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753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没说话,侧头透过车窗望见了耸立在玉香山上的“宝珠塔”,心里不由得想起了某个人。他努力让自己不去想那个人,可是越是这样,那个人的音容笑貌越是在他的大脑里徘徊,一些往事慢慢浮现出来。看着那满是佛光的宝珠塔,张清扬竟然脱口而口:“有空真应该去宝珠寺里安静几天啊……”说完后,他才醒悟到身为领导干部,是不应该说出这种消极的话来的,他便自嘲地解释道:“新来的主持还没有怎么接触呢,他与释明光不同,此人专心研修佛法,不像释明光好似官场中人,与干部们的关系密切!”

  徐志国与牛翔好像都没听到张清扬说的那句消极的话,谁也没回答。他们清楚地明白,作为领导身边的人,什么时候是聋子,什么时候是瞎子。换句话说,在领导身边工作,有时候必须是个残疾人,而且是要你哪里残疾你就要哪里残疾,这是一门科学,只是研究得人太少而已。
  桃园宾馆的1号大包间,在没有上级领导下来的时候,平时就给张清扬留着。进来以后,张清扬让徐志国独自坐在客厅里,然后带着牛翔走进了书房。牛翔有些不好意思地向徐志国笑笑,其实徐志国私毫不在意这种事情,他很清楚自己在张清扬心中的地位。
  “牛翔啊,坐下吧,今天和你谈谈。早就想和你谈谈了,只是没时间,今天总算有机会了。”张清扬显得很累似的,随意地倒在沙发里。他这么做是故意让牛翔放轻松一些。
  第578章
  “您有话就说吧。”牛翔不明白张清扬想说什么,显得有些紧张。
  “牛翔,你跟了我多久了?”张清扬抽出一根烟来。
  牛翔先是上前为领导点上烟,然后红着脸说:“三年多了,”然后又很感慨地说:“您来辽河没多久,我就当了您的秘书,一直到现在。这三年来在您的身边我学会了很多东西,做人做事都……”
  “行了,少拍我马批!”张清扬打断他的话,然后也发着也发着感慨说:“三年多了啊,对于今后的工作……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牛翔这下明白张清扬找自己是干什么了,立刻着急起来,从沙发上跳起来,眼圈都红了,几乎是哭着说:“领导,是不是我……我最近的工作让您不满意了?如果……如果有做错的地方,就请您多多批评,我会改正的,希望你原谅我的过失,我……不想离开您……”

  “别这样,”张清扬微笑着摆摆手,“牛翔啊,你多心了,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先坐下,我们就是聊聊。”
  牛翔这才坐下了,脸色仍然不好。牛翔是真的不想离开张清扬,他深知领导的根基在燕京,这辈子如果就跟在他的身边,那肯定是水涨船高。
  张清扬接着说:“其实我很舍不得你,可是我必须为你的将来想想啊,总不能让你呆在我的身边,这样子会误了你的前途。我决定你应该下去锻炼,只有下到了基层,才有可能真正的成长起来。好钢需要火炼,需要敲打啊,牛翔,我对你寄予后望!”
  牛翔不说话,目不转睛地盯着张清扬。他双拳紧握,显得十分的激动。牛翔心里明白,张清扬肯定是为了自己着想。
  “牛翔,我为你考虑了。就辽河而言,下面的几个市县的未来几年发展最好的肯定是南亭县。南亭县工业园一但成立,就会强烈地刺激农业和工业的发展,这样也利于出成绩,如果让你下去出任副县长,你有没有把握?”
  牛翔抬头迎着张清扬的目光,背膛发热,好像有一股烈火在炽熱的燃烧,满脸的感激之情。其实,在张清扬成为市委书记以后,牛翔就曾想过自己的去留问题。他想如果没有好的去处,自然继续跟着张清扬最好,但如果真有了好位子,就比如说南亭县那种面临着大发展的地方,他还是很想下去试试的。可是今天领导把这层意思说破了,牛翔一时间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如果说自己想下去,又担心领导有想法;可如果说不想,又担心领导失望。

  在权宜了之后,出于对领导的了解,牛翔大着胆子说:“既然您都为我考虑的这么详细了,我……我就下去试试,总之努力不让您对我失望!”
  “嗯,不错……不错啊……”张清扬欣慰地点头,牛翔果然没有让他失望。他刚才还真担心牛翔虚伪地说什么不愿离开,想永远跟着领导干之类的屁话。如果牛翔真那么说了,张清扬不但不会高兴,反而会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
  “牛翔啊,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安安稳稳做事,踏踏实实做人,你只要对得起人民,就对得起我了。”张清扬最后说道。
  牛翔知道自己该走了,便说:“我知道,您放心吧。”
  “那就这样吧,过几天我和黄副书记谈谈,你也做好心理准备。南亭县的杨尚云你也认识,工业园的工作你也参与了,我觉得那里的工作应该很快可以上手的。”张清扬又暗示道。

  “您……您是说工业园?”牛翔有些手足无措了。
  张清扬笑了,说:“我只是这么个想法,想让你加入工业园的第一届丨党丨委班子,当然,你的主要工作还是在县里。”
  “领导,我……谢谢你……”见到张清扬对自己想得如此周到,牛翔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行了,你回去吧,有人找我,就帮我挡挡驾,我今天下午就不回市委了。”
  “您放心。”牛翔捏着拳头出去了,全身已经被汗水打湿。走出桃园宾馆的时候,他恨不得大喊一声,他明白自己将得到又一次的机遇。将来如何,就看下一步的表现了!

  客厅里,徐志国正在独自下棋。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徐志国迷上了象棋。只要一有空,他就一个人摆上棋慢慢的琢磨。张清扬也没出声,安静地坐在他的对面,看了一眼面前的棋子,手上选择红子走了一步。
  徐志国也没出声,顺手向前移动着小卒子。两人你来我往地下起来,当张清扬吃了徐志国的两个“相”以后,徐志国微笑着一摊,说:“完了,输了!”
  张清扬微微一笑,说:“你知道为什么输吗?”
  徐志国想了想,笑道:“可能太在乎得失了吧!”
  “不对,”张清扬摆摆手:“你不是太在乎得失,你是错算了一笔帐。志国啊,在你的心里总觉得‘车’是最厉害的,而忽略了其它棋子的作用。你觉得‘大车’进可攻,退可守,来去自如,却没有想到‘相’在自家田地的作用,志国,真正的能人往往就会守着他的一亩三分地!”
  徐志国默不出声地点头,慢慢思量着张清扬的话,似有所悟。突然突然笑道:“牛翔是‘相’,我就是‘车’,您很完美地用了我们两个人啊,所以赢得了胜利!”

  “哈哈,志国变聪明了!”张清扬大笑起来,随后又问道:“怎么样了?”
  徐志国摇摇头:“有点难度,还没找到人,不过有更多的线索浮出了水面。”
  “不用着急,慢慢来,我能托住他。”张清扬沉思着说。
  “我没急,只是……有些手痒。”徐志国说。

  张清扬没想到徐志国会这么回答,一时间有些意外,不解地问道:“手怎么会痒?”
  两人在很隐晦地谈杨校农的私生子问题,由于这事很敏感,所以不方便直接说。为了杨校农的那位私生子,这段时间,徐志国的人已经走访了很多地方,但都一无所获。
  徐志国笑着回答:“只是我们渐渐发现了一些新情况,对于杨校农的私生子延生出了很多个版本,出于对真相的渴望,我越来越想知道事情的原委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