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76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了。”楚天齐挂断电话,然后又拨打了厉剑的号码,“出去一趟。”
  来在楼下,直接上了已经停在门前的“桑塔纳2000”,楚天齐说了声‘全羊宴’,汽车便冲了出去。
  “全羊宴”是成康市新开的一家餐馆,主要经营羊肉菜品,据店家宣传,食材、厨师都来自大草原。菜品大到烤全羊,小到烤羊蹄、焖羊宝,味道都特别纯正、鲜美,因此生意特别火爆。
  “全羊宴”餐馆是租用的原来“生态园”酒店场地,位于郊区,离市中心大约十五公里,离城边也在五、六公里左右。虽然位置偏僻,但因为味道纯正,生意仍然火爆,小院里经常停满了车辆,有时甚至停到了路边上。
  还未出城,就看到了“全羊宴”的醒目招牌。又走出没多远,转过路口,就看到了前面停在路边的汽车。但这次停放的汽车,显然不是“全羊宴”路边的就餐车,而是闪着红蓝色警报的救护车。
  “桑塔纳2000”径直停到了路边,楚天齐拉开车门走了下去,在下车的时候,他拿起一个带大沿的帽子戴到了头上。
  早已等在路边的曹金海迎了上来。

  楚天齐二话没说,几步到了现场。透过围观的人群,他看到,一个男子躺在软床上,白色衬衫上有好几片血污,两名医护人员正在男子头上缠着纱布。
  男子虽然躺在那里,但嘴里却一直“嚷嚷”着:“小鳖……三,有……有能耐别走,咱……咱们再笔划笔……划,群殴算什……么能耐,有能耐单打独……斗。”
  男子边嚷边挥着手臂,若不是有人拿胳膊拦着,怕是要影响到医护人员的工作了。不过看到男子软*绵的手臂,想是也没什么力量了。
  听的出来,男子喝了酒,看样子喝的还不少。借着现场的灯光,楚天齐认出了这名男子,正是大亚地产成康项目的项目经理。
  “让让,让让。”两名医护人员抬起软床上的男子,驱散着围观的人群。
  众人且看且退,男子被抬上了救护车,救护车鸣响着开走了。
  此时,在另一端的周家林,陪着一名女子,到了楚天齐、曹金海面前。
  做了个手势,众人上了楚天齐的汽车。楚天齐坐在副驾驶位,其余三人则坐到后座上。
  经过介绍,楚天齐知道,那名女子就是大亚地产成康项目部的财务焦科长,焦科长也知道这名高个男子就是楚市长。
  焦科长向楚天齐汇报着情况:“今天下班,经理组织我们到这儿聚餐,一是向大家祝贺中秋佳节;二是马上就到国庆长假,但大家仍需坚守岗位,经理也是对大家进行鼓励。今天我们一共来了二十多人,坐了满满一大桌,大家吃的好,喝的也很高兴。吃完后,大家觉得外面空气很好,温度适宜,就相约着散步回去。当时是我结帐,出来的较晚,就走在最后一拨,有三个同事等着我。
  刚走出没多远,就听到前面有吵闹,不多时就接到同事电话,说是经理被打了,要我向城建局领导报告,我就给周局打了电话。当我打完电话,赶到前面的时候,经理已经躺在地上了,两个同事正用衬衣给他缠着头上的伤口。
  据那两名同事讲,当时他俩和经理走在最前面,经理一时高兴,就给他们练起了武术。经理平时就有这个毛病,其实根本不是武术,就是军体操。他俩说,经理连蹦带蹿,比他俩又靠前了十多米。忽然就见一辆车从岔路口冲出,直接停在经理身边,从车上下来四个人,举起棒子就打。两名同事赶忙呼叫,并赶了上去,那四个人没有继续纠缠,上车就跑了。”
  “那些人什么都没说,直接就打?”楚天齐反问。
  “据同事说,好像听到有人问了句‘你是大亚地产的’,经理回了句‘我是项目经理’,然后对方就伸手了。”刚说到这里,焦科长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好的,知道。”焦科长对着手机说了两句,便挂断了。

  收起手机,焦科长说:“楚市长,丨警丨察来取证了,我得去配合。”
  “好。”楚天齐点了点头。
  焦科长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九月的最后一天,下午快下班时,李子藤来了。
  一看对方的脸色,楚天齐就知道,肯定一事无成。但还是问道:“怎么样?”
  “市长,太气人了。”李子藤气呼呼的说。
  楚天齐示意了一下:“慢慢讲。”
  李子藤深吸了两口气,才说:“二十七号晚上,昊方地产的曹经理被打以后,我就一直跟进着,主要是和辖区派出所所长联系。所长态度还不错,一直说他们正在全力破案。二十八号晚上,大亚地产的项目经理也被打了,这次是巡警出的警,我又跟巡警队长联系。巡警队长的做法和所长一样,也是态度挺好,就是没有实质性进展。直到今天,他们也没说出具体情况,就是连个嫌疑人线索也没有。”

  “不是人证、物证都有吗?怎么就没找到点儿蛛丝马迹?”楚天齐忍不住插话。
  “我也问了。可是他们说,人证都和伤者有利害关系,客观性有待验证,警方正在寻找其他目击证人。他们还说,伤者和同事都提供不了车辆号牌,两处事发地又全都没有监控录像,在其他监控画面也未发现可疑车辆和人员。”李子藤道,“他们和我讲,也就是我,换做是别人,他们是不会说这些的,而且一般人也不应该问这些。”
  自己也做过公丨安丨局长,知道办案的规矩,那位所长和队长所言虽有推脱之意,倒也挑不出理来。于是楚天齐说:“他们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你也不必气成那样。”
  李子藤点点头,“嗯”了一声:“虽然我觉得他俩的说法有些应付,不过我也说不出什么,只是老这么推着,也不是个办法,项目部可一直催着城建局,也经常催着咱们的。我就想着找公丨安丨局薛局长,请他帮着关注一下。为投资商投资安全保驾护航,本来也是他们的职责所在,这也不算什么过分要求,于是我直接去了薛局长办公室。
  我刚进去的时候,薛局长挺热情,又是倒水,又是让座的。当我一说明来意,他的脸色就不太好看,立刻打起了官腔。虽然他甩了脸子,不过我假装没看见,仍旧跟他说的很客气……”

  随着李子藤的讲述,还原了当时和薛局长的对话情形。
  李子藤道:“薛局长,现在案子已经发生了好几天,请局里再跟进一下,争取早日破案。”
  薛局长拉着长音:“小李啊,又没做过丨警丨察,不明白丨警丨察办案的流程。外人看着我们很风光,好像权利特大似的,其实只要一穿上这身警服,就会受到诸多约束。我跟你说,平时你可能以为政府的程序多,其实丨警丨察的程序要多的多,也繁的多。我们既要不放过一个坏人,还要不冤枉一个好人,这个力度是很不好把握的。办案要遵循办案的规律,不是先假定结果,也不能假定时间,而要功到自然成。”

  尽管听出了对方的官腔,但李子藤还是诚恳的说:“薛局,您说的我都理解,但毕竟投资商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现在被打了,我们还是应当适当多关注一下。”
  日期:2017-10-06 06: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