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62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着从左至右的顺序,夏文博敬了一圈的酒,每一个人面前,他都陪着喝了一杯,这一桌都是市里的副厅级领导,只有段书记和万子昌属于陪客,地位低下,但所有的副市长们,也都全部喝掉了杯中的酒,这个面子实在给的很大。
  到了最后一个张玥婷面前,夏文博迟疑一下,他知道张玥婷的酒量并不太好,今天这五六桌人,敬酒的不少,她多多少少也喝了一些,这会已经面红耳赤,星目迷离了。
  “咦,夏文博,咋的啦,都敬了,不想给我敬是吧!”没想到,张玥婷自己到争起来。

  夏文博苦笑一下,说:“你还能喝吗?要不我们就算了!”
  “什么算不算的,今天你必须的敬我!”
  夏文博能有什么办法,只好端着酒杯,说了几句场面上的话,然后喝掉了自己杯中的酒,没想到,张玥婷也一口喝掉了一杯酒,还亮着酒杯,对夏文博说:“夏乡长,以后我们旅游公司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你要好好的给我照看着,我不在的时候呢,你要三天一电话,五天一汇报,懂吗!”
  夏文博心想,这丫头今天真有点喝大了,这事情咱关上门,没人的时候不能说啊,非要在这里弄得人尽皆知。
  他嘴里低声的支吾了一句,就想离开。
  张玥婷一拉拉住他:“嗨,你什么意思,答应不答应!”
  “好好,我答应,我答应!”
  “嘿,这就对了吗!”
  张玥婷这才放开了夏文博的手,今天她的确是喝的稍微有点多,但并没有醉到胡言乱语的地步,她就是想当着大家的面,宣示一下她对夏文博的主权,让大家看到,她和夏文博的关系非同一般。

  别人不知道怎么样,但郭书记显然感到有点意外,他邹了一下眉头,心中暗自思量,换做其他的对手,他并不在乎,自己的女儿美丽,夺目,世间少有,再加上自己的影响,只要是西汉市的人,没有人能忽略女儿的追求。
  但是,假如这个张玥婷成为了女儿的竞争对手,情况只怕就不容乐观了。
  郭书记只希望这不过是张玥婷的一次醉酒后无意思的醉语。
  当然了,对在座的人带来压力最大的就是袁青玉了,她本来一直都疑惑的,敏感的,脆弱的心理再一次的遭受到了一次撞击,女人对女人的心理更能理解,她绝不会像郭书记那样的把张玥婷的话当成醉语,她知道,这就是张玥婷刻意所为,她就是当着大家的面,在夏文博的头顶上插上他张玥婷的一面旗帜。
  这样想着,袁青玉的神情又恍惚起来了。
  酒席上的气氛依旧沉闷而单调,大家当着市里领导的面,都压抑着自己的好酒的性格,喝起来客客气气,文质彬彬,每一声清脆的“叮当”碰杯声,都在这个酒席上清晰可闻。
  看看吃的也差不多了,郭书记就提出要走了,段书记和万子昌就不断的挽留。

  郭书记站起来,说市里的工作还很忙,下午还有几个会议要开。
  郭书记说这话绝对不是在客套,在这些人面前他根本用不着客套,作为西汉市的一哥,他的确每天都很忙,能放下手头的工作出来整整一天,这对他来说,真的已经难能可贵。
  见郭书记执意要走,所有人都一起放下了筷子和酒杯,不管是西汉市的领导,随员,还是清流县的,他们都必须陪着一起离开了,袁青玉算的上反应比较迟钝的一个,她的心还在漂浮着,愣愣的忘记了站起来。
  夏文博忙说:“袁县长你下午再走吧!”
  被夏文博这么一提醒,袁青玉恍然醒悟过来,忙站起来说:“我也要走了,文博,记住抽时间多到县里来转转!”

  “好好,我知道了!”
  袁青玉在幽幽的看了夏文博一眼,虽然不舍,但还是跟着县里的领导们一道,离开了。
  东岭乡的大小干部们一边相送,大家一边感慨的说,“唉,郭书记可真是不容易,为了全市人民的幸福,夜以继日的操劳!”
  “是啊,可不是吗!有这样的好领导,是大家的福气啊!”

  在一阵的马屁声中,大家把郭书记和吕秋山一行人送到了饭店门口,看着他们坐上车,目送他们远远离去,这才轰然四散。
  但夏文博却还没有办法休息,他先是安排办公室的小陈,让她把张玥婷和小魔女送回乡政府休息。
  他自己还有好多桌客人要陪,这些人并不是官场上的,都是市里,县城,以及东岭乡的一些前来祝贺的老板,还有一些和张玥婷项目相关的生意人,这些人安排在夕月酒楼的,这会估计还没结束,作为东道主的夏文博,必须的去打个招呼。
  第五百三十章:威胁
  还没到夕月酒楼,夏文博就听到了酒店里面喧嚣吵闹,进去一看,从一楼大厅,到二楼包厢,坐的满满的,一个个喝的醉眼蒙蒙,好几个人正围着在这里陪酒的汪翠兰,喊着要汪翠兰喝酒。
  夏文博听着好像是是汪翠兰让人家叫自己姐姐她就喝一杯,叫姑姑她就喝两杯,没想到这些老板们,脸皮比她更厚,有人直接就叫妈妈了,并喊着:妈妈,妈妈,我要吃奶奶!
  这一下,酒店里闹腾的更凶了,最后大家就说,要么她喝酒,要么就让人吃,由她自己选择。
  汪翠兰破口开骂:“艹,老娘要有你们这样的儿子,那不得气死啊,你们长这么大,给老娘一天赡养费了吗,不行,先给妈生活费,然后再说吃奶的话!”
  夏文博听的都实在是无语了,这老娘们,和这些家伙闹什么。
  夏文博两掌相击,拍拍手说:“各位老板,大家好,不好意思,我来迟了一点!”
  他着中气十足的一喊,还真起到了一点作用,有人喊着夏乡长,有人在交头接耳的问这是谁,还有人斜着眼瞅着他,在心中评价着这个年轻的乡长到底是哪路人。
  汪翠兰可算是给解放了,忙脱身跑过来,站在了夏文博的身边,对大家说:“各位,这就是我们东岭乡的夏乡长,又想要到东岭乡投资的,可以和我们夏乡长多喝两杯啊!”
  我日,夏文博就这样被汪翠兰给出卖了,顿时,有好几个老板都端着酒杯,提着酒瓶过来了。
  夏文博连连的摆手,说自己刚才在那面陪着郭书记等人已经喝了不少!
  这倒好,更麻烦,这些人就说,是不是你夏乡长只陪上级领导喝酒,瞧不起我们这些劳苦大众?

  “哎呀,你们要是劳苦大众了,那天下就没有穷人了,你们是老板,在旧社会,你们就叫资本家,是剥削阶级,所以,我代表劳苦大众,给你们大家敬一杯酒,以后不要在剥削我们了!”
  “嗨,夏乡长,我们怎么剥削你们了,这你的说清楚!”
  日期:2017-05-21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