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5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事调整完之后,他就召集组织部以及纪委的同志们召开了会议,目的是加强辽河市的组织建设,干部考察、培养与监督等。他希望组织部与纪委加强对干部们的监督能力,要急时发现有问题的干部,急时处理,尽力保证辽河干部们的整体素质水平。水至清则无鱼,所以张清扬讲的是“尽力”和“整体素质”这两个相对委婉的词。张清扬从来不会要求自己手下的干部多么清廉,他所要的是有能力的干部,前提是不能犯太大的错误。

  随后,720专案组又发现了重大情况,北海舰队司令员肖海军中将被查出参与了三通集团与朝鲜的走私。肖海军中将的落马是由朝方提供的线索中发现的。多年以来,三通集团的杨校农伙同肖海军中将,又让肖海军联系了朝鲜边防海军的将官,基本上控制住了渤海湾上的军事力量,这为他的走私提供了方便。
  第582章
  随着朝鲜军方的一些大人物被隔离审查,国内军方也跟着查出不少高级将领。肖海军的落马让军方振惊,有消息称,肖海军是军内非常有威望的干部,下届很有可能进入军委高层,却没有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出了事。同时又有人说肖海军的落马也许与权利斗争有关,据说肖海军一直不服从现在的总参谋长陈新刚,以至于招来了杀身之祸。
  其实张清扬明白,肖海军的落马,陈军父子从中出力不少。陈军的父亲陈长富是北海舰队副司令员,肖海军下台以后,很有可能接任司令员一职。不过他当然明白,肖家肯定又把这笔账算在了刘家与陈家的身上,最终要落在自己的头上。现在京城之中已经把张清扬传成了幕后凶手,各种传言传得像神人一般。那些政坛新秀,高干子弟们都在议论是张清扬一手导演了“龙华”大案。苏伟有空就把有关他的传言汇报给张清扬,惹得张清扬忍俊不禁。他从苏伟的话中也能分析出京城政治的风向,所以也乐于和他扯皮。

  据说肖海军的儿子肖小军也参与了走私活动,不过事发以后他就失踪了,现在还在搜捕当中。肖海军的落马显示出了中央高层整顿腐败的决心。一直以来,政治局的领导们针对军方的腐败案件都采取容忍的态度。而这次总书记、军委最高领导亲自批准逮捕令抓捕肖海军,足以震慑军方的某种势力。另外,拿下了肖海军,陈新刚也在军中站稳了脚跟。今后假如还有人不听总长的指挥,那可就要好好的寻思寻思自己的半斤八两了。

  杨校农的关押地点又换了一处,这次换了一家条件好的宾馆里面。据郑一波汇报说,杨校农仍然什么也不说,只是在听说肖海军落网之后,意味深长地说了三个字:“不简单!”
  没有人明白这三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张清扬思量了好久,也很难捕捉到他的心理活动。杨校农还是一个劲儿地要求见张清扬,但是从上次与他见面到现在已经有一个月了,张清扬再也没见过他。
  案子又进入到了重要时刻,在三通集团总部的大楼内发现了三间密室,让人惊讶的是,密室里满满堆积着的全是这十年来三通集团的账本。见到这些账本,专案组的同志们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查了这久,从三通集团的表面账目上没发现什么异常呢,原来表面上的账本全是假的!
  张清扬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大吃一惊,他之前可是没有想到杨校农聪明到了这种地步!郑一波汇报说,当杨校农得知帐本被发现之后,他除了冷笑没说一句话。张清扬如此分析,现在的杨校农已经绝望了,他一定以为自己放弃了他曾经说的那个合作方式。案子的进展超乎了杨校农的想象,他一定觉得既使没有他提供的资料,专案组也会查出想要查出的那些人。他太了解官方办案的水平了。他们要真想查一个人,又何须非要证据?“十年動亂”时代,有多少元老不都是被莫须有的罪名打跨的!

  可张清扬并不这么想,他猜测杨校农知道的那些事情肯定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所以他对他提出的合作方式仍然抱有希望。杨校农现在的这种心态有利于张清扬,他决定再挺一阵子去见他,必竟徐志国的战友还没有捕捉到他私生子的影子。
  越难查清的事实,就越证明这件事的重要性。杨校农把这对母子隐藏得这么深,这就说明在这对母子身上藏着惊天的秘密。正如徐志国所说的,张清扬现也有些手痒了。
  南亭工业园的领导班子几乎组建完毕,工来园管委会的条理法规也渐渐成形。在杨尚云的苦心设计下,工业园的初期发展方案也形成了文件。只是还需要专家学者考证。
  周五,张清扬带着杨尚云交给他的所有文件,赶去省城找省长钱卫国汇报工作。钱卫国十分重视工业园的成立,长期以来,对工业园提出了很多有建设性的意见。张清扬知道钱卫国是想把南亭工业园打造成双林省的工业标志,他对工业园寄予厚望。钱卫国也想通过工业园为双林省的工农业相合结的发展方向摸索出一条可形之路,将来也可以向全省推广南亭工业园模式。由了省长的支持,张清扬也就隔外重视工业园的初期组建工作,一但有什么新动向马上向省长汇报。

  钱省长真的很忙,只和张清扬谈了一小会儿,就让他把文件留下,以后慢慢细看后再电话联系。张清扬也就不多说废话,转身告辞。原本张清扬很想与钱卫国谈谈三通案件,可见钱卫国好像不感兴趣,他也不好直接开口。其实钱卫国很感兴趣,只是身为一省之长,有些话是不可以开口问的。
  从钱省长的办公室走出来,张清扬突然觉得有些无聊,本以为计划没有这么快的,所以就没有安排剩余的时间,现在刚刚中午,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去哪好了。
  这时候有电话进来,张清扬不认识这个电话号码,但还是接听了。电话里传出一个动听的女性声音:“是……是清扬书记吗?”
  张清扬先是一愣,随后醒悟过来,稍微有些激动,声音都颤抖了:“你……你是?”

  “真的是清扬吗?我……我是李静秋啊……”张清扬没有听出她的声音,这让李静秋有些失望。其实她打这个电话是冒着很大勇气的,要不然就不会刚口的时候在清扬后面又加“书记”两个字,她是不想显得太亲妮。
  “静秋,你有事吗?”张清扬努力让自己平静。
  李静秋很渴望地说:“我……也没什么事情,剧组设备出了点问题,今天放假了,我……想约你出来喝杯咖啡,行吗?”
  “这个……”
  “如果你忙就算了。”李静秋听出了张清扬的迟疑。
  “也不是忙,只是赶的时间不巧,我没有在辽河,来省城办事来了。”

  “哦,”李静秋的心里稍微好受一些,“那就下次吧,没有别的事情了,再见。”
  “嗯,再……对了,你拍戏还顺利吗?”
  “还好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