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64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到小任叁和百无求赶到之后,归不归突然变了章法。他先是在市集里面打听了一番这十几年倒地除了什么事情,会让方士一门遭遇如此的灭顶之灾。不过归不归问别的事情可以,一说到方士两个字的时侯,本来还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好像退潮一样的散开。赶集乡民的脸上,满是躲避瘟疫一样的表情……
  事情也是巧了,就在这个时侯官道上来了一队人马。正是去外地颁旨回潮的黄门,这人虽然一把的年纪,不过归不归还是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这人正是十几年前陪着武帝一起前往方士宗门的黄门侍郎,想不到十几年前他就是黄门,过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是没有再升一步。还在到处传旨。
  看样子这位黄门老爷是知道当年方士一门被剿灭内情的,当下,归不归也没客气,直接对他用了迷魂之法。从这位黄门的嘴里套出来当年的内情……
  十几年前,也就在吴勉和归不归出海之后的一年,围困方士一门一年有余的军队突然撤走。随后皇帝一天之内连下两道旨意。第一道旨意恢复了大方师广仁国师的封号,还有些许抚慰之意。紧接着第二道旨意下来,刚刚足岁的昌平王得了怪病。宫中太医素手无策,这才请大国师广仁立即前往长安皇子诊病。
  根据传旨的黄门所说,这位昌平王是陛下最喜爱的皇妃李夫人所生。皇帝对这位刚刚足岁小皇子的喜爱。隐隐在太子刘据之上。如果不是太子是皇后嫡出,这时候恐怕已经让位给这位昌平王了。

  还是这位黄门所说,一个月之前昌平王的背后长了一个指甲大小的肉瘤。本来太医们都看过,都说这个肉瘤无妨。想不到刚刚过了几天,这个小小的肉瘤便长满了昌平王的后背,大小如同小孩子的脑袋。
  这时候,看过昌平王背上肉瘤的太医也都不知所措了。几个太医合开了一张药方,想不到给昌平王灌下之后,小孩子背后的肉瘤丝毫没有下去不说,那个肉瘤竟然还长出来了眼耳口鼻。嘴巴的位置时不时的张合,从里面散发出来出来一阵腐尸专有的恶臭。
  见到不吃药还好,吃了要这背后的肉疮反而严重了。当下武帝震怒,将负责诊治的太医们杀了个干净。随后又叫来其他的太医来给昌平王治病,本来已经吓破胆的太医们哪里还敢诊治?当下,为首的医官向武帝奏秉。昌平王的病症实在不是药石能诊治了的。皇子这是长了人面疮。只有大神通的修士,或许能将昌平王殿下救回来。
  现在天下号称大神通境界的修士有一半在被围困的方士门中,还零星有几个人隐居在深山老林当中。这个时侯在去找他们哪里有那么容易?当时官兵围困方士一门已经一年有余,就算去请大方师出山,广仁那口气也未必会咽下。
  也是武帝实在太过疼爱这位皇子,为了救他性命竟然两道圣旨将广仁请到了皇宫当中,为求大国师早点被自己的皇儿诊病。恢复了广仁国师的封号不说,还特许了大方师可以使用术法进到皇城。本来广义、广悌二人都以为这位广仁会给武帝出了难题,已泄被围困一年的闷气。没想到这位大方师接旨时侯,孤身一人跟着这位黄门老爷乘快马向着长安城飞驰而去。
  虽然皇帝旨意允许广仁使用术法,不过大方师骑马赶往长安城。不过他还是用上少许的术法,让几个人胯下的马匹不知道饥渴、劳累。跑了两天一夜之后,在第二天的傍晚广仁和已经累瘫了的黄门进入了皇宫。
  对着皇帝行礼之后,广仁便立即在内侍的带领下查看昌平王的病情。看了之后大方师沉默不语,武帝亲自询问数声之后,广仁才开口说道:“昌平王的病症虽然有些怪异。但也是可以治愈的。不过方士广仁斗胆请问陛下,如过治好昌平王殿下的病症,需要用一座万人城中的人命来换。陛下舍得还是不舍得?”
  听到了广仁这番话,武帝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之后,他以为广仁这又是沽名钓誉。当下,武帝冷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朕的皇子是性命,那么其他的百姓就不是人命了吗?与其要用一万百姓的命来换朕的皇子,朕倒是宁可皇子去转世……”
  皇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大方师广仁突然对他行礼。武帝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广仁的背后突然飞出来一柄明晃晃的短剑。就在皇帝的面前,这柄短剑直接刺进了昌平王的心口。将这个刚刚足岁的幼儿刺死在了他父亲的眼前。

  看到幼子惨死之后,武帝勃然大怒。从身边武士的手中夺过一柄铁剑,对着广仁的脑袋劈了下去。就见铁剑看在广仁脖子上面的时侯,却发出来一阵金属相击的声音。大方师的脑袋还是长在自己的脖子上,不过武帝手中的长剑却被当场迸飞。
  这时候,武帝身边的众武士也反应了过来,众人一股脑的将手里的兵器对着大方师的身体砍了过去。而广仁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微微一笑之后。反而收了自己的把柄短剑,不躲不闪任凭这些刀剑砍在自己的身上。
  还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之后,广仁还是好端端的站在原地,没有丝毫还手的意思。看到不对之后,武士们已经开始护着武帝向着大殿外面退去。还有内侍没等武帝传旨,已经飞奔过去联络虎贲军进来擒拿这个大方师广仁。
  没有想到武帝推开了护着自己的武士,对着大方师大声冷声说道:“广仁!你真的想好了吗?因为你的过错,从今日起世间再无方士一门。”
  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躬身对着皇帝行了半礼。说道:“方士广仁谢过陛下的好意了,方士一门或起或落都是天意使然。如果天意如此的话,亦非人力可以阻拦了……”
  “天意……”没等广仁说完。武帝已经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冷冷的哼了一声之后,对着面前的大方师继续说道:“朕的话就是天意了,传旨——方士一门传授邪教妖法蛊惑人心,首脑广仁欺天瞒世罪不容赦。念在此人昔日的微末功劳免了凌迟之苦,三天之后,将广仁处于火刑祭告上天。另,命贰师将军李广利率五万王师剿平方士一门,三千虎贲军协作。方士宗门如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圣旨下完之后,武帝还是盯着一动不动的广仁,继续说道:“广仁,不敢违抗天意,那你要更改国运吗?”
  广仁微微的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一个字。当下,御林军合赶过来的虎贲军军士一起将这位大方师押到了皇城之外的天牢当中。这个过程中,广仁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低着头任军士压着他向着宫外走去。

  这个过程是黄门亲眼看到的,不过在他离开皇宫之后,还发生了其他黄门到死都不知道的事情……
  亲眼看着广仁被军士带出去之后。一脸暴怒之相的武帝屏退了众人,只带着几个亲近内侍回到了他的寝宫当中。当武帝走进寝宫的时侯,这里面已经坐着几个人。为首的一个人竟然是和他一摸一样的另外一个武帝刘彻。这位皇帝陛下的身边站着年幼的太子,面前的软榻上一个刚刚足岁的小孩子睡的正香,睡着的小孩子正是刚刚被广仁一剑刺死的昌平王。
  日期:2016-11-12 08: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