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233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08 00:01:25
  我自己回过头来通读了一遍《千秋家国梦》,感觉有点不满意。
  剧情节奏描写到位了,但是对于整个事件的烘托还是不够,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个事件涉及到另外一个阶层,不敢放开胆子去描写一些细节。
  这个事件发生在几年前,因为涉及到的阶层相对一般人来说比较注重隐私,所以原本很严重的事件圈内人士知道的都不多,更别说我们这些圈外人士了,如果不是在亲子鉴定中心就职,根本不可能深入了解这件事情。
  当然这个家族企业在我们中南地区还是蛮有分量的,如果对我们省豪富阶层有了解的朋友或许真能猜到是哪一家。
  考虑到隐私,该家族里的关系我做了很多修改,除了事件的真正主犯之外,还有一些从犯,因为牵涉不大,就不一一透露了。

  因为阴谋并没有完全达成,孩子最终也找到了,而且没有对金璇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所以并没有对这些主犯进行严惩,具体的处置结果小谢没说,我也无从得知。
  我唯一得到的消息就是,文中华大爷的原型已经去世了,其他金璇的家族中人也得到了妥善安置,至于如何“妥善”法,包括小谢在内都是不知道的。
  重点讲讲我知道的情况吧。
  从两个人讲起,一个是许玉洁、一个是金璇和曾阳的孩子。
  日期:2017-03-08 00:02:09

  首先关于许玉洁(姓名都是化名,不像小谢、我、涛哥、杨姐等人都是真名):
  许玉洁这个人物确有其人,小谢的同校同学,比小谢小一级,算是学妹,在读书的时候两个人关系算不上很好,因为两个人都是那种学习拔尖又长得不错的类型,周围总有一圈迎逢者,而这种警校又少不了各种各样的比赛,两个人学业优秀,在各种比赛里面经常碰头,算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所以两个小丫头读书的时候都自傲得很,互相看不惯。
  毕业之后却因为工作的关系毕业联系得很紧密,关系也如同姐妹一般处得极好,女人之间就是这么奇怪。
  在这个案件中,许玉洁扮演了很重要的作用,而且不是她一个人,是一个团队,她所从业的私家侦探事务所,除了她之外还有几个人。

  就比如扮演富婆弟媳角色、去陪金璇舅妈打麻将的,其实不是许玉洁而是她的一个同事,实际上当时许玉洁扮演的是金璇的保镖,没有那么多闲时间去陪金璇舅妈打麻将,拉关系。
  只是故事里为了突出主角描写成了许玉洁,免得写的人物太多了大家看得过于混乱。
  许玉洁从业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哥哥,许玉洁的大哥今年有三十多岁,比我大一些,算是私家侦探这个圈子里很有名的一个人物,从业时间也很长,许玉洁就是因为崇拜大哥才报考的警校,毕业之后就加入了哥哥的公司,和我因为母亲的原因进入亲子鉴定中心有共同点,所不同的是她是自愿的,而我是被半强迫的。
  她们这个事务所和我们鉴定中心一样,在很多案子中都和警方有过合作,就像我们出外勤配合警方,她们也经常会如此,甚至更为频繁,毕竟有很多事情如果无人报案警方是不方便去查的,但是她们可以,只要不违法就行。
  以后的一些事件中还会出现许玉洁的身影,她也算我们这个纪实文章中的重要人物之一。
  许玉洁的大哥后来我见过多次,非常健谈也非常幽默,和我一样喜欢研究心理学,某种程度上他的经历更加的值得大书特书,以后有机会说一说。
  可以说我从业这么多年,虽然经济收入较低,但是见到的世面和认识的朋友,真是许多人一辈子也难以遇到的,或许这也是我坚持这份工资不算高事务又极其繁琐的工作十年的原因吧。

  日期:2017-03-08 00:02:25
  关于金璇和曾阳的小孩:
  金璇和曾阳的小孩,最开始被寄养在一户人家,事发之后,案件的几个主犯就要求曾阳尽快处理掉这个小孩,当然处理的方式不是那种暴力的(暴力方式曾阳也不可能同意),而是希望这个小孩尽快消失,免得被发现有不必要的麻烦。
  但让曾阳一个人处理金璇母亲华大姐等人又不放心,所以华大姐提出让自己最亲近的保姆带着孩子远走高飞,却不想这个保姆是个胆小的人,原本答应得好好地,也收了一大笔钱,准备带着孩子一起出国,却因为孩子的手续办不顺利而一个人跑出国了,将孩子留给了自己的朋友。

  当时警方查明此事之后,叫上金璇去见的孩子其实就是金璇真正的小孩,只是后来为了演戏给案件的主犯看,另外换了一个陌生的小孩并让我和杨姐给金璇曾阳孩子三人做鉴定,目的就是为了麻痹主犯。
  在案件处理完之后,金璇就接回了自己真正的小孩,而寄养的小孩,听说现在也还是由金璇养着,毕竟养了将近两年养出感情来了,最重要的是孩子的真正母亲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并没有提出要接回小孩。
  总之这种豪门大族的狗血事件,不能用常理来判断,因为工作性质的原因我听得也比较多。
  日期:2017-03-08 00:02:50
  大家应该听说过一句话吧:“槟榔加烟,法力无边。”
  槟榔这玩意在我们省就像烟一样,男性几乎必不可少,做槟榔生意的几个老企业都发了大财。
  有一个做槟榔的企业,赚了很多个亿,但家主无福消受,早早去世了,最后家里的几个女人争夺家产,包括妻子、母亲、妹妹等,甚至母亲发帖质疑儿子死因,怀疑是妻子谋杀!
  好一场豪门恩怨大戏!
  这个事件不像我讲述的千秋家国梦一样隐秘,当时闹得我们省几乎人尽皆知!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网搜索一下,真是精彩至极,这里就不多占用篇幅了,毕竟和我们这个亲子鉴定的主题脱离了关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