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厂里,交往过的厂妹......》
第375节

作者: 坦蛋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猛子叔家的厕所不在院里,在临街房旁边,靠着大街,村里各家的厕所一般都是这样,方便出粪。
  等了几秒,一阵淅淅沥沥的水声传了过来,初时极小,而后骤大,继而犹如微风细雨,润物无声。
  过了大概两分钟,刘芊芊起身了,我赶紧拿着外套给她披,然后紧紧地搂着她,天气冷,得小心点。
  我紧搂着刘芊芊正准备离开,忽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下意识地,我停下了脚步,准备听听是什么动静。
  脚步声很急,也很近,最后在我和刘芊芊的身边响起。

  在淡淡的月光下,我和刘芊芊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对方心的疑惑。
  从这声音里,可以判断出,有两个人,而位置在离我们一墙之隔的地方。
  “死鬼,这么冷的天,你想冻死老娘啊!”
  一道压抑的骂声响起,接着便是低声的喘、息。

  “呼呼……老子火大地很……别说话……呼呼……夹……紧……”
  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愣了一下,这声音怎么听着有点熟悉?
  仔细一想,我愕然地发现,这是——猛子叔的声音?
  我心里很是震惊,怎么会是猛子叔?他?这事情?
  我心里非常惊讶,没想到,猛子叔表面挺老实的,私底下竟然还有想好,而且看样子这明显是——偷人啊!
  我和刘芊芊在厕所,和厕所的隔壁也是一个厕所,不过却是隔壁家的。

  那个女人的声音我听着不是很熟悉,因为我最烦和那些大妈大婶们打交道。
  啪.啪的声音不断传来,虽然可以感觉到对方故意减慢动作不发出很大的声音,但离的这么近,实在太清晰不过了。
  听着那压抑的呻.吟和喘。息,我也有点按耐不住,刚才够火大的,不得已才停下来,让刘芊芊出来尿尿。
  可现在……
  我心里跟猫挠似的,难受地要死,而刘芊芊在我怀里,又什么都没穿,我们两个又不好这时候轻举妄动,怕惊扰到隔壁的两个人,所以真是纠结啊!

  最后,等了七八分钟,隔壁还在战斗着,实在忍不住,我抱紧刘芊芊,缓缓地从后……
  半个小时后,我紧紧地搂着刘芊芊在被窝里继续战斗,床不堪重负地支呀支呀乱叫……
  第二天,醒来后,我发现刘芊芊的脸色不太好看。
  “怎么了?病了?”
  我摸了摸刘芊芊的额头,发现有点高,但并不烫手,看起来是轻微发烧。
  不用说,自然是因为昨晚在寒风战斗了半个小时造成的。
  这让我又是心疼又是自责,不过我自责地是没有让刘芊芊多穿几件衣服。
  毕竟,谁特么的知道,猛子叔这个一脸老实的家伙,会在深更半夜跑到厕所跟女人进行盘肠大战?
  而且战斗了十几分钟不说,战斗完毕,居然还说了十几分钟的情话,我听了都觉得肉麻。
  天知道,一个近五十岁的老男人,满口甜言蜜语的画面是让人多么的——难以置信和恶心?

  当时,我鸡皮疙瘩都落了一地。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谁能想到猛子叔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来,喝点姜汤。
  小心翼翼地把勺子里的姜汤吹了吹,我看着刘芊芊说道。
  刘芊芊的小脸有点苍白,不过精神看起来倒没有多大妨碍,而且头也不烫,只是轻微的发烧和着凉。
  这让我心疼地不得了,本来我想带着刘芊芊去县里的医院,结果她不同意,理由也很简单,怕疼,怕打针。
  我是又好气又好笑,却抵不过刘芊芊那哀求的小眼神,无奈,我只好答应下来。
  当然,这是因为轻微的发烧和着凉并不严重,寻常情况下,喝碗姜汤睡一觉出点汗好了。
  刘芊芊再怎么说也是成年人,身体的免疫力还是很强的,而且她又不是那些衣来张手,饭来张口娇滴滴没有经历过风吹雨大的柔弱花瓶。
  刘芊芊虽然在我面前经常柔柔弱弱的,静温柔,雅,但千万不要忘了,她可是非常活泼的,经常爬山锻炼,身体素质一般男人都强!
  “唔,人家不想喝了,都喝过一碗了。”
  刘芊芊苦着小脸,用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哀求地看着我说道。
  “不行,谁让你不去医院的,敢不听话,打你的小.屁.屁!”

  顺着刘芊芊的小脸往.下.看,我威胁的说道。
  刘芊芊小脸一红,啐了一口,然后乖乖地张口小嘴,听话的等我喂汤。
  一小勺一小勺地喂刘芊芊喝汤,我心里很是舒爽,这种温馨的感觉特别好,虽然没有和刘芊芊深.入大战一场来的刺激和香.艳,但这种淡淡的感觉仿佛更加容易触碰心灵深处,让人十分的不舍和留恋。
  喂刘芊芊喝完姜汤,我给她盖好被子,让她躺在床好好睡觉。
  刘芊芊这时候也有点困,听话的点了点头,躺在床很快地睡着了。
  我守在床边,看着刘芊芊那美丽的小脸有点发呆,看那弯弯的眉毛,看那细腻柔滑洁白的皮肤,看那樱桃小嘴,看那红苹果一般的诱人红唇,多美啊。
  要是谁能娶这么漂亮的美女当媳妇,那绝对是十辈子修来的福分!
  少一辈子,少一年都不行!
  美地很!
  我忍不住嘿嘿笑了起来,老天爷真是够意思的,把这么美丽温柔善解人意的大美女送到我的身边,看来我前几辈子做的好事真不少啊。
  我是好人。
  我心里暗想。
  正想着,忽然门口传来的轻微的一声“支呀”。
  我起身走到外间,看到我爸正站在小门那探头往这边瞧。
  那模样,贼眉鼠脸的,跟个偷、窥狂或者小偷似的。

  我心里无语地很,想着你不会轻轻敲门啊?这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进了小偷。
  看到我后,我爸笑了一下,然后向我招了招手。
  我跟着我爸走进院里,然后不解地问道:“爸,啥事啊?”
  我心里有点惊讶,因为我爸和刘芊芊初见时的画面太过尴尬,搞地他们两个都有意无意地躲着对方。
  刘芊芊是脸皮薄,毕竟被自己未来的公爹捉“儿媳和儿子”在床,尤其是之前都没来过,两人连认识都不认识,更别说熟悉,所以其心里的尴尬可想而知。
  而我爸呢,也是抹不开老脸,撞见自己儿子和儿媳妇睡在一个被窝……虽然不是正激、情似火的大战,但那也够尴尬了,说出去,真是没老脸见人了。
  尤其,那天我爸还只穿了一个裤衩,这更尴尬了。
  所以这两天,不仅我爸一直躲着刘芊芊,每到我和刘芊芊起床,我爸会神的不见人影,连吃饭也没出现。

  我哭笑不得,不过也不好说什么,毕竟这事越说越尴尬,等过几天忘了好了。
  看着从小把自己揍到大的老子,我心里很是疑惑,我爸这一大早的找我到底是啥事。
  我爸没说话,看着我的目光有点怪,像是有点感慨,又有点高兴,还夹杂着一种淡淡的忧伤,总之,复杂的很。
  这搞地我一头雾水,心里也暗自惊讶,没想到这么复杂的表情我爸也能做出来,难道他以前当过演员?不对,是他有做演员的天份?
  日期:2017-10-08 06: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