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5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雅能够随口说出这话,那就说明在她的心里一直想着这些事,只是她不愿表达而已。几年以来她努力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可是她的心里却并非不在乎。张清扬越想越痛心,越想越恨自己,他已经很久没因为这事恨过自己了。也许是时间太久的原因,他曾经对陈雅的负罪感已经渐渐消失了。可是当陈雅提到这件事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连面对她的勇气都没了。这种时候,曾经所有的借口都没有用处了。

  陈雅见他的脸色很难看,便有些担心地拉起他的手放在手心里用力地捏,然后对他笑笑。张清扬明白老婆在开导自己,就也跟着笑笑,可是心里仍然酸酸的。
  “清扬,你对我很好……”陈雅慢悠悠地说。
  张清扬不敢看她的眼睛,侧头望着熟睡中的孩子,笑道:“儿子真漂亮,长得像你!”
  “不,他更像你。”陈雅反对地说:“我要他像你,他的爸爸很优秀。”
  陈新刚下午回来了,一进家门脱掉军装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进了宝贝外孙的房间,抱着孩子亲热了一回,这才同张清扬说话。吃过了饭,陈新刚把张清扬叫到书房,张清扬明白一定有要紧事要通知自己。
  果然,一进书房,陈新刚就告诉张清扬说:“纪鹏被抓了!”
  “纪鹏?”张清扬并不知道纪鹏是谁。
  陈新刚这才解释道:“他是纪德飞的儿子,总参情报部常务副部长,少将军衔。你知道纪德飞吧?”
  张清扬点点头,他虽然不知道纪鹏,但是听说过纪德飞的。纪德飞是军中元老,历经北伐战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解放后长期担任外交工作,,参与制定《香港基本法》和中央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是邓公非常赏识的人才,也是人大副委员长之一。
  陈新刚接着说:“我没想到啊,查走私案竟然查出了卖国案!”
  “卖国?”张清扬大吃一惊。
  陈新刚说:“纪鹏参与了杨校商的龙华集团,并且通过杨校商结识了一些社会上、香港、外国的组织,同时被美国和台湾策反,出卖情报。他三年前偷偷把妻子安排到美国定居,同时转移走了大量金钱,他这是在为自己准备后路啊!”说到最后,陈新刚义愤填膺。

  张清扬也很愤慨,身为政治家庭的孩子,他很瞧不起纪鹏这种人。据他所知,从八十年代开始,中国元老的子孙们被美国策反已经有多起案件了。
  陈新刚点燃一颗烟,缓缓地吐出几口后,才说:“这段时间纪德飞四处奔走为他儿子求请,还好中央下了铁心,总书记并没有见他。纪德飞就其儿子纪鹏的问题,曾向组织提出了不合法、不合理的要求,被拒绝后,做了、讲了一些严重错误的事和话。同时他们家里的一些人物说了一些要挟我们的话,据情报显示,纪鹏的儿子联系了一些军中在龙华大案中受牵连的干部子弟想向我们示威。现在大家都知道龙华大案是刘家与陈家搞出来的,有些人已经开始向我们施工加压力了,现在军队里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搞得乌烟瘴气,你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

  “我?”张清扬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对,是你!他们不可能拿我和刘老怎么样,就想对付你,所以你要小心点,这次我会多安排两人回辽河保护你。徐志国向我建议很多次要加派人手保护你,这次你们要小心了。”
  张清扬不担心自己的安慰,他只是担心岳父在军中的影响力会不会受到影响,便问道:“爸爸,现在军方被这些人搞得这么乱,会不会出现什么大情况?您……您没事吧?”
  陈新刚轻蔑地一笑,摆摆手说:“还没那么严重,军方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有这样的一次机会更好,让一些在背地里反对我的人也冒了头,今后慢慢清洗吧。”
  张清扬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但还是说:“无论怎么说,您也要小心,那群人是见过血的,把他们逼急了,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我听说当年唐总理抓腐败的时候就受到了军方的威胁。”
  “他们还不敢动我,再说军方有不少刘老的下属啊,你放心吧。”
  张清扬点点头,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是觉得心情沉重,他说:“爸爸,看来龙华大案要快点结束了,如果不把所有人都抓住,今后早晚要闹出事情来!”
  “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和总理谈过了,他也是这个意思,现在中央已经对专案组加派了人手,分成了几十个小组分别进行调查,总投入的人马已经有八百人了!”
  “前所未闻哪!”张清扬握紧了拳头。
  “杨校农那里……有新情况吗?”陈新刚暗示地问道。
  张清扬明白岳父在指什么,就很保守地回答:“线索有了一些,还在调查。”

  “碰到难处就和我说,军中情报系统还掌握在我的手中。”陈新刚好像在谈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张清扬就笑起来,说:“如果我真遇到难题,小雅也会帮我的。”
  “哈哈……”陈新刚开心地笑起来,说:“你那个儿子啊,我发现不简单,这么小就能看出来他很聪明!”
  张清扬有些无奈,心说老人怎么全都是这样,总觉得自己家的孩子好。还记得前几天和爷爷还有母亲通电话时,刘老还在电话里说“那小东西以后能行!”联想到这些,张清扬也笑了,不过他也有些担心,他可不想自己的儿子被宠着长大。
  下午,张清扬一家三口抱着小孩儿来到了刘家,刘老本来正在看书,可是一听到小孩子的哭声,就赶紧下楼来抱孩子。等逗闹了一会儿,刘老才把小孩子放下,然后对张清扬说:“纪鹏的事情,新刚和你说了吧?”
  张清扬点头道:“说了,爷爷,您放心吧,不用担心我。”
  刘老意味深长地劝道:“还是小心点好啊,清扬,你不能够出现意外,这些人是想……是想用你来要挟我们!龙华一案,军方倒下了不少实力派人物,这帮孙子可不是好惹的啊!”
  张丽也在一旁说:“清扬,要不然你回京城躲一躲吧?”
  张清扬就苦笑着说:“他们如果真想对我下手,躲是躲不开的,我必须面对这些。他们要恨我也对,必竟这事是我搞出来的。”
  “嗯,有这个态度就对了!”刘老满意地点点头。
  这次张清扬再回辽河的时候,他的身边又多了两名警卫。他们都是徐志国战友。当徐志国见到他们的时候,一个劲儿地说这下可放心了。张清扬一问之下才明白,原来他们三人在形动当中就是分为一个小组的,在一起合作多年了。望着他们三人,张清扬突然觉得危机重重,也更感动于岳父的苦心。
  第581章
  徐志国的战友来了以后,张清扬的身边热闹起来,休息的时候他也有了愉乐活动。晚上在家没事,张清扬就叫他们三人来打扑克。他们三人在张清扬的小区内租了一套房子,可以非常迅速地赶到张清扬这里。新来的两个人了虽然也是隶属于中警卫的编制,但与徐志国一样都属陈家的私人警卫。在共和国高层的元老极人物体系中,个个家庭都有属于自己的卫队。
  虽然表面上同属中警卫,但性质是不同的,这些人在统一方向上服从中央警卫局的管理,但私下里却不怎么把警卫局的命令当回事,在他们的眼里,只听从自己负责保卫的领导,这也是社会主义性质下的特殊体现。国内这种情况还都比较隐晦一些。而像朝鲜那种比较集权的国家,领袖家族的保卫者往往是二三代那么传承下去的。这种传承最好的优点便是身边的警卫与领袖有着两三代人的感情,是绝对忠诚的,永远不会背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