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223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有这个必要吗?不是必要,是必须,除非赵书记能保的了你我,否则,我们两人都得进监狱去。”贡宝军有些急了,让李保海必须这么做。
  “好,我来点苦肉计吧。”李保海看他说的急切,只好答应下来。
  李保海答应下来后,贡宝军急忙去小黑屋,把陈功给放出来,突然想到他把那个男子放进去的事,便急忙跑了过来,看一看陈功有没有被打,有没有受伤。
  等到打开小黑屋,一看到那名男子给陈功捶肩砸背时,一时惊呆了,心想这是什么情况?两人成为基友了?
  “陈书记,你看我给你找的服务员怪好吧?”贡宝军看到这一幕后,突然笑了起来对陈功道。
  陈功和那名男子一看到贡宝军后,都一齐看向了他,没有说话。贡宝军又笑笑道:“陈书记,你现在可以走了,如果有什么事,我再联系您。”
  听到说这话,陈功才想了想,不屑地看向贡宝军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贡宝军陪笑道:“陈书记,我是说你现在可以走了,回去了。”
  “走?往哪走?”陈功怔怔地看向贡宝军道。

  贡宝军连忙道:“回家啊,陈书记,您自由了,可以回去了。”
  第二百五十六章 李保海自残
  “我自由了?哈哈,我什么时候是不自由的?我在这里就挺自由的,等一会你是不是要送饭给我吃了?有吃有喝,这不是很好吗?贡所长,这可是你给我的自由,我可是要珍惜了。”等明白过来贡宝军的意思之后,陈功大笑了起来。
  贡宝军一听到他这话,心里面便是在想,陈功不会因为被关了这两个小时而被关傻了吧?怎么让他走还不走,还说这些话?脑子明显不正常啊!

  “陈书记,贡所长是说让你走了,不用再呆在这里了,你出去后,可是要帮我的忙啊。”那名男子也不能理解陈功的话,在旁边对陈功说道。
  陈功没有理他,面孔冷冷地道:“这里面挺好,黎明前的黑暗,多好啊,贡所长,谢谢你给我这样的机会,多谢了。”
  陈功又把这话一说,贡宝军才明白过来,陈功这是不打算走了,这是在将他的军,让他没法交差,根本不是脑子坏了,不正常,而是非常正常,让他没法招架。
  “陈书记,您这话说的我有些听不懂了,我把您叫过来,只是想调查了解一下情况,现在呢李保海对我讲,不愿意再追究您的责任了,所以我就要把你给放了,你要是不走,这怎么成呢?民不告官不究,您要是再继续呆在这里,我们派出所可就是违法了,您就别难为我了好不好?”贡宝军连忙说起好话,想让陈功马上离开派出所。
  “贡所长,是我难为你,还是你难为我啊?你有把我抓起来的勇气,就有着让我继续呆在这里的胆量,谁难为谁啊?而且你说这是刑事案件,李保海他就是不追究我的责任了,你们派出所也应当追究嘛,怎么会是违法了?是你们把我抓起来违法,还是现在把我关起来违法?我在这里还没有呆够,恕我不能从命了。”陈功盘坐在地上,一动不动。
  贡宝军一看,坏了,陈功要与他较量到底了,他想了想,只好再放低姿态道:“陈书记,您看您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计小人过,刚才我话可能说的重了一点,让您不高兴了,您就不要介意了嘛,您出去,我正式向您道歉,请您吃饭。”
  陈功冷冷地道:“道歉?你为什么道歉啊?依法办案,没有什么可道歉的,你是所长,你说了算,想抓谁就抓谁,道什么歉?你不用道歉,我也不接受你的道歉,你现在把我送到看守所正好,我等着你送呢。”
  一看到陈功这副态度,贡宝军就知道,自己是无法让陈功走出小黑屋了,他必须得向杜彬汇报一下。
  正想转身向外走,那名男子对陈功道:“陈书记,你能不能让贡所长把我给放出去啊?”

  看了男子一眼,陈功开口道:“对了,贡所长,如果你还是一名人民丨警丨察的话,把我身边的这位群众给放了,他不过是与一条狗发生了纠纷,用不着关起来吧?”
  一听到陈功对他说话,贡宝军马上回过身来说道:“陈书记,只要你答应我和他一起离开派出所,我就把他给放了。”
  陈功一听,便不屑地道:“我这是给你提个醒,不是与你讲条件,你要是愿意放他就放他,不愿意放你说让他与我继续关在一起吧。”
  那名男子一听有些失望,但是陈功不走必然有不走的道理,他只好忍着继续与陈功呆在一起了。

  一看没有别的办法,贡宝军只好走出小黑屋,向杜彬进行汇报,但是在汇报之前,他又给李保海打了一个电话:“保哥,你有没有行动?”
  李保海道:“贡所,我下不了手啊,万一我要是把自己砸坏了呢?”
  贡宝军道:“你怎么一点胆量都没有呢?陈功现在根本不离开派出所,摆明了要把这个事情闹大,好搞我们的事,你要是再不动手,事情可真就露馅了,你咬咬牙,只要骨折了,到时候糊弄一下差不多就能糊弄下去,要是一点骨折没有,只要一重新鉴定,我们两人都得玩完,还得连累着局里一大帮人,我们的身家性命就全看你的了,你快点动手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李保海感到事情真的严重了,他悄悄走出县医院的病房,来到医院的一个角落里,找了一块砖头,试了试朝自己的肋部砸去,却是还是下不了手。
  这可怎么办?李保海咬咬牙,突然猛的朝自己的肋部砸去。
  “哎呀,妈呀。”李保海痛的叫了出来,但是却不敢大叫出声,怕让别人看到,他得再悄悄地溜回去回到病床上,再让医生给他看伤。

  贡宝军安排完这个事情,才向杜彬进行汇报,杜彬一听感觉来麻烦了,他只所以这么着急地给贡宝军打电话,让他放人,那是因为朱孔伟大怒,指责他们公丨安丨机关乱抓人,陈功明明是正当防卫,磨山乡派出所为什么敢到乡政府大院抓人?
  即使陈功不是正当防卫,作为乡丨党丨委书记,派出所去抓一名乡丨党丨委书记,也必须第一时间向县委进行汇报,经县委点头同意后,才能动手抓人,除非是那种现行犯,不抓会逃跑的那种。
  朱孔伟把他狠批了一顿,而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让朱孔伟给批个狗血喷头,连申辩都没办法申辩,所以接完朱孔伟的电话,他立刻给贡宝军打电话,让贡宝军放人。
  等打完电话后,他想了想,去了朱孔伟那里再汇报一下情况,免得朱孔伟因此而迁怒于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