房间,我要仔细的研究一下余清微的情况,尽量在明天早上她醒来之前想到解决的对策。”
  韩柏远笑笑:“我家就在这附近,你要不嫌弃的话就住我那儿吧。”
  梅雨晴拿起资料,眼皮向上翻了一翻:“那就带路吧。”
  表情很是不屑。
  韩柏远当了这么多年的官,还从来没有哪个人敢对他做这种表情,他不禁摇了摇头,这个小师妹还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的耿直,看来岁月并没有把她变得圆滑啊。
  韩柏远和梅雨晴走了没多久,余莞就来了。
  她连冲带撞的进了余清微的病房,结果发现陈励东正坐在她的床前握着她的手,而余清微,已经沉沉的睡了。
  两个人走到离病房较远的地方说话。
  余莞焦急的问到:“怎么样,人找到了吗?梅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情况有点复杂,她还得再想想办法。”
  “不是说没什么事吗?为什么还要想办法。”余莞不安的在走廊里走来走去,“怎么会这样,看到她能和霍殷容正常的相处,我还以为她已经完全康复了呢,怎么又复发了,我可怜的小微,长这么大就没过过几天舒心的日子。”
  霍殷容?陈励东勾着嘴角冷笑了一声,好的很,他又为自己失去霍氏集团的继承权加了一把力。
  他转脸淡淡的安慰着余莞:“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小微她很坚强,一定能挺过这一关的。”
  “希望如此吧。”余莞双手握拳,对着窗口默默的许了一个愿,希望老天爷能够保佑小微,让她平安无事。

  陈励东见她是真的担心余清微,心下有些疑惑,他缓缓的开口问到:“既然你这么关心小微,那当初她被人欺负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直接带着她离开,而是选择继续留下?”
  余莞表情一僵,她沉默着,不知如何回答,过了许久才苦笑着说到:“这是我最对不起小微的地方,因为我的自私让她受了那么多的苦,其实……我只是贪图荣华富贵而已,我舍不得离开那样锦衣玉食的生活,所以才会一直忍受着一切。”
  陈励东没想到余莞竟然会这么说,这个理由听起来好像再正常不过,可是他潜意识的肯定余莞在撒谎。
  不过,他并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过去怎么样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还有,明天余清微醒来之后应该怎么办。
  经过一夜的苦思冥想,梅雨晴终于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先给余清微催眠,让她暂时忘记昨天发生过的一切,接着再慢慢想其他的办法,看看有没有可能彻底修复她的心理创伤。
  目前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陈励东只能点头同意。
  负责催眠的人是梅雨晴,陈励东和余莞则焦急的等在门外,希望余清微能够一切顺利。
  催眠这种事对梅雨晴来说根本是小菜一碟,所以当然进行的很成功,余清微还以为自己只是睡了一觉而已。

  当她睁开眼睛看到陈励东的时候还有些吃惊,然后紧张兮兮的说到:“你怎么来了,不要被沥……霍沥阳看见了。”
  陈励东不语,低头吻上了她的额头,很久都没有动,心里忽然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他更加珍惜两个人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余清微还是那样容易害羞,眼睛都不敢直视他,只能飘来飘去,在看到陈励东脸上的伤口之后,她脸色一变,然后关切的问到:“你怎么了,脸怎么被人挠花了?”
  陈励东笑了笑,说:“停车的时候没注意,一不小心把人家的宝马给刮花了,然后那宝马的女主人就把我的脸给挠花了。”
  余清微有些愤愤,那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对着这么英俊的脸竟然下的去手,她心疼的在他脸上吹了吹:“疼吗?”

  陈励东握住她的手,然后将她拥入怀中,温柔的说到:“不疼。”
  余清微乖乖的让他抱着,过了一会儿却忽然叫了一声:“哎呀,我好像有什么事情忘记了。”
  陈励东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他抱着余清微的手臂也无意识的收缩着,甚至把她勒的有点疼。
  余清微扭了扭身子,终于从他的怀里给溜了出来,她轻轻的蹙眉仔细的回忆着:“是什么事呢,到底是什么事呢?”

  陈励东动作轻柔的帮她理了理稍显凌乱的头发,指腹不动声色的按着她头部的穴位帮她放松情绪:“没事的,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
  余清微歪歪脑袋,看着陈励东,咬唇又想了一会儿之后突然说到:“啊,我想起来了。”
  陈励东的手一顿,他的心已经高高的悬了起来,面上却要努力压制,不让担忧的情绪外露。
  他盯着她的眼睛,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问到:“哦?你想起什么了?”
  “就是那个啊,我昨天答应了沥阳哥要帮他买他最喜欢喝的什锦粥给他喝。你看,都怪你,一大早就出现在我面前,还对我这么的温柔,害我把答应沥阳哥的事情都给忘记了。”她嘟着嘴小声的撒娇着。
  他的眼角抽了抽,还以为她是想起了昨夜的事,他的心一直悬到了嗓子眼,憋着一口气等她扔出那个丨炸丨弹,却没想到竟只是一颗小石子,陈励东不由得哭笑不得,不过幸好是虚惊一场。

  他伸手勾了勾她的鼻尖,百般宠溺的骂了一句:“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余清微兮兮笑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