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6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留下了,那就不能只是暗自伤神,总要做点什么才对。于是楚天齐利用这难得的清静,整理了好多计划,也专门去几个工地转了转,既是给投资企业壮胆,也是警告幕后凶手别胡来。
  连着五天,没再发生担心的事,楚天齐便决定第六天去省城。本来没这个打算,结果闲下来一算,该去看看魏龙了,上次还是两年前的“五一长假”去的。
  在去省城之前,楚天齐联系了一个人,河西二监的周科长。这个周科长是周仝的同学,上次就是对方引领的,之后楚天齐还专门宴请过对方。
  电话很快接通,两人客气一番后,楚天齐讲了探监的意愿。周科长正在外地休假,就委托了一名下属王副科长进行安排。
  谢过周科长后,楚天齐驾车奔向省城,到省城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本来想着请王副科长中午一起用餐,但王副科长接通电话后,谢绝了楚天齐的美意,并表示周副监狱长已经安排了,要楚天齐下午三*点到。楚天齐这才知道,原来周科长也升官了。
  吃过午饭,在车上午休后,楚天齐在三*点以前赶到了河西二监。刚要给王副科长打电话,结果正好王副科长出来等他,二人一同进了高墙大院。
  大院还是那个大院,看着没什么变化。虽然第二次进来,虽然有熟人领着,但楚天齐还是有莫名的紧张,好像比第一次还紧张,看来这就不是正常人待的地方。
  由于不是探监的日子,整个监区里,见到的全是丨警丨察,还有远处监舍里一双双向外凝视的眼神。楚天齐特意关注了一下,倒是没有了那个森冷的眼神,那人是毒犯阿冰,已经在围捕连莲的时候被自己给抓了。
  这次会见,也没用经过那个大厅,而是直接被领到了五号会见室。在把楚天齐领到地方后,王副科长退了出去。

  楚天齐注意到,上次来的时候,就是这个屋子。屋子里的陈设没变,只是旧了一些。
  “咯楞”一声,里屋后门打开,一个人走了进来,正是魏龙,魏龙身后跟着丨警丨察。
  魏龙还是满头白色短发,但却比上回白净好多,也胖了一些,似乎皱纹也显得少了。他身上依旧是蓝色服装,肩头、衣兜、裤缝三处有白色条纹。
  楚天齐赶忙站起,拿起了电话听筒。
  在看到楚天齐的一刹那,魏龙面露惊喜,眼中晶莹点点;但他还是回头看了眼那名丨警丨察,在丨警丨察点头示意后,才走上前去,拿起了电话听筒。这个通话器更人性化了,上次还是挂在高处,这次放到了窗沿上。
  “小楚,楚局长,楚科长,你怎么又来了?”魏龙显然很激动,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楚天齐道:“老魏,这么长时间才来看你,实在抱歉。”
  “小楚,楚局长。”停了一下,魏龙又说,“你现在还在许源县,还是副处级公丨安丨局长?”
  “我到成康市了,任市委常委、副市长。”楚天齐如实回答。
  “太棒了,你真厉害。”魏龙语带惊喜,竖起了右手大拇指,“就应该让你这样的正人君子进步。”
  楚天齐指指对方脸颊:“你比上次胖了,状态也好的多。”
  “这要谢谢你啊,谢谢你来看我,谢谢你让监狱领导照顾我。”魏龙满面喜色,“有王副监狱长的关照,没人再欺负我了,我还当上了宿舍政策宣讲员,每次学习几乎都是我读那些文稿。在组织部的时候,我还成天觉着官小,总想着更进一步,经常闷闷不乐,自寻烦恼。现在做个政策宣读员,我反而觉着很充实,也很有意义,吃的香,睡的也香。”
  “那就好,充实就好,充实些日子过得就快。”楚天齐说,“不过,已经过去将近三年,再坚持半年就能出来了。”

  “不用半年,还有一个月。”魏龙纠正着,“按照判的三年零六个月,应该是明年五月份到期。因为我表现好,减了两次刑,共减了六个月,到下月中旬就到日子了。”
  “那更好了,很快就能合家团圆。”说到这里,楚天齐停下来,他意识到了其中的不妥。
  “合家团圆?家破人亡呀。”可能是注意到了对方的情绪,魏龙又解释着,“那个败家子就不提他了,自作孽,不可活。那个老娘们,提起来我就生气,自我到这以后,她就来了一次,两人还大吵了一场,后来她就没有再来。说实在的,她不来更心宽,就这想起她都气不打一处来。”
  看对方说的很坚决,但楚天齐还是从对方眼中捕捉到了那种落寞和孤独,谁不想着合家团圆啊?
  可能看出了楚天齐情绪变化,魏龙反而说起了安慰话:“小楚,你放心,没有他们,我活的更好。我已经想过了,出去以后,就到个陌生的地方,开个刻章配钥匙的摊。我虽然做官不成功,还犯了错误,不过字写的还能拿出手,现在监狱的好多宣传标语都让我写。”
  楚天齐道:“老魏,那个你不用愁,我可以给你在朋友企业找个差事,到时我来接你出去。”
  “小楚,楚市长,这可使不得。”魏龙的语气一下子变的很严肃,“我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你绝不能那么做,那不是给你脸上抹黑吗?如果你要是那样的话,我便永不见你。其实我现在已经大彻大悟了,自食其力才最踏实。”
  楚天齐说:“老魏,你不用这么……”
  “我主意已定,咱们不必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魏龙打断对方,然后转换了话题,“楚市长,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老魏,咱俩还有什么不能说,以前可是好话坏话全说过了。”楚天齐很无所谓,“说,尽管说。”
  “权利是把双刃剑,用好了造福苍生,利国利民;要是用偏了,那就会害人害已,权利越大,造成的损失也就越大。”魏龙说,“小楚,你的人品纯正,绝不会做错事的。只是你对我这么好,我实在无以为报,只能把这教训讲给你听了。”
  “老魏,你说的对。我也常常告诫自己,不但坚决不能犯错,也不能懒政,不做为其实也是一种腐败,有时危害并不小。”楚天齐说的很诚恳。
  “是呀,是呀。”说到这里,魏龙笑了,“你看我都说些什么,真不知自己的身份了,还是说点实际的。小楚,你有孩子了吧?”
  楚天齐脸一红:“我连婚还没结,那能有孩子?”
  “没结?你不是和宁书记……怎么,出了什么岔头?”魏龙显得很惊讶。

  楚天齐回答:“哦,就是向后推了,这不是我调到定野,她还在沃原吗?都在忙工作。”
  “向后推了……工作为重,好,好。”说到这里,魏龙话题一转,“不过你俩都三十了吧,也该结了,家庭稳定下来,对工作很有帮助。宁书记是个好孩子,一定是个贤内助,你一定要珍惜她。家有贤妻,不招横祸呀,我是深有体会。”
  “是,是。”楚天齐忙应着。
  虽然丨警丨察没有提示时间限制,但魏龙两次提示了“不能给领导添麻烦”。于是在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楚天齐嘱咐魏龙去管教那里拿香烟,两人结束了会见。
  日期:2017-10-08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